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区域纵览 > 区域经济
区域经济

关于商域经济学的理论架构问题时间: 2019-03-15信息来源:《区域经济评论》2019年第1期 作者:张 占 仓 责编:qgy 晓力


摘 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面对盛世创文明的历史责任,金碚先生提出“关于开拓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研究”的重大命题,为经济学创新发展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口。金碚先生以深厚的经济学理论功底,站位学科前沿,对商域经济学的科学定义、学科性质、研究对象、学术支持架构、逻辑起点等作出了系统阐述,为我们进一步开展相关研究指出了明确的方向。金碚先生认为现有经济学理论中存在“逻辑断点”,期望在尊重经济学理论中经济理性的基础上,通过区域价值文化的滋润进行科学弥合的哲学思考,这成为经济学开始讲文化的标志,值得高度重视。同时,我们根据研究实践与理论认知,对商域经济学的科学内涵、理论逻辑的独特之处、研究对象、学科性质、商域分类等提出进一步的意见和建议,真诚地请教于金碚先生,也供学术界进一步研讨。

关键词:商域经济学;商域;商域分类;经济理性;区域经济

中图分类号:F061.5  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2095-5766201901-0040-07 收稿日期:2018-11-30

 作者简介:张占仓,男,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河南省人民政府参事(郑州 450002)。


新时代孕育新思想。金碚先生“关于开拓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研究的思考”①,站位经济学发展的学科前沿,紧密结合经济学发展的理论内核,充分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开放包容的精华,从科学理性的战略高度,为经济学研究提出了一项崭新的历史任务,是经济学创新发展新思想的一次跨越,值得我们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视角,认真学习并进行深度理解与系统研究。


一、关于商域经济学的科学内涵

金碚先生提出:“商域是指具有一定价值文化特征和特定制度形态规则的商业活动区域或领域。商域经济学是研究不同商域中的经济关系和经济行为的学科。而域境则是指一定商域内的自然地理和经济社会境况,一定域境中存在的人群总是具有一定的价值文化特质,也可称为域境文化或商域文化。”②这种界定与定义,理论逻辑严密,具有比较明确的理论与应用相结合的导向,将为经济学开辟新研究领域构筑科学概念意义上的基石,引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创新研究思路与研究方法,在充分融入区域文化或领域文化的基础上,让经济学研究与社会现实的结合更加紧密,为从理论上破解经济学理论研究的规范性与社会现实经济问题的复杂性不相容的历史难题,寻求科学可行的途径。

我们都知道,现代经济学曾被誉为社会科学“皇冠上的明珠”,是因为学术圈一直认为它的理论体系具有严密的逻辑一致性。所谓逻辑一致性,前提是只要承认它的一系列“假设”,就可以针对一个具体问题运用演绎逻辑方法十分严谨地推论出由整个学术话语体系支撑的比较明确的研究结论。也就是说,经济学知识体系具有难以挑剔的科学理性特性,只要假定“其他条件不变”,其推论结果可以说确信无疑。但是,在社会现实生活中,针对一个具体的经济学问题,要连续满足一系列相互具有逻辑关系“假设”条件的事件其实并不多见。所以,现有的经济学理论光环,真正面对活生生的现实经济难题,特别是日益复杂的经济发展面临的不确定性走势,往往显得力不从心,甚至出现比较苍白的实际困局。这种现实的尴尬表明,传统经济学作为以演绎逻辑为主线的推理表达知识体系,实际上确实存在理论上的“逻辑断点”。只要其若干假设中有部分内容不能满足,就无法系统地完成其理论逻辑分析过程。那么,怎么样让这种“逻辑断点”不断?按照我们的理解,金碚先生提出的商域经济学,就是让断点之间融入区域价值文化或领域文化的雨露,通过这种地域性文化或领域性文化的滋润,弥合断点之间的距离,激发断点之间的相互联系,推动各相关经济要素相互适应,最终形成更多的、相互融合的“逻辑关系”,克服现在存在的“逻辑断点”。

在现实生活中,以文化为媒介,激发个体之间发生联系的事实比比皆是。比如,远在跨国飞行的飞机上,本来并不认识的两个人,应该说相互之间没有联系。可是,当其中一人主动与对方交流,并得到对方回应时,一句乡音,一句方言,一句专业术语,就可能会激发两个人或周边更多人迅速发生相互之间的联系,共同进入和谐的交流融合状态。这种文化现象的背后,就是金碚先生讲的地域价值文化或领域文化的魅力所在。因此,各经济要素加上特殊价值文化的滋润,往往可以产生相互之间逻辑关系层面的密切联系,这就是商域经济学科学内涵的最独特之处。

