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区域纵览 > 区域经济
区域经济

基础理论的创新与商域经济学的创建时间: 2019-03-15信息来源: 《区域经济评论》2019年第1期 作者:钱 津 责编:qgy 晓力


摘 要:在现代经济学缺少科学研究基点的前提下,金碚教授提出建立新的商域经济学是对现代经济学研究的重要推进和拓展。而创建商域经济学除了必须建立在科学的研究基点之上,还需要将存在逻辑断点问题的经济人假设理论的创新以及产权理论和效用理论的创新相配合。金碚教授在创建商域经济学中提出了文明型式范畴,是一种经济学的新认识,非常具有学理意义,应当引起学界的高度重视。同时,创建商域经济学这一新的经济学分支学科,对于现代经济的推进与发展和现代经济学研究的深入与拓展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商域经济学;研究基点;理论创新;文明型式

中图分类号:F061.5  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2095-5766201901-0033-07 收稿日期:2018-11-09

作者简介:钱津,男,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北京 100836)。

 


经济学是一个学科门类,包括诸多的分支学科。正是由于存在各个不同的分支学科,才构成了经济学学科的大家族。因而,无论是对哪一个分支学科的研究,都是对经济学的研究;无论是哪一个新的分支学科的建立,都是对经济学学科建设的推进与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金碚教授提出建立新的商域经济学(见金碚:《关于开拓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研究的思考》,载《区域经济评论》2018年第5期,以下文中标示的金碚教授的相关阐述均出自该文),无疑是对现代经济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拓展。本文拟就此联系现代经济学研究做一些基础认识方面的理论探讨。


一、缺少科学研究基点的现代经济学

金碚教授提出建立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学术思考及体系构想,前提是确定已有的经济学在表面完美的形式逻辑外观下存在着内在逻辑缺陷,也就是说,现代经济学存在“阿基里斯之踵”。因此,本文对于创建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认识,也从对现代经济学存在的逻辑缺陷讲起。

究竟现代经济学的“阿基里斯之踵”在哪里呢?金碚教授就经济学底层逻辑的假定和推论讲了五点:一是人总是从事有目的的活动,由此构成“目的”假定。二是既然人具有目的性,那么人的行为目的一定就是追求个人效用最大化,即人是自私的,这形成人性“自私”假定。三是从自私假定推论,进一步假定人都是有理性利己的,这就构成了理性的“经济人”假定。四是企业也一定是以利润最大化为唯一目标,即企业也是“经济人”,而且比自然人的经济人更具有理性。这就是“利润最大化”假定。五是从经济人和利润最大化假定推论,完全的自由市场竞争可以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的“一般均衡”,至少在趋势上是如此。这一般称为“新古典经济学”假定。

金碚教授认为:经济学的研究者经过深入思考就不难发现,上述五个假定的每一步推论都是相当勉强的,甚至是很武断的。因而可以看到,经济学的抽象体系中实际上存在明显的逻辑断点,导致抽象的经济理性同现实世界间的明显不相符。

金碚教授对于经济人假设的分析是相当深刻的。根据金碚教授的这一分析,经济学研究者都必须承认现有的经济学体系中实际上存在着逻辑断点。正是由于存在这样的逻辑断点,现有的经济学体系很难满足科学性的要求。因此,在当今时代,推进现代经济学研究的创新发展或创建新的经济学分支学科,都必须认真地解决现有的经济学不科学的经济人假设造成的逻辑断点问题。但是,逻辑断点毕竟还是一个由于研究的前提假设不正确造成的问题,更为重要的问题是,经济学作为社会科学的最基础学科,其研究的基点不能从假设范畴出发,而必须从真实的科学范畴出发,即必须系好第一个扣子。事实上,自经济学学科创立以来就一直没有系好这第一个扣子,也就是说,迄今为止,经济学的研究始终没有能够建立在科学范畴的基点之上。对于经济学的研究来讲,这是最为严重的问题。在此,结合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创建,有必要再次重申和强调现代经济学缺少科学的研究基点问题。这是一个几百年来一直忽略的基础问题,也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极为关键的问题。

