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经济纵览 > 城镇经济
城镇经济

空间价值与城市创新治理时间: 2019-03-13信息来源:区域发展与城市群 2019-02-19 作者: 陈建军  责编:qgy


在经济发展的新阶段,城市与城市之间的竞争已经从GDP的增长转为创新竞争。我们以杭州为例,如果单纯地以GDP作为城市发展指标,杭州在中国的城市体系中大约位列第十,但是如果以城市创新能力为指标进行测算,杭州的排名应该在全国前五之中,其依据有二个,首先是创新企业“独角兽”的数量指标,2017年杭州仅次于北京、上海,位列全国第三。其二是数字经济的发展状况,尽管杭州的制造业与服务业在全国并不特别突出,但是作为创新经济发展的最前沿,杭州的数字经济在全国是领先的,包括阿里巴巴、蚂蚱金服,海康威视,大华、新华三等一批数字产业企业甚至在世界上也有很重要的地位,这个就是杭州创新城市的特征。


我们将中国主要创新城市的创新形态从模式、动力机制、创新主体、实现路径以及外部环境五个方面进行了比较,认为杭州是内生动力驱动型,而深圳是政策优势导向型,上海是集聚中心推动型,北京是高端资源引领型,深圳是全球分工嵌入型。通过研究杭州这个基于地域资源的中国代表性的创新城市,有助于我们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把握创新城市的形成机制以及如何进行城市创新治理。





区域创新和城市创新从何而来?通常经济学给出的答案是源于多元化的产业集聚。著名的空间经济学家藤田昌久认为,城市作为一个多种生产要素和产业的集聚空间,因为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产业之间互相碰撞很容易形成创新,但是,这只是宏观且大而化之的说法,我们也看到很多中外城市也形成了多元化的产业集聚,但它们並不被认为是创新中心。为此我们想到作为新经济地理学的发展前沿的新新经济地理学的核心观点,这就是异质性,由异质性的企业导向异质性的企业网络,进一步可以导向空间的异质性和城市的异质性,由此可以作为创新城市出现的一个解释,此外演化经济地理学也提供了空间和城市异质性的理论依据,城市地之间、空间之间的创新引发的过程具有路经依赖,考虑一个地区和城市当前的发展状态和演化成为创新空间的可能性必须考虑它的过程性,不同的城市依据不同的历史和文化背景就会形成不同的空间价值,由此导致了创新城市的出现。此外城市创新的治理架构也对创新的实现发挥了关键作用。由此我们发现创新空间的实现需要有四个层面的优势叠加,首先是地理空间,其次是人文价值、产业空间和治理空间。


创新空间的形成还要考虑天时因素,即创新的产生必须考虑时代背景、场景和空间。如产业创新空间的实现是具有的时代特征的,在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大工业生产、钢铁工业、大化工产业集聚区有可能成为创新的空间,但是今天在新技术革命背景下,像杭州这样轻工业、服装产业,中小机械,电子工业集聚的城市更有可能成为创新空间。这些产业具有一个重要的空间结构特征,就是产业链的空间易分解和易组合。产业链柔性程度高,由此给出了较大的创新空间,中小企业和新创企业能较快地从产业链某一节点进入,实现创新,如果产业链的空间可分割性较弱,像钢铁工业等,在当今时代背景下,要实现创新,成本就非常高昂。再看杭州,杭州在20世纪80年代90年代以来,产业结构以中小型企业为主,技术层面在国内各大中城市中比较中也毫无优势可言,但是这些可分割,可碎片化的产业在一定条件下恰到好处地成为当前技术革命时代的优势产业,其可组合和可碎片化的产业链特点为中小企业在短时间内实现转型和创新突破创造了条件。




再以杭州为例,具体分析创新城市的实现机制和过程治理。杭州独特的地理空间形成了杭州“商雅”文化为特征的人文空间,由此生成本土企业家的优势。中国传统的哲学理论强调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具有天人合一的内在逻辑,这是地理空间和人文空间的内在联系的理论基础。在此基础上叠加了改革开放以来杭州的以中小企业为主产业组织特征和以机械、电子、纺织,服装,轻工为中心的产业结构特征形成了杭州的产业空间和创新城市的路径依赖。