文化,之所以能够以文化人,以文化物,以文化事,就在于文化本身对社会现实具有非常强大的黏合作用,其实这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积累的精神财富与物质财富对当代人类社会进一步发展与进步的推动作用。正是因为人类社会进步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传统文化,并转变为以价值观形态表现出来的地域或领域文化现象,才形成了全球各地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和文明形态的复杂性,并通过文明互鉴、包容发展、交流合作、共建共赢,促进了全球化,从实质上丰富了人类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③。而把这种地域或领域文化现象对不同区域或领域人类经济活动的影响上升为一种经济学理论,寻求其内在的发展变化规律,就是金碚先生提出的商域经济学本意。当然,正是从这种视角审视,商域经济学也可以说是研究一定区域基于当地价值文化基础之上的经济发展规律的学科。

我国之所以形成明显的地域经济差异,除了地域资源禀赋不同带来的差异之外,内在的重要原因,就是地域价值文化差异导致的。比如,同为沿海地区的不同区域经济发展差异至今依然非常大。以海派文化为主的长三角地区发展最为稳固,经济实力较强,在高端产业发展方面充满活力;以岭南文化为主的珠三角地区开放包容之风甚浓,开放型经济发展最为活跃,特别是深圳市由改革开放之初的小渔村,发展成为当今世界著名的高科技产业之都,确实与当地开放包容文化的支撑密切相关;而也处在沿海地区的环渤海湾地区,虽然原有经济基础比较扎实,特别是京津地区科研机构与高等院校密集,智力资源富集,但是受当地传统古都文化等影响甚深,开放型经济发展明显滞后于长三角与珠三角地区。因此,地域文化及其形成的价值观对区域经济发展影响之大,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商域经济学研究的现实性与迫切性也是确定无疑的。


二、关于商域经济学理论逻辑的独特之处

我们都知道,经济学的逻辑起点是一系列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理论假定。其中,第一个是“目的”假定,即人的行为是有目的的;第二个是“自私”假定,即人是自私的,这在经济学研究领域争议一直比较大;第三个是理性的“经济人”假定,即人是有能力进行理性计算并管理财富的;第四个是“利润最大化”假定,即作为法人的企业是以利润最大化为唯一目标的;第五个是“新古典经济学”假定,即自由市场竞争机制可以保证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这五个假定具有逻辑关系的前后联系,舍此就无法从技术分析要求上保证经济学理论上的逻辑一致性和推理演绎的自洽性。作为经济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商域经济学首先是必须符合经济学的一般原理。否则,就无法在经济学大家庭里面生存与发展。但是,之所以要独立成为商域经济学这么一种新的学科,其理论逻辑是有重要变化和创新的。其独特之处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商域经济学的理论逻辑起始于一定区域的价值文化特征对区域经济发展规律的显著影响。因为区域价值文化不同,对待区域发展重大问题的思考与选择不同,将导致不同的发展结果。即一定区域的人群在一定的历史时期考虑经济问题时是带有当地文化的价值观的。不同区域文化背景下,对同一个经济问题会从不同的逻辑起点去考虑问题,也可能做出不同的方向性选择,这必将导致发展状态与发展成效的区域差异。比如,在中国传统文化“和为贵”思想影响下,中国很多企业家在面临重大问题抉择时,一般会考虑既要把想做的事情做成,又不能够因为做这个事情,从正面树立竞争对手,以免遭遇商业领域不必要的过度竞争,这样做有利于自己企业的长期稳定发展。而在西方比较崇尚零和博弈理论的区域,企业家在面对比较激烈的竞争时,可能的选择就是彻底打败竞争对手。而这样博弈的结果,可能自己大获全胜,在新领域或区域形成垄断性优势;也可能遇到强大竞争者,两败俱伤。在国与国的经济竞争中,特别是新崛起大国与原有守成大国经济发展竞争中,历史上之所以多次出现“修昔底德陷阱”,就是因为两者都选择了零和博弈之路,结果过度消耗了国力,导致双方都逐步走向没落,没有赢家,反而为其他国家发展创造了特殊时期的特殊环境。所以,从区域文化背景出发研究区域经济发展变化规律,对认清不同区域发展的历史趋势确实有独到之处。

中国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40年的快速发展,物质生产满足程度已经比较高,而人民大众向往美好生活的本真价值层面的需求与日俱增,人们追求高质量的经济发展成为一种时代趋势。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经济社会发展进一步融入更多文化需求也水到渠成。因此,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确实为商域经济学学科建立与创新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性机遇。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大国,我们在经历了经济持续快速发展40年的积淀以后,在经济发展规律研究上进入讲文化的时代,不再只是追求工具理性,甚至为了贯彻工具理性而丢失本真价值理性④,可能是时代赋予中国经济学研究“雅起来”的标志。当然,这个“雅起来”的突破点是金碚先生以敏锐的学术思维踏着新时代的节拍给点破的。