20世纪以后的经济学研究没有搞清楚到底应该以什么范畴作为经济学的科学研究基点。学习过现代经济学的人都知道,20世纪以后的经济学体系是以效用范畴为学科基点的。效用表示一种人的主观“满足”,效用范畴就是指人们消费商品享受到的满足感。这样效用范畴被界定为消费者纯主观心理感受的主观性范畴。而且,长期以来缺少对于这种主观性范畴界定的批判。事实上,当效用被解释成一种满足感时,经济学的研究就已经偏离科学认识的轨道了。不光是效用范畴,任何将经济学的基础范畴解释为主观性范畴的企图,都必定将经济学的研究引入歧途。因为经济学是一门研究人类客观经济生活实际的社会科学学科,不是研究人们主观心理的学科。经济学的研究基点不能是人们主观心理感受。这一基点应当是经济学研究的最为基础的范畴,同时也应是经济学有机整体构成的最基本的细胞。即使对于效用不做主观心理的解释,效用也是不能成为经济学的基点范畴的,因为效用指的是商品的有用性,而商品是用于交换的劳动成果。比效用更为基础的范畴应是劳动。显然,20世纪以后的经济学研究在这方面是趋于迷失的。

从历史来看,19世纪经济学的研究就一直是缺少科学基点的。现在人们已经可以客观地认定,劳动范畴应当是经济学研究最为基础的范畴,是经济学有机整体构成的最基本的细胞。不论是经济学研究的哪一领域,实际都是人类劳动的领域;不论是经济学研究的哪一分支学科,实际都是对于劳动范畴研究的延伸或细化。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对于人类劳动范畴作了一个高度概括性的定义式的阐述:“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①“这一认识表明,劳动是一种过程,凡是劳动都必定有一个过程,不论过程的长短,都是一定要有过程的,即劳动等同于劳动过程;劳动的过程是人与自然之间的过程,不能没有作为劳动主体的人,也不能没有作为劳动客体的自然(包括人化自然和人的自然化),劳动必定是劳动主体与劳动客体的统一,任何劳动(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都是具有整体性的,即都是劳动主体和劳动客体统一发挥劳动整体作用,任何劳动成果都是在劳动整体作用下取得的;劳动的过程是以作为劳动主体的人实施的有目的的过程,这种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一种劳动主体与劳动客体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所以,这一过程既离不开劳动主体的主导,也离不开劳动客体的作用,这种物质变换的过程就是创造劳动成果的过程。”②这也就是说,科学的劳动范畴必须是具有整体性的,必须是包含着劳动主体与劳动客体的统一,即必须是反映为人与自然的交流过程。劳动是人的本质,是人类生存的依靠,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在21世纪,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现代经济学的创新包括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创建,都必须以马克思界定的具有整体性的科学的劳动范畴为研究基点。


二、新学科创建需要的基础理论创新

金碚教授认为,商域经济学是研究不同商域中的经济关系和经济行为的学科。因而,商域经济学这一新学科的创建必然涉及经济学基础理论的创新。事实上,商域经济学就是专门研究不同区域内商业劳动整体的经济学。对商业劳动的理性认识就是一种经济学的认识。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创建不仅要深入研究商业劳动,而且必须以科学的劳动范畴为研究基点。

金碚教授对于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创建需要解决的逻辑断点问题,实际上涉及经济学基础理论的经济人假设理论的创新,除此之外,创建商域经济学,在经济学基础理论方面,至少还需要有产权理论和效用理论的创新相配合。

经济人假设是经济学研究的重要基础。被誉为经济人之父的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发表于1776年的著作《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最早阐述了经济学研究的经济人假说思想。但长期以来,关于经济人假设在经济学界存在较大的争议。“不同时代的学者围绕经济人展开了旷日持久的争论,特别是近年来行为经济学和实验经济学对主流经济学的经济人假说提出了许多不利的证据,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传统经济学模型中100%自私的假设并不为现实的经济现象所支持,在现实生活中,利他主义、社会意识、公正追求等品质和观念是广泛存在的。”③关于这一点,即经济人假设引起的逻辑断点,金碚教授在关于创建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思考之中给予了更为详尽的分析。

