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区域特写 > 长江经济带
长江经济带

长江经济带理应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时间: 2019-02-11信息来源:<区域经济评论> 2018年第6期 作者:李 正 图 责编:qgy 柳 阳


摘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为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定了主基调。新时代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发展的现实要求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必须走高质量发展之路。长江经济带涵盖我国11个省市,面积超过我国国土面积的1/5,人口超过我国总人口的2/52017年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GDP之和占比超过全国GDP45%。长江经济带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具有独特优势和巨大发展潜力。改革开放以来,长江经济带已发展成为我国综合实力最强、战略支撑作用最大的区域之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一项国家级重大区域发展战略。当前,长江经济带的发展面临着诸多难点,急需在改革进程中加以有效解决。本刊特邀请国内相关领域的知名专家围绕相关问题进行探讨,以期为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提供有益的参考和借鉴。



近年来,涵盖11个省市、6亿人口、面积超200万平方公里的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性正不断提升。2014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将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部地区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进行部署。2016年9月,《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印发,确立了长江经济带“一轴、两翼、三极、多点”的发展新格局。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了“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重要判断。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已是众望所归。经济高质量发展,不仅关注经济自身发展的质量,而且关注自然界和社会发展的质量,从自然界与经济关联、经济系统自身、经济与社会关联三个角度来审视,实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生态良性循环、经济提质增效和社会繁荣进步,最终实现自然界—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更好地满足民生需求和民生改善。笔者认为,长江经济带理应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下面就长江经济带理应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区位优势、经济基础、在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总格局和全国经济一盘棋战略布局中的地位、在新时代中国在世界经济总格局和中国全面对外开放总格局中的功能、在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战略中的定位等方面加以论述。

一、长江经济带的区位优势

长江经济带理应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取决于其在全国举足轻重的区位优势。笔者认为,审视长江经济带的区位优势使我们确认长江经济带可以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可以从承载功能、交通运输功能、城市功能等方面来考察。

1.承载功能

长江经济带位于长江流域,长江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总面积的1/5,气候温暖,雨量充沛,支流湖泊众多,由西向东横贯我国西部、中部和东部,分为长江上游、云贵高原、长江中游和长江下游梯度变化的4个地理区域。长江流域自然资源丰富,长江是中国水量最丰富的河流,水资源总量9755亿立方米,约占全国河流径流总量的36%,为黄河的20倍;林木蓄积量占全国的1/4,主要林区在川西、滇北、鄂西、湘西和江西等地;在全国已探明的130种矿产中,长江流域有110余种,占全国的80%。经过几千年的开发建设,长江流域已经成为我国农业、工业、商业、文化教育和科学技术等方面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2.交通运输功能

长江经济带所依托的交通运输,既有水运也有铁路和公路运输,呈现承东启西、承南接北、通江达海的总格局。从东西方位看,长江素有“黄金水道”之称,长江干支流航道与京杭运河共同组成中国最大的内河水运网,长江水运总通航里程7万公里,是中国的东中西部物流大通道,占全国内河航运能力的70%以上;从南北方位看,京沪—沪杭、京九、京广、皖赣、焦柳、襄渝—川黔、成昆—宝成等铁路干线为南北动脉,再加上沪昆高铁、沿江高铁、沪汉蓉高铁等东西大动脉,构成高铁网络;从海河联运看,长江航运与海洋航运无缝链接,构成T字形空间格局。这一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有利于优化沿江城镇化布局和产业结构,有利于形成上中下游优势互补、协作互动格局,有利于促进我国经济增长空间从沿海向沿江内陆拓展和建设海、江、边全方位对外开放空间格局,进而推动长江经济带经济高质量发展。

3.城市功能

长江经济带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依托长江城市群高质量发展。目前整个长江流域有大中小城市上百座,形成大中小城市相互依赖、紧密配合的城市格局,其中包括长三角城市群、中部城市群、成渝城市群等,在全国城市群中拥有突出优势。

综上,笔者认为,从长江经济带区位优势看,长江经济带能够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

二、长江经济带的经济基础

区域经济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必须拥有一定的经济基础。长江经济带东起上海,西至云南,可以分为长江下游经济带、长江中游经济带、长江上游经济带和云贵高原经济带。自古以来,长江流域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区域,承载着巨大的经济社会体量。近现代以来,长江流域已经成为我国的产业发达带,产业门类齐全,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新中国成立以来,长江经济带是我国大规模工业建设的主战场和农业发展重要区域。改革开放以来,长江经济带已发展成为我国综合实力最强、战略支撑作用最大的区域之一,长江经济带各区域取得了长足进步。长三角发挥上海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创中心和卓越全球城市的龙头作用,构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和现代服务业基地;长江中游城市群,强化武汉、长沙、南昌等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功能,打造科技创新、先进制造和现代服务业基地;成渝城市群着力打造长江经济带战略与“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支点与纽带;江淮城市群力争建成国家中部地区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的门户城市群;滇中城市群建设面向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开放的区域性国际交通枢纽,建成我国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核心区。

综上,笔者认为,从长江经济带经济基础看,长江经济带拥有我国最广阔的腹地和发展空间,应该成为世界上可开发规模最大、影响范围最广的内河经济带,因此,长江经济带能够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