第二,商域经济学以不同区域(或领域)文化的价值观选择不同的价值取向,承认人性的多面性。从传统经济学意义上,商域经济学承认经济学上的“自私”假定;从学科理论创新的视角看,商域经济学也承认部分地域在特殊时期部分人“事业至上”假定或“社会责任”假定等代表人性多面性的假定。这种承认人性的多面性假定,大大拓宽了经济学研究的视野,有可能是商域经济学未来理论上获得重要突破最大的潜质所在,也是其面向实际应用过程中最接地气的特点。就我们已经认识到的问题分析,一方面,有不少创业成功者,自己家庭或家族的高水平生活保障没有问题,但是在激情澎湃的青年阶段拥有干一番事业的伟大梦想,确实不是为了“自私”的需要,而是为梦想而战,持续几十年忘我奋斗,实现了自己干成大事的梦想。正是因为这些人没有私利性约束,反而心胸开阔,遇事敢于大刀阔斧,逢山开路,遇河架桥,结果把很大很难的事情干成了,把原来以为非常难办的约束突破了,创造了一个时代的靓丽业绩,成为同龄人和更年轻一代人崇拜的偶像。就其本人来说,尽管非常累,甚至还要承受非常大的创业创新压力,但是实现了自己青年时期的梦想,有事业上的满足感;对于社会来说,创造了大量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可能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商业模式,为很多人提供了就业或实现更多梦想的平台。在美国硅谷,这样的实例就非常多,这与当地创新文化激扬密切相关。

另一方面,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有一些社会责任感特别强的人士。他们确实不是出于“自私”的需要,而是有能力为社会进步与发展做出自己的特殊贡献,一直以为特殊社会群体尤其是弱势群体服务为己任,勤勤恳恳经营自己的企业,成为一种值得重视的社会文化现象。孟加拉国穆罕默德·尤努斯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针对贫困地区穷苦人家的实际,开创了无抵押小微贷款模式——格莱珉银行,被称为“穷人的银行家”,专业从事普惠金融,致力于通过金融的手段促进家庭妇女脱贫,对贫困地区社会进步贡献特别大。这种模式被全球100多个国家复制,实施成效卓著,他本人也因此获得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

第三,商域经济学在承认地域价值文化具有特殊性的基础上并不一定认可只有“利润最大化”一条路可走的假定,完全可以选择“利润适中”假定。特别是在东方文化圈,受儒家中庸思想影响比较显著的地区,历来并不认可非要“利润最大化”,把事情做到极致,而是崇尚适可而止,甚至奉行万事留余,更加讲究可持续发展。在中原地区影响甚广的“康百万”家族,之所以能够前后兴盛400多年,创造中国历史上的商业奇迹,最为重要的一个传家宝是“留余扁”表达出来的“留余文化”。该匾是康家训示家中子弟的家训匾,是儒家“财不可露尽,势不可使尽”中庸思想的集中体现。“留余匾”造型独特,形似一面展开的上凹下凸型旗帜。上凹意为:上留余于天,对得起朝廷;下凸意为:下留余于地,对得起百姓与子孙。正是这种“留余文化”,使康家在历史上坚持主动上为国家多做贡献,下对百姓和子孙万事留余,对外没有形成竞争对手,对内没有出现家族内部弟兄之间的恶性竞争,也没有遭遇改朝换代时期由于政局重大变化导致的灭顶之灾。所以,文化本身是一种价值观的表现,立足于特殊文化的思考与认识问题的方法,对包括企业在内的所有经济活动都影响很大,这也是导致某些地域在历史上一直出现成熟的企业家并促进当地经济较好发展的重要原因。

第四,商域经济学既重视“新古典经济学”假定,也重视政府对区域经济发展进行必要调控的假定。从经济发展理论分析,看不见的一只手与看得见的一只手,对区域经济发展都具有重要影响。一般情况下,在区域经济发展比较顺畅的历史条件下,更多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政府以无为而治角色出现,对区域经济长期稳定可持续发展有利。而在区域经济发展不顺畅的条件下,如果没有看得见的一只手进行市场调控,甚至导致市场失控,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进一步放大,对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负面影响非常大。从区域经济发展历史分析,最讲究自由市场竞争的美国,在经济危机时,每一次都不得不动用政府宏观调控机制。包括19291933年的经济危机导致的经济大萧条,2008年的金融危机导致的经济波动,美国政府都对宏观经济发展政策进行了重要调整,并通过政府调控促进了经济发展活力的逐步恢复。在正常发展条件下,政府通过产业政策引导高新技术产业加快发展,就是美国创造的行之有效的方法。在经济学理论领域的凯恩斯主义,或者叫宏观经济学,其实也是强调政府对经济发展的宏观调控的。