就此而言,最重要的问题在于,原有的经济人“其假说描述的都是经济人的个体行为,而从未涉及经济人的社会性。经典的解释是,虽然每个经济人既不打算促进公共利益,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程度上促进公共利益,但每个经济人追求自己的利益,往往使他能比在真正出于本意的情况下更有效地促进社会的利益。这样的经典解释实质是一种逻辑的歪曲。事实上,人是具有社会性的,或者说,人是靠社会群体的存在而保持自身生命延续的,从有猿人时起,就有人类社会,人类社会的存在与人的存在是具有同等意义的。每个人只具有个人理性,每个经济人也只具有个人理性,个人理性是驱使、调整、控制个人行为包括个人经济行为的理性;而社会的存在与发展是要依赖于社会理性的,这是维护和增进社会利益的理性,在人类社会的经济生活中,同样存在着这种社会理性。正是由于存在社会理性,有关社会整体延续的利益才能够得以保护,以此为存在前提的个人利益才能够真实地归属于个人。以为个人理性可以自发地维护和增进社会利益,不是幼稚,而是逻辑不通。在这样的逻辑缺失下,直至今日,经济学研究中的经济人概括,只有个体经济人,没有社会经济人,人的真实的社会性被偷换成由个人利益集成的虚假的理想性”④。所以,新时代的经济人假设理论的创新在于增加社会经济人假设。社会经济人假设应成为现代经济学研究尤其是宏观经济学研究重要的理论前提和基础,也应是商域经济学创建的重要的理论逻辑起点之一。

产权理论是现代经济学的重要理论,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创建同样需要产权理论的创新给予支持。产权是不同于所有权的现代经济学范畴。对于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创建来说,产权理论的创新在于确定了行业产权的存在。“产权是利益权,行业产权就是维护行业利益的权力。行业不同于企业,并不是归属谁所有的,但是,有行业利益的存在,就有行业产权的存在。行业产权代表了行业的整体利益存在。这种产权是具有集合性的公共产权,不是可以分散给行业内的各个企业的,而是相对于行业的存在而存在的。根据行业的市场分类,相应有不同行业类别的行业产权。”⑤这包括垄断性行业的行业产权、寡头垄断行业的行业产权、竞争性行业的行业产权。与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创建相对应的是竞争性行业的行业产权。商域经济中的企业一般都属于竞争性企业。竞争性企业的过度竞争有可能造成整个商业行业的严重亏损,使商业行业处于弱势行业之中。例如,有的商业企业的商品售价接近进价,甚至可能低于进价,这样就会使整个行业处于毫无发展后劲的状态。这种情况的出现,就表明在这些行业,行业产权尚未发挥应有的维护行业利益的作用。所以,在繁荣发展的现代市场经济中,尤其是在具有竞争性的商业领域,必须充分发挥相关行业协会和政府相关部门的行业管理作用,有效遏制商业企业之间的过度竞争,将行业产权很好地运作起来,将行业产权对于行业保护的作用很好地发挥出来。

效用理论是经济学的基础理论之一。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创建需要高度重视效用理论的创新。当今,“在进一步深入的效用理论研究中,我们还需要划分中间效用与终点效用的不同。通过对这一对效用范畴的划分,可准确地揭示现代市场经济中出现的虚假繁荣的经济机理。我们认为,在现代经济生活中,与终点效用不同的中间效用的膨胀将会引起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而对此经济学原本是缺乏理论认识的。未来的社会实践必将证明,对于如何控制中间效用总量和如何优化中间效用结构,将是走向科学的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作为表现人类劳动成果作用一般化的经济学范畴,根据能否提供最终的社会消费,效用分为终点效用与中间效用。终点效用是指最终供人们生活消费和生产消费的效用。中间效用是指不属于最终供人们生活消费和生产消费的效用,是只能起到帮助人们实现终点效用消费作用的劳动成果效用。”⑥

