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轻松十分 > 地名地理
地名地理

桐庐诗(行天下)时间: 2019-03-18信息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3月18日 ) 作者:陆春祥 责编:万山

 

  桐庐风光
  来自网络


  桐庐莪山畲族乡风光
  来自网络

  不知从纪元的哪一年开始,一位老人来到了富春江和分水江两江交汇处的一座小山上,植树栽花,采药炼丹,结庐桐树,并留下了一本《桐君采药录》,后人称之“桐君老人”。东汉的严光,不事王权,慕桐君名而来,归隐富春山。公元225年,桐庐以此为名建县。

  严光后的2000年时光里,各路文人、隐士,纷纷追着他的脚步,或游或隐,将桐庐水和富春山一一织入他们的2000多首诗文中。

  “潇洒桐庐郡……,潇洒桐庐郡……。”面对桐庐的清丽山水,范仲淹一咏再咏、咏了还咏、咏了又咏,留下“潇洒桐庐郡十绝”的咏叹。一位大文豪,对他治下的山水如此钟情,真有点空前绝后。

  现在,随着范仲淹的脚步,我们去桐庐。

  春水慢行舟

  新安江,自安徽休宁的六股尖山峰汩汩而出,到了严州梅城三江口以下,就称富春江了。自桐庐到富阳,一百许里,也因了安吉人吴均的那一封著名的信(《与朱元思书》)而知名度越来越高。到了萧山闻堰,富春江最后变成钱塘江。其实,三个名字,都是一条江,但任何一个名字,都不是简单的称呼,而有它深深的历史和地理含义。

  1931年至1934年,富阳人郁达夫两次到桐庐,他去了钓台,两上桐君山,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两篇散文名作。

  他在《钓台的春昼》中如此向往:倘使我若能在这样的地方结屋读书,以养天年,那还要什么的高官厚禄,还要什么的浮名虚誉哩?

  两上桐君山后,他又在《桐君山的再到》中痴想:想几时去弄一笔整款来,把我的全家,我的破书和酒壶等都搬上这桐庐县的东西乡,或是桐君山,或是钓台山的附近去。

  还要怎样去形容富春江的美和好呢?郁达夫80多年前就替它做了极好的广告。

  己亥春节,我回老家,住在富春江边的酒店。

  从酒店18层俯瞰富春江,江的蔚蓝和安静让人惊叹,坐在窗前看书,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放下手中的书,远眺凝神。清江静流,远山有雾,浓淡相间,至少可以清晰地分辨出山的五重连绵层次。年初一下午,顺江边往下游桐君山方向行走,沿路的景色,寒风里依然鲜亮。三五孩子在打水漂,浣衣妇在捶打衣被,还有几只白鹭在翻飞,一会儿往上奋翅,一会儿贴近水面,仔细看,它们是在江中捉鱼。

  富春江能一直美颜长驻,离不开众人的呵护,我从同桐庐县委书记方毅的聊天中得知一些保护细节,更感觉江之绿来之不易。

  方毅告诉我,自2011年开始,富春江(桐庐段)的水质一直保持在二类以上。“小河清清大河净”,为了让大河清净,富春江的100多条河溪都必须是清水。2058个微小水体都在监测范围内,生活污水全部得到有效处理。一些乡镇的矿山企业、小铸造、小冶炼、小化工被全面治理整顿。从去年起,富春江全面禁渔。

