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区域特写 > 长江经济带
宏观经济

逐浪长江经济带 重构高质量发展版图时间: 2019-03-22信息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03月22日 作者:王彩娜  责编:万山


 

一江碧水,两岸青山,长江风光入画来。

历经三年探索,串起万里黄金水道,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路径愈加明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长江经济带发展要坚持上中下游协同,加强生态保护修复和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打造高质量发展经济带。”

在高质量发展的版图中,长江经济带的声量渐强。据长江经济带发展统计监测2018年度报告显示,经初步核算,长江经济带沿线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11省市,2018年共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02985.24亿元。11省市中,除重庆低于全国GDP增速,上海与全国持平外,其余9省市全部高于6.6%的全国平均水平。

添绿

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等11个省市,经济发达、资源丰富,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总量的40%,长江沿线11省GDP贡献全国GDP的43.7%,体量巨大。共抓长江大保护,修复长江生态环境,确保长江生态环境安全,是沿江11省市最紧迫的任务。长江沿江省市纷纷开展了非法码头、化工污染、固体废物等专项整治行动,关停一大批污染化工企业,加快转方式调结构,促进产业升级,高质量发展。

截至2018年底,国家已发布10余项关于长江经济带保护和发展的政策,分别从长江经济带的发展规划、污染治理指标、资金保障、监测机制等方面对长江大保护行动提供指导和支持。

以湖南为例,为打造美丽长江岸线,近年来,湖南主要抓了三件事:一是长江岸线的保护治理和生态修复;二是继续实施好湘江保护治理“一号重点工程”;三是开展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漫江碧透、鱼翔浅底”的美丽景象将逐渐在“一湖四水”和长江得到恢复和重现。

湖南省表示,将着力推动松虎航道望家垴至安乡段整治工程今年开工建设,尽快打通湖南省除湘江外的第二条直通长江航道。届时,湖南西、南洞庭水域货船通往宜昌、重庆、四川等长江中上游方向,无需再从城陵矶入长江,可节约航程100余公里。预计松虎航道整治于“十四五”期间完成。

席卷而来的“清废风暴”,再为长江经济带添上新的一笔。生态环境部近日发布消息称,将继续部署开展“清废行动2019”,实现长江经济带126个城市全覆盖,进一步督促地方党委和政府落实固废监管主体责任,严厉打击非法转移、倾倒、处置固体废物等违法行为,以促进沿江各省市真正做到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重庆市政协副秘书长王济光认为,影响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制约因素,主要是沿江地区经济发展质量、发展效率和发展成果存在着较大差异,上中游地区经济发展过度依赖物质资源消耗、规模扩张的粗放发展模式,产业结构不尽合理。为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需要在促进转型升级、构建生态绿色协调机制上加大力度。

如面对“化工围江”,就需要站在战略高度并运用历史发展眼光,从重大风险防范、经济高质量发展、“放管服”改革等视角入手。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江经济带水污染治理对于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具有直接、显见且深远的影响,从“大开发”到“大保护”的范式转变与政府职能转变高度契合。尽管有关部门要求严格控制化工污染向长江中上游“梯度转移”,加强污染源头治理,但地方保护、钻政策空子、监管不到位等问题依然普遍存在。“不妨以此为突破口,开展事中事后监管工作创新和监管政策试点,进而为政府在消费品市场、文化市场、交通市场等领域监管改革提供经验借鉴。”

共生

如何实现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可考虑建立长江经济带利益责任共同体,让开发者承担保护责任,让保护者分享发展利益;改变搞开发名利双收、搞保护没有前途的反向激励机制。建立健全长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在长江流域形成“源头预防、过程控制、损害赔偿、责任追究”的生态环保制度体系。抓住规划、法律、机制、工程、技术、市场等关键环节,统筹协调,综合施策,形成治理合力。

建立健全长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水环境补偿是其中关键一环。强化“上游责任”的四川省先行先试,已经开了一个好头:试点流域水环境生态补偿,涉及沱江领域的10个市每年共同出资5亿元,省财政拿出5亿元用作补偿金,通过财政总账年底扣缴方式进行奖惩——江水流经所在辖区,水质变好的奖励,水质变差的罚款。

而今,长江流域的多个省份已经启动了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赤水河为长江上游支流,在四川省、云南省、贵州省3省接壤地区。2018年,四川省与云南省、贵州省签订了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推行跨省生态补偿创新机制,决定四川、贵州、云南三省每年共同出资2亿元设立赤水河流域水环境横向补偿资金,作为长江经济带生态修复奖励政策实施后的首个在长江流域多个省份间开展的生态保护补偿试点,中央财政资金将给予重点支持。

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厅长于会文期待,由国家出手实施跨省水环境补偿机制。在他看来,跨区域保护水环境,要做好顶层设计、科技支撑、执法监管三件事。比如,四川省将建立完善长效常态机制,健全生态环境保护经济政策体系,全面推行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开展环境保护党政同责考核。实施差别化考核制度,明确对生态敏感脆弱的58个县取消GDP考核。