对于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创建来说,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商业劳动是创造中间效用的劳动,商业是创造中间效用的行业。现代经济学不能笼统地讲追求效用最大化,而只能是讲追求终点效用最大化,对于中间效用不能追求最大化,只能讲适度性,即不能多也不能少。因此,社会对于商业劳动的配置,不能过多,也不能过少,而应均匀分布。“由于存在专门的商业劳动,市场上的供求关系,即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就被商业劳动的存在所阻隔。这就是说,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不再是一对一的供求关系,而变成了商业劳动与生产者之间存在的供求关系和商业劳动与消费者之间存在的供求关系。如果这由一个供求关系分成的两个供求关系之间没有矛盾,即商业劳动做到了对于这由一个供求关系分成的两个供求关系的把握准确,那就没有什么市场问题;而倘若把握的不准确,那就可能造成在商业环节积压商品或供不应求,即造成流通环节的市场问题。从商业劳动发展的历史来看,这样的问题是屡屡出现过的,而且商业劳动的流通环节越多,越容易发生这样的问题。这也就是说,历史表明,无论是在传统的市场经济条件下,还是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商业性购买与消费者购买是有区别的,商业性购买不一定能够代表真实的消费者购买,可能商业性购买不一定能够传递出准确的市场需求信号,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误导生产者。这就是商业劳动中间效用创造中存在的问题,也就是商业劳动中间效用创造中必须极力避免的问题。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在新时代,商业劳动面对的市场关系更加复杂化了,商业劳动的存在形式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就要求适合新的时代新的需要不断地提高商业劳动创造中间效用的水平。至于商业劳动创造的是中间效用,而不是终点效用,这是从古至今不变的。”⑦


三、对商域经济文明型式的学理分析

金碚教授在创建商域经济学新学科之中提出了文明型式范畴,这是一种经济学的新认识,非常具有学理意义,应当引起学界的高度重视。下面,对此经济学意义上的文明型式作一初步的分析。

按照金碚教授的界定,文明型式构成有三个主要因素,分别是经济理性、价值文化和制度形态。因此,在某个区域内只要是这三个因素中的一个因素与其他区域不同,其他两个因素与其他区域的同类因素相同,也会构成不同于其他区域的文明型式。或者说,在某个区域内只要是这三个因素中的一个因素发生了变化,其他两个因素没有同时发生变化,也会使该区域的文明型式发生变化。而如果三个因素都同时发生变化,那显然文明型式的变化将是较为剧烈的。问题在于,这三个因素同时发生变化的情况不是多见的,更多的时候,价值文化是不会轻易发生变化的,而制度形态在法理相同的国度内是一致的,不是可以随意变动的,即一般是一国一制决定的,或是特殊的一国两制决定的,一旦决定了的制度形态是不会随着市场的行情变化的,即使是市场化的改革也并不会触及根本的制度形态的变化。所以,对于文明型式的分析,可以根据三个因素的自身变化或不变化的实际情况作出基本的认识。

经济理性分为消费者的经济理性与商家的经济理性。而且,不论是消费者的经济理性,还是商家的经济理性,都是可以提高的,也就是说是可以变化的。一般说,在某区域内消费者的经济理性与商家的经济理性都不是较高的情况下,该区域的文明型式中的价值文化和制度形态在既定的状态下与经济理性的互动交融不会产生强烈的效果,即使该区域的价值文化和制度形态具有一定的丰富性、复杂性和多元性。其文明型式将必然驱使该区域的消费者的经济理性和商家的经济理性提高。而不论是区域内消费者的经济理性提高,还是商家的经济理性提高,都必然引起该区域的文明型式向好的方面发生变化。这就是说,文明型式与经济理性是互动的,文明型式可以促进经济理性的提高,经济理性的提高又可以反过来推动文明型式更好地变化。这里讲到的经济理性就不是假设的经济人的理性,而是实实在在的某区域的消费者和商家的经济理性,这种经济理性既包含有消费者对于市场需求的理性认识,又包含有商家对于自身经营方式方法以及具体经营内容的理性认识,消费者会渐渐地从对市场的某些不恰当的认识中走出来,商家也会不断地提高自身的经营水平。这既是消费者和商家实际的经济理性与本区域价值文化及制度形态互动交融的结果,也是消费者和商家在市场的约束下获得自身认识提高的表现。