三、在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总格局和全国经济一盘棋战略布局中的地位

长江经济带在全国经济总格局和全国经济一盘棋战略布局中既起着中枢功能和协调作用,也产生了带动和拓展效应。作为全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长江经济带起着中枢和协调功能;作为全国经济的领头羊,长江经济带还起到带动和拓展功能。

1.长江经济带的经济发展功能:中枢和协调

长江经济带9省2市的国土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21.39%,经济总量占全国比重超过45%,人口比重逾40%,沿江9省市的粮棉油产量占全国的40%以上,这样的经济规模使得长江经济带在全国经济总格局和全国经济一盘棋战略布局中举足轻重,即在全国经济总格局和全国经济一盘棋战略布局中承担着中国经济发展的中枢功能。长江流域横贯我国国土的腹心地带,经济腹地广阔,不仅把东、中、西三大地带连接起来,而且位于我国中纬度地带,北连中原,南抵闽粤,便于、易于和利于与我国其他经济区的交通联系、经济联系和社会联系。因此,长江经济带在全国经济总格局和全国经济一盘棋战略布局中起着承东启西、承南接北、通江达海的协调作用,成为全国总战略协调发展的轴心和纽带。

2.长江经济带的经济发展功能:带动和拓展

区域经济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还必须能够带动国家经济高质量发展并且在其中起到关键和核心作用。在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国改革开放的空间布局以沿海为主,尽管如此,长江经济带已经成为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部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也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因此,长江经济带在新时期的发展成就使长江经济带在新时代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过程中拥有不可替代的核心和关键地位。

进入新时代,中国改革开放需要拓展空间。从国内空间看,需要从沿海向内地、从东部地区向中西部地区拓展;从国际空间看,需要开辟“一带一路”,从陆路、海路、冰路、沙路和草路等“五路”①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在中国改革开放空间拓展大背景下,我们不难看出,作为我国空间经济总格局中极其重要组成部分的长江经济带,位于我国国土空间开发最重要的东西轴线上,能够促进我国经济增长的空间总格局从沿海向沿江内陆拓展,形成上、中、下游优势互补、协作互动格局,缩小东、中、西部地区发展差距,从沿海经沿江到沿边最终形成全国开放总格局;作为我国最大产业集聚区和城镇密集带的长江经济带,通过优化沿江产业体系和城镇体系布局,推动长江经济带经济提质增效升级进而带动全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推动长江经济带中的城市发展进而带动全国城市的转型升级,也使上海建设卓越全球城市拥有了更加纵深的经济腹地和城市腹地;作为我国重要区域的长江流域,率先保护生态环境,可以引领全国生态文明建设。

综上,笔者认为,从长江经济带在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总格局中的地位看,长江经济带理应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

四、在新时代中国在世界经济总格局和中国全面对外开放总格局中的功能

从中国在世界经济总格局和中国全面对外开放总格局来看,中国既需要沿海开放、沿江开放、沿边开放,也需要把开放从东部地区向中西部地区推进。顺应这一新时代中国对外开放大趋势,长江经济带同时具备两个方面的开放功能,即沿海、沿江、沿边的开放功能和把开放从东部向中西部推进的功能。长江流域东临太平洋,是环太平洋经济圈的组成部分,中国改革开放新时期形成的沿海开放带使整个长江流域及其长江经济带能够面向太平洋、面向世界。长江流域西部与南亚、东南亚、中亚接壤或接近,是中国沿边开放带的重要组成部分,沿边开放带使整个长江流域成为中国西向开放的广阔地带。长江流域沿江两岸纵横延伸、水陆并举、东西呼应、南北辐射,形成点、轴、面层次清楚、重点突出、全面发展的沿江开放带,并且把沿海开放带与沿边开放带无缝链接起来,形成长江经济带整体开放总格局。

综上,笔者认为,从中国在世界经济总格局和中国全面对外开放总格局来看,长江经济带必须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

五、在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战略中的定位

区域经济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还取决于这个国家经济总体发展战略及该区域在这一总体发展战略中的定位。党的十九大报告已经制定了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战略,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在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战略指引下,笔者认为,长江经济带经济高质量发展是改革开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必然要求。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明确了长江经济带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战略地位,提出以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由此可见,长江经济带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是基于国家战略的需要。

从上述5个方面关于长江经济带理应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论述中可以看出,新时代长江经济带内携自身良好的资源、区位、产业、人文等优势,外承区域、国家大政方针支持,在全球经济开放格局中经济社会地位突出,率先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是理所当然,长江经济带应在新时代的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做出表率,为全国其他地区的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经验和示范,为构建我国沿海与中西部相互支撑、良性互动的新棋局做出突出贡献。

 

注释

①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笔者认为,应当包括“五路”,即陆路、海路、冰路、沙路和草路。所谓陆路,指历史上从西安经河西走廊向西出发的丝绸之路;所谓海路,指从中国沿海向各个方向出发的海路;所谓冰路,指从中国沿海经白令海峡向东西方向出发的运输通道;所谓沙路,指翻越沙漠的贸易通道,途径中国内蒙古经蒙古、俄罗斯到达欧洲;所谓草路,指翻越草原的贸易通道,途径中国内蒙古、东北经俄罗斯西伯利亚到达欧洲。

 

作者简介:李正图,男,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