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区域纵览 > 地区发展
地区发展

“大分散 小集中”规划新疆区域发展时间: 2018-11-09信息来源:《中国投资》2011年06月10日  作者:肖金成 责编:XHY


       “大分散 小集中”规划新疆区域发展——专访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肖金成
   广袤空间下,新疆应循“大分散、小集中”思路规划开发格局;突破市场制约,应以开拓南亚大市场与发展内部市场并重
  《中国投资》:从空间规划的角度来看,您认为对于新疆这样一个广阔区域来说,规划思路应该是怎样的?
  肖金成:从空间规划来看,新疆区域规划的思路应该是“大分散、小集中”。什么是大分散,新疆的土地面积166万平方公里,城市分布在166万平方公里范围内,不可能只集中发展天山北坡区域,新疆又是绿洲经济,哪里有水哪里才能发展产业,才能发展城市,这是分散的。同时居民也是分散的,从产业发展的角度,从服务居民的角度,城市也应该是分散的,不能太集中,这是属于大分散。
  什么是小集中呢?分两个层次,一个层次就是可以向条件好的地区如天山北坡集中,这里的条件、环境都不错,基础也很好,可以形成城市群,所以产业要尽可能地向天山北坡集中,把天山北坡作为产业发展的重点,很多产业要在这里聚集。第二个层次就是城市数量不能太多,在天山北坡城市群之外要集中发展规模比较大的区域性中心城市,比如像库尔勒、阿克苏、喀什、哈密、和田、塔城、伊宁、霍尔果斯等。一个城市要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产业体系,城市规模大配套能力就强;城市规模大市场也比较大,产业尤其是服务业就能发展起来,城市规模大,服务业才能赚钱。所以要发展规模比较大的城市。这就是“大分散、小集中”的空间布局思路。
  当然也必须考虑到制约因素,主要是水资源制约。新疆的水资源有限,能支撑的产业和人口是有限的,因此要根据水资源来考虑产业和城市的规划。不是说“大分散、小集中”就能无限地集中,在新疆发展规模非常大的城市也不现实,必须要考虑水的供给。当然,可以远距离调水,但是调水是有成本的,因此规划要考虑尽量哪里有水就在哪里发展。
  《中国投资》:根据这个思路,您认为新疆有哪些具有发展潜力的城市?
  肖金成:我是主张在伊宁和霍尔果斯发展产业、发展城市的。他们都有比较好的资源和区位优势,有条件发展产业和城市。
  我一直推霍尔果斯,地处中哈边界,目前是一个口岸,发展跨国贸易有很多优势。首先环境比较好,适宜居住,是集中人口的一个非常好的地方。它还有丰富的水资源和煤炭资源,农产品丰富,发展产业有很好的条件。交通也很方便,从精河有条铁路通霍尔果斯,从霍尔果斯再往西也规划了一条国际铁路,称为新亚欧大陆桥,可以通到荷兰的鹿特丹。但霍尔果斯只是一个口岸,长期以来不受重视,人口比较少,产业也比较少,基础设施很薄弱。伊宁市也不错,伊犁河就在旁边,有丰富的水资源,但离边境有70多公里。
  另外还有喀什。喀什从条件上讲距离南亚比较近,离巴基斯坦较近,另外,环境不错,是个非常漂亮的绿洲,农产品很丰富,最重要的一点是水资源有保证。喀什旁边还有阿图什、图木舒克两个小城市,这3个市离得很近,有融合的趋势。
  突破市场制约
  《中国投资》:发挥新疆的区位优势需要突破哪些制约因素?在规划中应注意哪些问题?