价值文化是既定的。价值文化是社会历史的积累,不是任何人能够随意改变的。各个区域都必然有本区域特定的价值文化。文化是根据人类的劳动能力而产生的,价值文化是对文化主流的肯定和普及。商业必然要受到价值文化的影响和左右。北方地区与南方地区就有着不同的价值文化,各个少数民族地区也都有着各自不同的民族价值文化。在一般情况下,人们都知道价值文化对于商业运营与发展的导向作用,只是在创建商域经济学中,金碚教授将其纳入文明型式的框架之内,这就具有了经济学研究的意义。这表明价值文化对于商业经济是一种底蕴,有什么样的价值文化,就有什么样的商业发展。研究商业必须要研究当地的价值文化。从价值文化之中,能够找到各地商业经济存在与发展的特色之源,特别是能够找到各地商业领军人物的思想之本。毕竟,价值文化体现在商业企业之中,主要是表现为商业企业的领导人的思想文化价值观。价值文化与经济理性的互动交融也主要表现在滋养商业企业领导人的价值文化与这些企业领导人的经济理性的互动交融中。在各地,同样的价值文化存在,而商业企业却都略有不同,就是因为各个商业企业的领导人的经济理性不同。所以,按照地域来考察,可能会有各个地方的影响商业经济的价值文化的区别;而按照企业来考察,可能还会有不同的经济理性的商业企业在同等的价值文化影响下的区别。商域经济学文明型式的提出拓展了现代商业经济研究的深度和文化研究的高度。

制度形态一般是不变的。在同样的制度形态下,各个区域的商业经济可以保持长久的发展。可以说,对于制度的提供,不是商业经济能够决定的。不论是什么样的制度形态,商业经济只能是接受和适应。这要求商业经济的领军人物具有聪慧的头脑,能够使不由自己决定的制度为自己的事业发展所使用。制度形态是要与价值文化和人们的经济理性互动交融的,但不是制度形态去迁就价值文化和人们的经济理性,而是价值文化和人们的经济理性必须接受制度形态的约束。经济学的研究只能是分析各种制度形态的不同及其产生的不同影响。同样,经济学的研究也不能左右制度形态的既定构成及其作用。只是,商域经济学的创建,文明型式的提出,可以使经济学的研究更加明确制度的约束性,可以使商业企业的管理者更加明确适应制度形态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特别是,经过文明型式的概括和提示,商业企业的管理者尤其是主要领导人需要清楚地意识到自身的经济理性受一定的制度形态约束,如果不懂得自觉地接受制度形态的约束,那就不是作为企业领导者所应该具有的经济理性了,而只能是经济不理性了。而一旦经济不理性,那么,即使有再好的价值文化辅佐也都无济于事。所以,在文明型式下,必须保持高度的经济理性,必须自觉地服从既定制度形态的约束。


四、商域经济学创建的经济学意义

在中国明清两代几百年间,曾经出版过大量的商书。所谓的商书,就是以商界人士阐述商业规范、商业经营理念、商业道德、经商技巧、从商经验以及介绍商品知识和商业行业特点为主要内容的著作。其中著名的有:吴春宇的《士商类要》、吴中孚的《商贾便览》等。这些商书的共同特点,就是联系当时的社会文化来分析商业经济机理。这对于中国近代商业的发展无疑起到了重要的推进作用。而在21世纪,在中国成功地改革开放40年之际,金碚教授提出创建商域经济学这一新的经济学分支学科,对于现代经济发展和现代经济学研究都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