此外还需考虑以下几个派生因素:一是城市的开放性,杭州的地理空间和人文空间的特征性决定了城市的高开放性,历史上北宋南迁决定了杭州自身的移民城市的历史渊源,开放性是移民城市的内在属性,杭州的发达的旅游产业也加强了城市的开放性,支撑了城市人文空间的开放性和包融性。二是民营经济的发展,在中国的现阶段,民营企业比国有企业具有更多的多样化属性,多元性,独立性,灵活性和自组织性,并在更大可能性上成为企业家精神的客观物质载体。三是以互联互通共治共享为特征的互联网经济更容易从市场导向的中小企业集聚空间获得突破,产业发展的偶然性也因此有了必然性的现实基础。四是强而有效率,有历史担当的城市领导者集团。



治理空间是创新空间形成的“最后一公里”。其现实表现就是由企业家集团、城市住民、城市知识精英和城市决层形成的多元主体的协同同向行为,是理性建构和自组织演化的交织,是顶层设计和基层实创的结合。城市创新过程的实现是创新空间的治理过程。治理是多元主体的协同管理,管理是一元化的,而治理是多元化的。创新治理的框架可归纳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协同,沟通,博奕和同向行动。如企业家集团和城市住民之间的协同行为,杭州的互联网产业异军突起是从电子商务起源的,而正是在这个环节,企业家集团和本土住民之间形成了高质量的同向行动,杭州的人文环境使得创业得到普遍的认可,互联网新创企业基本上源于百姓,企业和本土住民之间在杭州“商雅”共同的文化背景下,很容易形成共识。城市决策者与城市知识精英之间的同向行动,形成了创新治理的另一个侧面。在当下中国的发展环境下和体制机制作用下,城市决策者对往往会对城市产业发展倾注很大的热情,在产业发展的外部政策环境,城市的发展定位,发展战略的策定方面,城市决策者集团和城市的知识精英所形成的城市决策联盟起着关健的作用,这样的决策体系能确保整个决策的正确性、高效性和可纠错性,此外,以著名的大学科研机构为主要据点的知识精英集团天然地和城市住民集团有着紧密的信息沟通渠道,而城市决策集团和企业家集团之间的互动也是必不可缺的,如此构成了城市创新动态治理完整架构。





 以杭州为例,城市创新动态治理过程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阶段。


1、危机应对,没有危机就没有创新,杭州以及浙江全省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和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也是最先遭遇产业结构调整危机挑战的地区,由此形成了改革和创新的强大动力。


2、迂回的过程,面对危机的挑战和纠错,政府也曾提出应对策略,比如希望通过模仿改革开放的先进城市苏州上海深圳大力引进和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或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带动传统产业升级,但效果不明显。



3、异军突起,互联网产业的异军突起,得益于杭州和浙江高度的市场化环境和本土企业家的创新敏感,突破首先来自生活消息品生产链的销售环节,电子商务业首先兴起,获得了市场和创业群体的高度响应。数字经济和互联网产业数字经济对杭州的产业优化产生了巨大的作用,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数字经济最初就是为了降低商业成本,提高中间环节效率。杭州的数字经济是从降低交易成本和销售环节入手的,这在杭州整个商业文化里一脉相承,一以贯之的。从电子商务平台突破,进入网络平台,开始发展杭州数字经济,政企协同在中间起了非常重要的一个作用。


4、创新的拓展,从电子商务这一传统产业链的销售环节的创新入手,在企业家,政府,知识精英和城市住民的合力打造和协同治理下,杭州的产业结构开始向数字经济转型。迎来了产业转型升级和城市发展迎来新阶段。



小结。


1、培育适合地域异质性的开放包容的地域文化,以及官产民(官方、产业、民众)之间的共同价值体系和协同治理机制,这是治理创新的基础。

2、构建市场导向的以民营企业为主体的多样化发展的创新生态。

3.、发挥政府在构建创新生态中当中的指导和引领作用,

4、构建有利创新环境形成的激励机制、包容机制、等待机制和容错机制。&


作者:陈建军 

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