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区域纵览 > 地区发展
地区发展

减量发展:概念与必然时间: 2018-06-09信息来源: 作者: 责编:

2014226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北京时重要讲话中强调:北京资源环境已明显处于超负荷状态,要以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降低北京城市人口密度。这标志着首都北京开启全面减量发展进程,成为第一个实施全面减量发展的城市。

以此为遵循,北京市委明确强调减量发展是新时代首都发展的特征,《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简称《规划》)则进一步明确了人口、建设用地、水、能源、雾霾等全面减量发展的各项具体目标。

然而,什么是减量发展?减量发展是客观规律使然还是单纯的主观能动性?如何深入推进减量发展?对此,不是每个人都解决了的,甚至是大多数人至今没有解决的。

为统一认识、凝聚力量,以更好地推动首都高质量发展,研究减量发展十分必要。在这里,试图回答何为以及为何减量发展两个问题。

一、何为减量发展

从本质上来讲,减量发展是一种可持续发展模式,在理论渊源上,国外可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提出的 “脱钩(decoupling) ”概念,国内则可追溯到第十一个五年规划提出的“节能减排”和 “主体功能区规划”,是指资源使用(包括环境污染)随经济增长而减少的发展。一般来讲,按照单位经济增长的资源使用减少是否引起资源使用总量下降, 减量发展主要可以分为相对减量发展和绝对减量发展。

前者是指经济和资源使用均保持正的增长但资源使用增长率小于经济增长率的发展。例如,未来北京人口尽管个别年份可能出现负增长,但按《规划》在2300万人内是可以有所增加的,因而北京人口的减量发展总体上强调的是相对的。

绝对减量发展是指经济保持正增长但资源使用负增长因而资源使用总量下降的发展。例如,按国务院《规划》要求,未来北京建设用地总量是要下降的,因而建设用地的减量发展强调的是绝对的。

应当注意的是,在减量发展,所谓“资源”是物质资源以及劳动力资源,其中,物质资源不仅包括能源原材料,而且也包括空间资源和环境资源。有人可能仅仅强调劳动力投入(进而人口增长)、空间资源使用意义上的减量发展,这是狭义上的减量发展。

把握减量发展的科学概念,还要弄清楚减量发展与循环经济、精明增长、城市收缩的关系。首先,循环经济模式兴起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美国并于90年代引入我国,是一种以资源的高效利用和循环利用为核心,以“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为原则,以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为基本特征的持续发展模式,是对‘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的传统增长模式的根本变革。”在循环经济模式中,“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最终必然归结为资源消耗建设,但其中仅仅包括投入生产和消费的能源和原料以及容纳排放物的环境资源,不涉及劳动力资源和空间资源。因此,循环经济是减量发展的重要内容但非全部内容。 

其次,“精明增长(Smart Growth)”最早兴起于上个世纪90年代末的美国, 2015年中国开始采纳,它是一种通过提高土地利用效率来控制城市蔓延、保护农地和环境、实现经济发展和人们生活质量提高的发展模式,其核心内容包括:用足城市存量空间,减少盲目扩张;加强对现有社区的重建,重新开发废弃、污染工业用地;城市建设集中紧凑,混合用地功能;鼓励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和步行;保护开放空间和创造舒适的环境。由此可见,精明增长本质上是一种以减少建设占地、保护农地和环境的减量发展模式。精明增长在减量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但其显然同样不是减量发展的全部内容。 

最后,减量发展不同于 “城市收缩”。城市收缩(City Shrinking)是当前国内外城市研究与规划学界研究的重要课题,它是经济负增长即经济衰退的空间表现,其主要标志就是随经济衰退而产生的城市人口总量减少。与此不同,一个城市的减量发展是经济发展而非衰退,其虽可能表现为城市人口总量减少,但这种减少是在经济增长条件下发生的而非经济衰退的表现。因此,减量发展是与作为经济衰退空间表现的城市收缩截然不同的过程,二者不能混为一谈。

二、为何要减量发展

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人们从不同角度对资源使用量随经济增长的变化进行了广泛探索,发现倒“U”字型变化规律,即:资源使用量在经济发展之初随经济增长而共同增长,但在经济发展达到某个特定阶段后则随经济增长而下降,首先发生的是相对下降,最终趋向绝对下降。在这里,倒“U”顶点就是从相对到绝对减量发展转换的 “拐点”。

为什么会呈倒“U”字型变化呢?究其原因,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需求拉力。在经济发展初期,人们的需求主要是物质的且主要是物质的数量。经济发展达到一定水平后,人们不仅对精神需求开始不断增长,而且对物质的需求也重点从量转到质上。因此,人们生活达到一定水平后,资源消耗会随经济增长开始下降。二是供给推力。在经济发展初期,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劳动力和物质资源投入增加,因而资源消耗与经济共同增长;随着资源稀缺性不断上升,经济增长转移到主要依靠规模报酬递增上来,产业结构重点从资源密集型转变为资本密集型;但达到一定规模水平后,规模报酬递减,经济增长转移到主要依靠创新和人才驱动,产业结构重点转变到知识密集型产业。因此,随着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经济增长对资源消耗依赖会趋于下降。

当然,应该注意的是,这种倒“U”型变化的具体形态因资源不同而不尽相同。总的来讲,物质资源表现相对完整,而劳动力资源投入和人口增长则相对不那么完整,即人口随经济增长最终出现绝对下降的情况相对较少一些,但这并不改变总的态势。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40年的发展,北京人均GDP已达12.9万元人民币,追求城市生活便利性、宜居性、多样性、公正性已经成为首都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新特点。然而,北京城市却因“过密”而患上严重“城市病”。解决首都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与“城市病”的社会矛盾,客观上要求减量发展。另一方面,首都北京经济发展方式已经从资源驱动、规模报酬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资源使用量随经济增长客观上趋于减少。因此,无论从需求侧还是从供给侧来看,减量发展都是新时代首都发展客观规律使然,是合乎规律的特征。借鉴国内外经验,通过结构调整、循环经济、精明增长、紧凑发展、技术进步、制度创新、管理现代化等途经来推动减量发展,是新时代首都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注释:

1、“精明增长(Smart Growth)”: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12月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发表重要讲话,提出“要坚持集约发展,树立“精明增长”、“紧凑城市”理念,科学划定城市开发边界,推动城市发展由外延扩张式向内涵提升式转变。”

2、北京城市“过密”:以人口密度为例,2014年北京中心城区(北京五环内地区)每平方公里人口,比性质、大小、地形基本一致但海陆地理环境、气候条件和可持续利用水资源条件显著优越且经济社会更为发达的日本东京中心城区即东京区部高出1200人。

(作者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杨开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