首先,创建商域经济学,明确提出逻辑断点问题,并以新学科的创建弥合逻辑断点,是对经济学学科研究的重大理论推进。金碚教授认为,在完美的形式逻辑外观下,经济学也有其内在逻辑缺陷,不仅在逻辑推演中过度依赖于“假定”条件,而且有的假定是脱离现实甚至无视真实的,为了贯彻工具理性而往往丢失本真价值理性。也就是说,经济学作为以演绎逻辑为主线的推理表达体系,实际上是存在“逻辑断点”的。而经济实践中所做的各种努力实际上都是在承认这一思维起点或参照系的基础上,尽可能实现经济学逻辑断点的衔接,从而使现实经济顺畅运行。对此,金碚教授指出:实践者们时时面对和必须努力弥合两个无法回避的悖论:一是经济学悖论。经济学假定人与人、企业与企业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他们的决策方式同样遵循经济学所论证的以自利性为前提的“最优决策”原则。但是在现实中,却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企业,企业本性在于“创新”,创新的实质是“与众不同”。“与众不同”与“最优决策”的理性要求如何实现逻辑自洽?二是管理悖论。即个人(自然人)经济人与企业(法人)经济人的自利,难以同时为真。管理学力图以各种“激励相容”制度安排或科层组织的“命令控制”方式设想,来应对悖论挑战。现实经济中的管理者则运用各种具有特定价值文化特点的方式来弥合悖论,使相互冲突的目标可以相容。金碚教授阐明:从这里出发,我们就走进了商域经济学及域境商学的研究领域。从根本上说,最重要的就是必须依靠各种“价值文化”因素和手段(价值文化可以体现为各种正式或非正式的制度,显性或隐性人际交往关系),以弥合经济学抽象逻辑之断点。因此,金碚教授提出的商域经济学的创建,既揭示了传统经济学存在的逻辑断点问题,又通过创建商域经济学找到解决逻辑断点问题的办法,这是对于现代经济学学科研究的重大理论贡献。

其次,创建商域经济学,明确提出文明型式范畴,并以此作为新学科的创建逻辑起点,是对经济学的研究范围和认识深度的积极开拓。金碚教授指出,文明型式是商域经济学的学理基础和学术逻辑的出发点。而商域经济学中提出的文明型式就是对于特定商业区域的经济理性、价值文化(及其体现的社会道德)和制度形态特质的融合概括,即经济理性和一定的价值文化及制度形态互动交融表现为各商域的文明型式。金碚教授认为:文明型式是商域经济学最基本的学术特性。商域经济学假定商业活动受经济理性、价值文化和制度形态三方面因素的决定和影响,经济理性的逻辑具有内在一致性和抽象性,而价值文化和制度形态则具有丰富性、复杂性和多元性。因此,商域经济学既具有逻辑严谨性,也具有内容丰富性,不再是“一门沉闷的科学”。卓越的企业和企业家,既遵循经济理性,又适应域境条件,弘扬价值文化,并在此基础上进行重大创新,以独特的商业思想,成就商业业绩。而所谓商业思想,其实质就是:在一定商域中进行商业活动的思维逻辑和创新想象,从学理上说,就是以独特方式解决或弥合体现为经济学悖论与管理悖论的经济学逻辑断点。因而,商域经济学中的文明型式范畴的提出,既扩大了经济学的研究范围,将经济学的研究引向了价值文化领域;又开拓了经济学研究新的深度,将制度形态的特质纳入了经济学研究的考察视角之内。这是与传统经济学的研究截然不同的。传统经济学只是就经济说经济,不考虑价值文化之类的事情。而且,传统经济学对于制度形态的研究也并没有与价值文化相联系,缺少必要的深度。由此而言,商域经济学的文明型式范畴的提出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不仅加深了学术认识,而且树立了新的学术研究样板。这就是说,今后,文明型式这一范畴不会仅用于商域经济学,在未来的工业经济、农业经济、运输经济、国防经济、区域经济、技术经济等领域的经济学研究,都能够使用文明型式范畴。