  “江边行走是一种惬意的人生,更重要的是,您还能在这里欣赏到2000多年来富春江的诗词文化。”方毅对我说。

  谢灵运、王维、杜牧、李白、孟浩然、黄庭坚、韦庄、罗隐……历史上,1000多位诗人曾来过桐庐。这里有他们的脚印,有他们挥毫留下的笔墨,桐庐也因此多了几分灵韵。

  伫立岸边,江雾并不大,但依然有些朦胧,一艘小型仿古画舫,轻声突突,往富春山严子陵钓台方向缓缓而去。

  春山半是茶

  好山水,自然有好茶。

  如前述,桐庐的山水,让范仲淹特别倾倒,他的“潇洒桐庐郡十绝”第六咏就是茶:“潇洒桐庐郡,春山半是茶。新雷还好事,惊起雨前芽。”在北宋,桐庐茶已经很有名了,“宋时以充贡”,宋朝皇帝也喝桐庐茶。可以肯定的是,桐庐茶在当时已经有相当的交易规模了,否则不会“春山半是茶”。就茶的品质来说,人们都比较偏爱明前茶雨前茶,这同样也说明,饮茶之风已盛,大家喝茶都比较讲究品质了。

  据《桐庐县志》记载,桐庐歌舞村的直坞山天尊岩,海拔600米,长年云雾缭绕,那里产一种“天尊贡芽”茶,宋高宗喝了,神清气爽,下旨将产茶的山名改为“宋家山”。宋家山离杭州不过百里地,和都城近在咫尺,于是成为了贡茶基地。

  己亥正月十一傍晚,我和茶人沈黎华、钟明辉聊茶。

  小个子沈黎华,原是县农业局干部,专业学茶,精明语快,听说我要来,从宋家山的基地赶回。“今天茶山就算正式开工。”沈黎华主要做“天尊贡芽”,有绿茶、白茶、红茶多个系列。“宋家山基地主要以我们的325亩茶园为中心,再加上村里400多农户的数千亩散茶。”沈黎华说道。

  小钟的父亲是桐庐有名的茶人,他们经营的“雪水云绿”茶,全国都有名。现在他接班,这位安徽农大茶专业毕业的“90后”,已经和茶打了十几年的交道。显然,年轻人更有想法。他笑着说,去年,他在朋友圈卖了100多万元的茶。他并不愁销路,互联网和品牌,是他做茶的制胜法宝。

  待到清明前后,云蓝树绿,经过一年的酝酿,茶树们纷纷吐出青蕊。半山上,云雾氤氲中,沾着露水的叶片嫩得都能掐得出水来。在白云缭绕的高山上,在清澈长流的山涧边,那6.39万亩自由生长的茶树近似野茶,勃发生长,厚重味甘,粗犷而不失庄重,锋芒而又内敛。

  桐庐茶和龙井茶一脉相承,它们都是大自然赐与我们的绝美礼物。

  富春山居城

  江天一色,云树相依,隐士、美文、诗文写不尽。悠悠富春江,黄公望日日徜徉其间,与天地相处,山水和他的内心,最终连结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当他不断过滤内心的那些焦虑,山水的意象越来越明显时,《富春山居图》,也就喷薄而出了。

  整个桐庐,就是一幅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

  继续向画的深处走去。

  朋友董利荣陪我去莪山畲族乡走访民宿,那里少数民族集聚,原本是桐庐经济最不发达的地方,近十年来,却冒出了一家又一家的高端民宿:秘境、云夕戴家山、戴家山8号、戴家山隐庐竹韵,一家家都隐藏在茂林修竹中。溪水潺潺,住客南来北往,为的是一份心灵的安放。这里还有一家南京先锋书店,由一幢老屋装修而成,曲折别致,2万多册精选书,和总店同步更新。店长小董来自南京,她说,书店2015年10月就开张了,场地由乡里无偿提供,经营靠自己,能自负亏盈。楼下楼上一排排地看,最后买了一本王鼎钧的《讲理》,我特意在扉页写下一行字:购于戴家山先锋书店。

  苏轼曾云:“三吴行尽千山水,犹道桐庐更清美”。去年,全世界有1750万人来到我的家乡体验幸福,我不多说了,也欢迎您来桐庐感受。

  (陆春祥,一级作家,浙江省作协副主席,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已出散文随笔集《字字锦》《笔记的笔记》《连山》《而已》等20种。作品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