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轻松十分 > 地名地理
地名地理

三峡深处美人家(行天下)时间: 2018-10-25信息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10月25日 ) 作者:陈华文 责编:万山


  兴山新城
  张 明摄

  闻名遐迩的三峡,从古至今被无数文人墨客吟诵。徐霞客在其传世著作《徐霞客游记》中也有过生动记载。三峡之美,美在风光险峻,也美在文化底蕴的厚重。屈原、王昭君,就是从三峡地区走到历史台前的两位代表人物。而说起王昭君的故乡兴山县,且不讲外省人,就是湖北人也知之甚少。美人王昭君长得多么漂亮,今天难以考证,但她心怀家国,这是有目共睹的。当年,她从三峡深处的家乡兴山走进宫中,几经周折,最后一路风尘仆仆远嫁千里之外的塞北,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传说。

  昭君故里

  兴山位于宜昌市西部、长江西陵峡北侧,“隐居”在大巴山与巫山的交汇处。深秋时节,我到那里创作采风,目睹了“美人家”兴山县的自然与人文之魅。那天我从武昌坐火车到宜昌,然后又在断断续续的秋雨中继续前行,到达兴山新县城时天已擦黑。摇下车窗玻璃,看到那深藏于黑黝黝群山中的兴山县城,在灯火映衬下备感温暖。

  这座崇山峻岭中的新城,如同阁楼中的闺秀闲雅俊秀。在这里,我似乎看到王昭君面带微笑,缓缓走来。王昭君,已经成为兴山旅游文化的代名词。

  兴山流淌着农耕文明的血液,高桥、榛子、古夫等地名,则是鲜活的见证。这里历史悠久、文脉深厚、古风犹存。兴山是巴蜀文化和荆楚文化的分水岭,这给地方文化多样性的书写提供了便利。一条悠长的香溪河,慢悠悠地流淌千年,汇入波涛翻滚的长江后,也把兴山与外部世界串联而起。

  地处古夫镇的兴山县城,是长江腹地一座典型的移民新城。新县城远离长江之畔的武汉和宜昌,晚上8点过后,城内行人明显稀少,但是街边的小酒馆里,无不传出饮酒的笑声;那些服装专卖店里,俊俏的女子还在乐此不疲地选衣试衣;还有那推车沿街叫卖麻辣烫的商贩,让夜晚的街道热气腾腾。

  县城的中心广场,一尊白玉石雕的昭君像,在黄白相间的灯光下,分外迷人。昭君盘着发髻,微微低着头,椭圆形的脸庞面含微笑,一袭修长的裙服,映衬出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昭君雕像的后边,是灯火通明的街道,更远处则是巍峨群山的轮廓。昭君雕像的正前方,则是悠长的古夫河,将新城团团围住。

  兴山新县城,每一条街上,都种着不同的草木。而街边的建筑一律白墙青瓦,古色古香的中式风格,彰显出城市设计者的良苦用心。被雨水洗刷过的县城,空气格外清新,走在昭君故里的路上,神清气爽。

  群山之美

  第二天清晨,我驱车到大山之中。真乃天公作美,一轮橘黄的太阳,从东边的山梁上冉冉升起,万道霞光铺满连绵起伏的群山。从车内右边看远方的山脉,被晨光勾勒出一道道毛茸茸的金边。土墙黑瓦的农家,冒出细长的白色炊烟,拖拉机嘟嘟的声音和山雀叽叽喳喳的声音,构成一曲淳朴的自然交响。

  车至山顶,停了下来。山路前方,是深不见底的沟壑,葱葱郁郁的野草和灌木,将山路边的悬崖掩盖着,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草木,叶子已经泛红、泛黄,在晨曦中摇头晃脑。山路对面的山崖上,浓重的雾气聚集成白色的云朵。更远处的山巅,被阳光切割成阴阳两面,受光部分,金顶灿灿,背光部分则呈现冷峻的黛蓝。山顶的风,终究是大,呼啦啦的在耳边不停地响。

  我激动地拍摄眼前的“画卷”。山顶的风景,伴随着阳光的变化显得更加莫测,刚才浓浓的雾气此时烟消云散,前方群山的造型逐渐清晰起来,陡峭笔直的山崖上,色彩细腻。也许是时令处于晚秋,草木的颜色也异常丰富,交汇一起,形成色调雍容的油画。

  地质演化的神奇,超乎我们的想象。兴山境内的山脉,其岩体是古老的沉积岩,亿万年前的地质运动,催生出一条条雄伟的秦巴山脉。山路边的岩壁,层层叠加,地质年代的印迹清晰可见。前方的山路,可能是前几天山洪“光顾”过,大大小小的岩石滚落路边,有的跌进万丈深渊,传来动人心魄的声响。慢慢地,太阳光越来越强烈,群山的活力也被唤醒。

  离开山顶后,车穿过漫长的隧道,在盘山公路上继续行进。又是在一处地形险恶的山路边,车停下来。巧合的是,但凡山高路陡之处,必然有不容错过的美景。果不其然,山边密密麻麻如头发的树林里,传来了野猴清晰的叫声。这不是一只猴子在鸣叫,而是一个猴群,在树林里撒欢。猴群的叫声,在山谷里肆无忌惮地回荡着。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朋友拉着我的胳膊,让我抬头仔细看看树林。果然,有树枝晃动得厉害,我真的看见猴群了!有的猴子在树枝上翻着跟斗,有的荡着秋千,有的蹦蹦跳跳寻欢作乐。

  此情此景,让我想到了《徐霞客游记》中写道的三峡:“猿鸣至清,山谷传响,泠泠不绝。”这里尽管不是长江岸边的三峡,但同属三峡地区,情趣可谓异曲同工。

  柑橘出山

  我得承认,我是一个馋嘴的人。尤其是见到枝头上诱人的果实,有些管不住手和嘴。由于特殊的地理气候,上天赐予三峡两岸几百里山地盛产柑橘的“任务”。据说,天下的柑橘,只有兴山的柑橘味美。我在兴山时,也正逢柑橘丰收之季。我看到路边的树上,漫山遍野都是黄色的柑橘。

  我再次叫朋友停车,站在路边瞅瞅逗人喜爱的柑橘。可惜柑橘在山坡上,爬上那陡峭的山坡,绝非易事。后来车在一个拐弯处,我发现一拖拉机车厢里,堆放着十几箩筐柑橘。几个山民,背着刚采摘的柑橘,将其堆放车厢里。山民们赖以生存的就是柑橘,好比平原农村,水稻是农民的命根。这些柑橘,一般三两天的工夫,就会快运到大山之外,进入千万个超市。

  无论如何,我总该吃几个橘子解解馋吧。哪知,山民都忙碌地搬运柑橘,一个两个柑橘人家不卖,要吃随便拿,不要钱的。我急不可耐的“剥皮抽筋”,将几瓣橘子塞到嘴里,大口品尝起来。清冽甘甜水分充足的柑橘,使得我的味觉大开,一连吃了五个。若不是朋友喊停,我还没有收嘴的意愿。

  在兴山县采风的几天里,愉快而充实。我被包围在美的怀抱里,我充分领略了三峡深处的自然之美、也品尝了柑橘和特色食材之美。尤其是在社会脚步加快的这个时代,这里的时间慢慢流淌着,人们淳朴善良,那真诚的笑脸,传递着阵阵的暖意。我想我比徐霞客更加幸运,他只能在西陵峡感叹三峡山水的奇雄,由于交通的不便,不得不放弃美人故里兴山之行,这是他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