专家强调,现在的生态补偿大都是以资金补助为主,国家给地方钱,下游给上游钱,市场化补偿比较弱,补偿方式比较单一。“生态补偿不仅仅是给资金,还有更多的方式,要通过生态补偿不断提高地方发展的内生动力。”

“引入现代治理理念,政府更有作为,市场更有活力。”竹立家建议,尽快完善有关政策规划,统筹考虑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在政策法规、战略规划、资金安排、人员配置、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顶层设计,充分发挥中央财政和行政资源的激励和约束作用,统一执法标准和执法力度,确保地方按照中央的具体要求,认真执行和做好生态环境保护的各项工作。“要防范并遏制污染向上游不发达地区‘梯度转移’。”

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副会长乔仁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更加积极地采取基于市场的环境政策工具。理想的环境政策工具既可以解决环境外部成本内化的问题,又能激励市场主体的创新行为,达到经济和环保双赢的效果。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应改变当前环境政策工具过于单一的局面,采取更加灵活多元的环境政策工具,给企业在应对环保达标任务时有更多的路径选择,给企业环境治理的稳定预期,增强企业开展环境治理的内生动力。

乔任毅分析说,一方面,应更加积极运用市场激励型政策工具,还原环境在经济发展中的公共品角色,综合运用产权、价格、税收、财政、信贷、保险、补贴等经济手段,调节或影响市场主体的行为,促使资源能源配置到效率更高的企业或行业,从而提升整个社会的资源能源使用效率和环境治理效率。例如鼓励化工行业的技术创新,树立行业环保标杆企业,强化绿色工艺在行业中推广,推进绿色信贷,加大对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支持。在企业采购方面建立黑名单制度,让污染企业的产品没有销路。

另一方面,应积极运用公众参与型环境政策工具,激发全民参与环境保护的动力,将环境治理的红利与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紧紧挂钩,用“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态环境实惠获得广大人民群众支持,使公众参与成为环境治理的重要力量。

共荣

共饮一江水,携手同发展。于沿江各省市而言,率先在高质量发展上寻求突破,打造新的高质量经济增长点,已是共同追求。

实施长江生态保护修复攻坚战,将为长江沿线,乃至整个流域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提供转型“支点”。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认为,从弄清水资源、改善水环境,到谋划水文章、打造水产业,就是发挥必要“杠杆”作用、撬动社会资本参与其中“和谐大合唱”的过程。可以预见,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将拉动建材、运输、机械、劳务等多项关联产业发展。随着沿岸城乡水源地工程、农田水利等整治工程陆续开建,涉及到的产业规划、道路水系、水土防护等基础设施将随即提档升级,为长江经济带新动力引领城乡统筹一体化、经济社会转型发展蓄能。

作为连接中上游和中下游的枢纽地区,安徽也是长江流域重要生态屏障和重要经济增长极。为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安徽省出台了《关于全面打造水清岸绿产业优美丽长江(安徽)经济带的实施意见》,把全面打造水清岸绿产业优美丽长江(安徽)经济带作为安徽省生态文明建设的“一号工程”,全面加强长江生态保护修复,打造美丽中国建设安徽样板。

“积极谋划与全力推进长岳协同发展,并以此为突破口加快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发展进程,重构湖南省域经济空间布局。”湖南省岳阳市发改委主任刘晓英日前表示,岳阳“增长极”与长沙“发展核”相互联动、一体发展将成为全省扩大内陆开放的重要战略选择。

同为长江经济带重要城市,近两年来,安徽省马鞍山市以建设生态福地为目标,以打造水清岸绿产业优美丽长江(马鞍山)经济带为抓手,着力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三大攻坚战。安徽省马鞍山市市长左俊说,有一些问题看似是环境问题,但本质上是发展理念和发展方式的问题,要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加快转型升级。

据江海之汇、扼南北之喉,集“黄金海岸”与“黄金水道”双重优势于一身的江苏南通,也将坚定扛起建设长江经济带战略支点和上海“北大门”的重任。南通市通州区委副书记、区长凌屹希望,进一步支持南通建设长江经济带战略支点,增强南通对长江中上游的辐射和带动能力,从而支撑长江沿线及内陆更大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今年江苏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支持南通通州湾长江经济带战略支点建设”,明确支持通州湾建设江苏新的出海口,支持南通规划建设新机场,支持南通发挥区域中心城市辐射带动作用,为南通建设长江经济带战略支点增添了信心与动力。2月,江苏省南通市政府和上海市崇明区政府签署全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崇明、南通将以修复长江生态环境为首要目标,严守生态保护红线,严格保护跨省界重要生态空间,加大长江口北支湿地、崇明东滩湿地自然保护区保护力度。

王济光建议,建立长江经济带均衡有序发展的区域协调机制。推进沿江各地方政府实施产业集聚和产业链构建,为上中游地区承接国际、国内产业转移和扩大对外合作交流创造机遇。加强政府治理中的省际协商合作,解决跨区域性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流域统筹管理、商品流通、人口流动等重大问题。统筹推动沿江地方政府加快简政放权步伐,重点是清理阻碍要素合理流动的地方性政策法规,清除市场壁垒,推动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要素跨区域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

万里长江云水阔,乘着春风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