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经济纵览 > 宏观经济
宏观经济

全球经济复苏或在2019年发生重要转折时间: 2018-12-06信息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8年12月06日 作者:张娜 责编:万山



 “全球实体经济复苏进入转折点,下行压力日益凸显。”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近日在北京发布的《2019年经济金融展望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称,2018年,全球经济维持复苏态势,但分化态势明显,主要经济体增速接近触顶,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出现金融动荡。展望未来,全球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加大,加息或将为2019年货币政策“主旋律”。其中,美国经济增长见顶、全球债务负担等是全球经济运行潜在风险,值得高度警惕。

 全球实体经济复苏或进入重要转折

 全球经济在2018年之初延续了上升趋势,呈现出同步增长的良好势头。但自4月以来,在全球贸易摩擦、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美元升值、全球流动性趋紧、地缘政治冲突、原油市场波动等因素影响下,全球经济扩张的均衡性开始下降,主要经济体增速接近触顶,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经济下滑并出现金融动荡,全球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逐渐上升。

 “全球实体经济复苏可能在2019年进入重要转折。”《报告》从两个方面进行了分析,一方面,经济增长的动力仍然存在。摩根大通全球综合PMI指数仍维持在53以上的水平,其中新订单指数、服务业均保持在53.5以上,制造业略有下滑,不过也维持在52以上。全球就业状况持续改善,美日两国基本处于充分水平;在一系列劳动力市场改革措施的推动下,欧元区失业率大幅降低至8.1%,接近危机前最低水平。全球通胀率略有上升,但仍处于温和状况,有利于企业扩大生产和提高薪资水平,从而推动固定投资居民消费增长。另一方面,下行风险日益凸显。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连续三年下滑,其中2016年同比减少2%,2017年同比减少23%,2018年上半年同比减少41%,降幅创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高,主要是作为全球投资主导力量的发达经济体在收缩国际投资。在贸易保护主义的阴霾下,全球贸易增速明显下滑。

 另外,根据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CPB)数据,2018年8月全球货物贸易量环比增长仅0.2%,较上月下滑1.3个百分点。如果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持续升级,将严重打击商业信心,过去长期以来担当经济增长重要推动力的贸易恐将成为发展拖累。

 未来全球经济增长是延续复苏态势还是掉头向下,取决于上述两股力量的博弈。《报告》认为,目前来看,全球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加大,初步预计2018年全球GDP增速将达到3.2%,较上年回落0.1个百分点;2019年继续回落0.1个百分点,达3.1%。

 全球金融市场走势分化明显

 2018年,全球金融状况有紧缩趋势,发达市场与新兴市场金融状况的差异增大。即使在发达市场内部,美欧金融走势也出现较大分化。

 根据《报告》分析,发达经济体金融状况总体上依然相对宽松,股市、债市持续增长,波动率虽有上升但仍相对稳定且低于历史水平。其中美国股市进入历史上最长牛市,虽然在今年年初和10月经历了大幅下跌和波动,但表现仍优于其他地区,吸引了全球资金流入。美国股市风险偏好依然强劲,估值远高于历史水平。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编制的美国金融危机风险指标ROFCI尽管出现波动,但总体维持在安全区域内。欧洲受到经济增长前景疲软的困扰,加上欧洲公司盈利弱于美国,并且许多公司对新兴市场有较大风险敞口,导致投资者对欧洲市场更加谨慎。

 新兴经济体近年来基本面虽有改善,但仍易受发达经济体货币正常化和美元升值的影响。

 展望2019年,《报告》认为,全球金融风险虽低于历史水平但处于上升状态,多年来积累的一些脆弱性可能因金融状况急剧收紧而暴露。更多发达经济体央行可能会紧缩货币政策。

 美国通胀若继续走高,市场将预期美联储继续甚至加速加息,导致金融条件趋紧,使得风险重新评估和资产组合重新配置,引发股票、债券、汇率市场急剧变动。

 欧元区周期性系统风险较低但呈上升趋势,部分南欧国家公司财务状况不佳妨碍银行信贷中介功能的发挥,公共和私人债务水平处于历史高位且进一步恶化,这些风险相互交织,其中任何一种风险的显性化都可能激化其它风险,产生连锁反应。特别是部分国家的主权债务水平仍过高,且政治风险上升进一步影响其债务可持续性,而南欧国家银行资产中主权债务占比较高,主权债务风险加大将增加银行违约风险。

 新兴市场的脆弱性增加银行违约风险。新兴市场的脆弱性在于高杠杆、大量外部融资需求、短期外币债务、不稳定的投资者和贸易风险。不过从区域上来看,新兴亚洲金融市场相对稳定,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新兴经济体经常账户盈余改善,外债降低,经常账户盈余改善,外汇储备增加,再次发生类似危机的可能性降低。未来主要风险可能集中于“双赤字”的拉美及新兴欧洲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