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经济纵览 > 宏观经济
宏观经济

积极推动WTO改革 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时间: 2018-11-30信息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8年11月30日 作者:朱菲娜 责编:万山



 在APEC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世贸组织(WTO)改革成为各方争论和矛盾的焦点。而在即将召开的G20峰会上仍会是热门话题,这关乎多边贸易体制和自由贸易的前景。

 当前,自由贸易和多边贸易体制遇到巨大挑战。自从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全世界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不断挑起贸易摩擦,就对世界贸易持续产生了负面影响。在为世界贸易制造麻烦之时,美国还阻挠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成员遴选程序补充七人小组缺额,使之逐步陷入瘫痪,从而无法在争端解决机制项下纠正其违法行为、制约其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如不尽快解决,将导致WTO规则无效,多边贸易秩序面临倒退的危局。

 世界贸易组织有三大功能,分别是争端解决、贸易谈判和贸易政策审议。其中,争端解决机制被视为“皇冠上的明珠”。而世贸组织上诉机构被称作负责贸易争端裁决的“最高法院”,由7名成员组成,每名成员任期4年,可以连任两届。由于自2017年8月以来美国阻碍新成员遴选进程,致使该机构目前只有3名成员在任,有4个缺额无法填补。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说,如果这一事态继续发展下去,到2019年12月份,只剩下1位成员,那么最重要的争端解决机制就无法运行,另两个功能也将受到严重影响。“换句话说,WTO规则就无效了。”

 根据WTO规则,任何裁决都须至少三名法官签署。而WTO的争端解决规则规定,上诉机构成员的任命需要WTO成员之间达成共识。而美国认为上诉机构运作中的“系统性”问题仍未得到解决,指责上诉机构行为经常超出其职权范围,上诉机构的判决“增加或减少了WTO成员的权利或义务”,等等,与其他成员存在巨大分歧,阻挠新法官的遴选,导致无法及时补额。中国常驻世贸组织大使张向晨认为,这是美国绑架上诉机构成员遴选程序,对全体成员协商一致决策机制的滥用。他强调,上诉机构裁决对于确保世贸规则的一致性和可预见性发挥了重要作用。

 如今,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正面临自建立以来最困难的时刻。如果不能启动新成员遴选,上诉机构将陷入瘫痪,整个争端解决机制将陷入危机。“如果世贸组织最终失去争端解决这一功能,世贸规则将无法得到有效执行,世贸组织的权威和声誉将遭到损害。最终,我们将无法有效制约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张向晨说。

 开放的世界,需要自由的贸易。面对危局,必须齐力拯救。

 为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保障并完善争端解决机制,11月22日,欧盟、中国、加拿大、印度、挪威、新西兰、瑞士、澳大利亚、韩国、冰岛、新加坡、墨西哥等世贸组织成员,向世贸组织提交了关于争端解决上诉程序改革的联合提案,并计划在12月12日的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会议上就此发表联合声明。中欧会同其他世贸组织成员联合提出提案,旨在回应并解决相关成员对上诉程序的关注,维护和加强上诉机构的独立性和公正性,并推动尽快启动上诉机构成员遴选程序。该提案是中方就推进世贸组织改革、优先处理危及世贸组织生存的关键问题所提出的一项具体方案,也是中欧世贸组织改革联合工作组的一项积极成果。

 中方高度关注上诉机构遴选危机问题,愿迅速与世贸组织成员积极开展讨论,尽早启动上诉机构成员遴选程序,共同保障争端解决机制的正常运行,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11月23日,商务部发布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立场文件。根据文件,中方支持对世贸组织进行必要改革。文件同时提及中方在世贸组织改革问题上的三个基本原则和五点主张,为世贸组织的未来贡献了“中国方案”。

 王受文介绍,中国提出世贸组织改革应该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核心价值,也就是非歧视和开放;应保障发展中成员的发展利益;应该遵循协商一致的决策机制。在此原则基础上,中方提出了五点主张:一是反对个别成员以新概念和新表述混淆并否定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性,反对“另起炉灶”;二是世贸组织改革应优先处理危及世贸组织生存的关键问题;三是改革应解决贸易规则的公平问题并回应时代需要;四是改革应保证发展中成员的特殊与差别待遇;五是改革应尊重成员各自的发展模式。

 据了解,目前中国与欧盟已经成立世贸组织的高级别工作组,中欧都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并就改革相关问题进行沟通和交流,已就上诉机构成员遴选问题达成一些共识。王受文表示,在刚刚结束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由于个别成员坚持自己利益优先,把损害别人利益的案文提出来,最终导致会议没有就此达成共识,中方希望同样的事情不会在即将召开的G20峰会上出现。

 王受文表示,G20的20个成员都是WTO成员,分别占全球生产总值的86%和全球贸易的80%。G20成员有能力也有责任对全球贸易中出现的问题包括危机进行讨论,探讨解决的出路。中方期待G20的成员能够在峰会期间就世贸组织改革议题进行有效讨论,希望G20峰会能够就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发出声音,并就推进世贸组织进行必要的改革发出积极信号,这也是广大国际企业界、工商界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