再次,创建商域经济学,明确提出进行市场经济条件下新的商业经济研究,创建一个现代经济学新的分支学科,是对现代经济学的学科体系建设的重要拓展。金碚教授认为,商域经济学和域境商学都是体系开放、具有极大拓展空间的学科,并与其他相关学科发生着相当密切的联系,可以形成跨学科和协同性的研究课题,也可以形成若干分支学科,进行多方向的学术开拓。商域经济学和域境商学的研究成果可以渗透于经济学和商学各学科及各分支学科中,体现出它既具有基础理论性,又具有专业应用性的突出特点,也对其研究者提出了既要具备理论思维的深刻性,也要有分析现实的洞察力的要求。因此,商域经济学和域境商学需要有庞大的研究团队,具有不同学术专长的学者和研究者,在各个相关学术领域,从不同的学术视角,多方位地进行研究探索,也需要更多经验丰富的实践者的积极参与。金碚教授强调指出,商业实践是产生商业思想的主战场,中国改革开放40年,在市场经济中摸爬滚打数十年的中国企业家们,对于商业思想在商业活动中的决定性意义更有切身感受,将他们的所思、所言、所行,记录升华,可以形成中国商业思想研究的宝贵财富。所以,商域经济学研究和学科建设特别需要更多具有丰富实践经验和深切感悟的企业家们的参与。他们对于各商域中的经济理性张扬和文明型式特质及其演化过程,曾经亲力亲为,耳闻目睹,成败得失,铭记于心。经历沧桑变迁的企业家们,可以自己一生从业经商的“酸甜苦辣”中感悟,现身说法,为商域经济学的建立和发展做出特殊的贡献。因而,商域经济学的创建决不同于传统的商业经济学,这是在中国市场化改革中涌现的一门经济学的分支学科,虽然同是针对商业领域的经济学研究,但是,商域经济学的研究从思维方式到研究方法都是与以往的商业经济研究不同的。特别是,商域经济学提出了“主类商域”与“特殊商域”的概念区分,更是具有极为丰富的研究内容的。所以,商域经济学的创建将是对于现代经济学学科体系建设的一个重要拓展,具有推进现代经济学学科发展的重要意义。总之,商域经济学必将成为现代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的分支学科。正如金碚教授所说的,商业经济学和域境商学是一个发展前景非常广阔的研究领域,不仅可以从经济学的基础理论层面和学术体系的底层逻辑上进行深入研究,形成具有范式革命性质的突破性研究成果,而且可以从现实经济的各个方面进行多视角观察分析,形成内容丰富的新颖性研究成果。&

 

注释

①  克思:《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0年,第201202页。②钱津:《论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基点》,《中州学刊》2016年第4期。③邓春玲:《试析影响“经济人”行为的因素》,福州:《全国“经济人假说”专题研讨会论文》,2005年。④钱津:《论社会经济人》,《贵州财经学院学报》2007年第5期。⑤张胜荣、钱津:《论行业产权的存在与运作》,《经济学家》2009年第10期。⑥钱津:《论效用与中间效用》,《学习与探索》2007年第5期。⑦钱津:《中间效用理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第104页。

The Innovation of Basic Theory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Business Economics

Qian Jin

Abstract: On the premise that modern economics lacks scientific research basis, the establishment of new business economics that Professor Jinbei proposed is an important promotion and expansion of modern economics research. Except for must be based on scientific research, the establishment of business economics also need the combination of the innovation of the hypothesis of economic man with logical breakpoints and the innovation of property rights theory and utility theory. The category of civilization type Professor Jinbei put forward in the establishment of business economics,  is a new understanding of economics and has great theoretical significance and should be highly valued by the academic circles. At the same time, the establishment of business economics, a new branch of economics,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the promotion and development of modern economy and the deepening and expansion of modern economic research.

Key Words: Business Economics; Research Foundation Point; Theoretical Innovation; Civilization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