  肖金成:新疆的区位优势是毗邻中亚、南亚和欧洲,西边是中亚,南边是南亚,毗邻巴基斯坦,过了巴基斯坦就是印度,过了中亚就是欧洲,往北就是俄罗斯,这就是它的区位优势。
  但发挥区位优势也受到几个方面的限制,一个是交通问题,亚欧大陆桥通了,但是火车很难通过,一个是火车的轨道,他们是宽轨,我们是准轨,所以火车到那边以后就要换车或者换火车底盘,这是很大的障碍,中亚几个国家局势不是很稳定,铁路还不是很畅通,这是一个制约。
  第二个制约是新疆目前的产业尚不能满足欧洲、中亚、南亚市场的需求,难以提供大量的、物美价廉的产品,不能交换就难以成为优势。一个区域开放要提供产品,欧洲需要日用品,从新疆运到欧洲成本相对较低,但是新疆轻工业并不是很发达,生产不出他们需要的物品,中亚需要轻工产品,巴基斯坦和印度需要的也大都是轻工制品,这是一个机遇,将来东部沿海地区的产业到新疆发展有可能就是轻工业和农产品加工业,这都是中亚南亚欧洲需要的产品,这是制约因素同时也是一个机遇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第三个制约是中亚的人口较少,所以市场就比较狭小,人口少,需求就小,人口多的是南亚,巴基斯坦、印度,但是巴基斯坦不太发达,虽然人多但是消费水平低,印度发展比较快,相对需求也比较大,但是印度和我们的经贸关系不是很密切,所以这个区位优势就打折扣了,今后要化解这些制约因素,比如生产欧洲需要的产品,密切与印度的经贸关系,还有就是通过外交途径使新亚欧大陆桥更畅通,这些都是可以化解的,未来发挥区位优势就要化解这些问题。
  实际上,新疆最大的优势就是面向南亚大市场,这个关系就像我们改革开放之初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与中国的贸易,中国一开放,大量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就到了中国,实际上他们看中的就是中国巨大的市场,当时中国很穷但是人口多,市场大,具有发展潜力,巴基斯坦、印度发展不断加快,消费水平在提高,所以未来新疆还是要不断拓宽中亚、南亚、欧洲的市场,这样才能使区位优势得到发挥。
  当然我国中部地区也有很大的市场需求,这也是一个方向,不过中部、东部地区的生产能力本身还是很强的,如果面向中部市场会面临激烈的竞争,新疆的优势并不大;新疆的资源优势要克服物流成本因素,如果考虑物流成本那么新疆的资源优势就要打折扣,如煤炭资源,内蒙古、宁夏、甘肃和山西的煤炭资源都非常丰富,距离中东部都比新疆近。所以不要过度渲染新疆的资源优势,如果不在当地做深加工,最好不要开发当地资源。
  对于新疆来说,现在是两难处境,中亚、南亚市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开拓的,需要时间,所以加工业企业不愿意贸然行进,而且当地劳动力不是很丰富,当然可以从中部、西部其他地区转移过去,劳动力不是很大的制约因素,因为收入水平提高的话,到东部和到新疆都是一样的,关键是生产出产品往哪里销,市场是最大的困境。所以资源型产业就是很多投资者的选择,开采资源运到东部去,实际上是和陕北、内蒙的资源市场进行竞争。
  《中国投资》:新疆劳动力的紧缺是否也是产业发展的制约?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肖金成:从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来看,新疆需要更多的劳动者,因为地区发展离不开劳动力,没有劳动力产业很难发展。
  新疆的幅员面积太大,市场狭小,产业就发展不起来,生产产品主要靠外销,但外销是不稳定的,成本也很高。相对而言,内销市场比较稳定,因为不管是中国的企业还是外国企业,生产出产品然后漂洋过海运出去,其销售风险很大,如果这里有几千万人口,生产的产品就地销售,企业的市场就很稳定,而市场稳定是企业投资的一个最重要因素,这是企业发展壮大的基本条件。
  新疆人口的增长第一是满足劳动力需求,第二是满足市场需求,经济发展先有内循环,才能发展,我们说的向西开放是外循环,外循环是优势,但是基础是内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