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轻松十分 > 地名地理
地名地理

睡梦人生时间: 2016-10-06信息来源:王兆胜 作者:ws 责编:



 
 
    真正做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样的人生才值得一过,才会真正放出异彩。
 
    一般说来,衡量生命的意义主要有两个维度:一是活得是否长久。二是在有限生命中能否放出大光。所以臧克家写诗赞鲁迅:“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也是钱穆所说的“精神长存”。不过,衡量人生还有一维度不能忽略,即是否看到和参透关于“睡”与“梦”的内涵。
 
    不少人认为,人生的重要性或全部内容是“醒着的人生”,所以有“秉烛夜游”、夜以继日工作、沉溺于夜生活等。甚至有人觉得,夜晚和休息是浪费,竟将睡眠压缩到三四小时;有人积年累月失眠,不仅害怕黑夜与睡眠,甚至厌倦了整个世界与人生。其实,人生七十年,睡眠三十五。一个人如无好的睡眠,不仅会影响工作、健康,也会失去人生的乐趣,更体会不到幸福感。如将人生分成三部曲,那么醒觉、睡眠、美梦各占其一,它们彼此不可代替。
 
    在我的人生中,三部曲交相辉映:“醒觉”中的努力工作是快乐的最大源泉。如喷泉般昂扬奔放,我以饱满的激情努力工作,且极富成效,于是充分享受着“工作是快乐和幸福的”这句话。不过,我特别重视“睡眠”这个第二部曲。当夜深人静,我将所有工作、思虑放在一边,宽敞舒适的大床令筋骨完全松开,仿佛有只巨手将身心的皱折抚平,于是平静入眠,充分享受人生的美好。像阿炳《二泉映月》中的快乐曲调,睡眠中的“美梦”更令人难忘,它成为永恒的音符,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三部曲。常言道:“智者无梦。”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智者,但我有梦,不是“恶梦”,而是美梦,还常有智慧之梦。是“梦”和“美梦”让我的睡眠充满色彩,并安上诗意的翅膀,仿佛雨过天晴后出现的美丽彩虹。
 
    我的美梦千奇百怪,其美妙难以言喻和想象。我不会开车,但梦中的我不仅成为赛车手,车还能飞起来,纵横驰骋;我的脚下仿佛装了弹簧和穿着冰鞋,可不断地跳跃、腾空、翻飞,也能非常优雅地滑翔,感觉好得不得了;我还梦见自己身着汉服,实现了穿越,与玄奘和印度哲人一起散步和闲聊;我更做过“梦中梦”,梦见自己进入“黄粱美梦”中,与那位卢生促膝而谈。我说:“‘黄粱美梦’的价值主要不在实际内容,即梦醒后一切皆空,而是睡得香甜后做‘美梦’的这种方式。你知道有几个现代人不失眠,能像你这样做美梦?”还有,许多人梦醒后记不住,我却一清二楚;我的美梦往往不会中断,有时起夜上厕所被打断,上床后还能接着继续做,且有“再而三”的连续性。我常想,美梦是虚幻的,但有时我宁愿相信其“真”,尤其是心灵的真实性。
 
    当然,好的睡眠尤其是美梦并非空穴来风,而要有一定条件,最主要的是精神和心灵都要超然。试想,一个为万物所累甚至夜里怕“鬼叫门”的人,恐怕永远与美梦无缘。在技术层面,要有所准备和训练,如睡前的静心、思不逸飞、气息绵绵,又如将睡眠和美梦视为人生不可或缺的两部曲,像享受明丽阳光、晶莹雨露、和煦晚风一样去体味它们。
 
    年轻时我曾有过失眠的痛苦,于是世界和人生被染上绝望的黑色;如今,我既能在“醒觉”中慢慢体会人生的紧张与创造,又知道好的睡眠和美梦是另一种人生境界。只是我现在睡得还有点晚,我会将睡眠时间不断前提,真正做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样的人生才值得一过,才会真正放出异彩。


                                                                                  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