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典型的特征之一,就是既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也重视更好地发挥政府对经济发展的宏观调控作用,使看不见与看得见的两只手并用,互为补充,以利维持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大局⑤。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保持40年持续快速发展、促进综合国力大幅度提升的事实,确实与市场机制日益建立健全高度相关,但也不可否认,中国政府持续不断的宏观调控对推动和维持经济可持续发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特别是针对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及时采取得力措施,维持了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大局,中国的体制性优势表现突出。2014年,中国提出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速度调整、结构变化、动力变换,并及时调整国家战略资源配置格局,促进了中国经济稳中求进趋势的形成。所以,面对各类地区的经济发展实际,不承认通过市场配置资源有利于公平竞争并促进财富创造不可取,而一味地把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过分夸大,实际上并不现实,有可能是市场强者的自身利益诉求。由于历史演绎的原因,尽管全球各个国家市场经济体制各有特色,但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放弃对市场经济的适度调控。当然,政府对市场进行过多干预,扰乱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导致不公平竞争,显然也是不科学和不可取的。

以上四个方面的独特性,使商域经济学研究区域经济发展规律的切入点发生了重要变化,以区域价值文化特征为分析视角,并以区域文化特征影响人的价值观为着力点和方法论,研究区域经济发展变化规律,能够使区域经济研究更接地气,更符合不同区域的实际需要,更加人性化,不再拘泥于原有经济学理论的一系列假定,而是针对不同价值文化背景进行针对性观察与研究,是人类经济发展的本真复兴⑥,有可能提高区域经济学解释区域发展差异的科学性,并进一步提高区域经济学分析指导区域经济健康稳定发展的超前性。如果这种理论逻辑推理成立,商域经济学面向不同国家、不同区域、不同领域的研究将会充满活力,并展示出新的学术创新理论与实际应用的魅力。


三、关于商域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属性

作为一门刚刚提出的新学科,商域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学科性质以及基本的学理支撑元素需要系统研讨与澄清。

第一,关于研究对象。作为一门新的学科,必须有明确的研究对象,这是新学科建立的科学基础。按照金碚先生的观点,商域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商业性经济活动或现象。同时,他还阐述到“商域经济学及域境商学的研究对象是:‘以具有一定价值文化特质和制度形态特点的各经济区域或领域内及其相互间发生的经济现象、商业活动和经营管理的规律和型式’‘并特别关注于研究各商域中所产生的商业思想及其演进过程’”⑦。所谓商域,是一个相对性概念,是指具有显著特性的特定区域或领域。而所谓具有显著特征,就是区域或领域的文化烙印。既然涉及区域,不妨借鉴一下擅长区域研究的经济地理学概念表述的独特性:经济地理学是以人类经济活动的地域系统为中心内容的一门学科。这种定义理论边界比较明确,而且主体内容比较清楚,容易理解和应用。按照这种思维方式,可否把商域经济学研究对象表述为:商域经济学是以研究人类基于价值文化特征的商业性经济活动地域系统规律为中心内容的一门学科。其中,包含四个方面的关键要素:第一,研究人类的经济活动规律,具备国际视野,容易与国外学者沟通;第二,基于价值文化特征,这是商域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之一;第三,商业性经济活动,这是经济学的主体研究与应用范畴;第四,地域系统规律,是区域科学的共性要求,而且地域系统本身既包含横向的地域类型,也包含纵向的复合内容,以及横向与纵向交错的复杂内容,可以避免在区域与领域之间摇摆,增强研究对象的确定性和独特性。按照这种研究对象的锁定,就能够比较顺利地达成金碚先生提出的商域经济学研究的具体思路,即“在深刻认识各商域中经济理性和价值文化及制度形态的互动交融中所产生的商业成就和阻碍因素的基础上,探寻现代经济发展和商业进步的可行道路,通过对各商域中经济发展和商业活动的比较研究,发现共性,分析特色,借鉴经验,形成新的学术思维和分析方法,为促进各商域经济发展和商业进步,启发改革思想和变革主张,发挥积极作用”⑧。

第二,关于学科性质。商域经济学最大的特色是提出了商域的概念,聚焦研究不同商域商业活动与经济发展规律,以一种新的科学视野为区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服务,与经济学和商学等关系密切。而现有知识体系中善于研究地域差异的学科是地理学,在地理学内部擅长研究经济与文化地域差异的是经济地理学与文化地理学。因此,商域经济学在知识体系构建上,可能选择的知识基因涉及经济学、商学与地理学等三大学科。基于这样的理论逻辑分析,我们认为商域经济学是介于经济学、商学与地理学之间的一种边缘学科,既具有经济学的一般特色,也显示出商学、地理学的部分特征。在知识基因上,它既汲取经济学、商学与地理学的既有知识养分,又集成升华开辟出独具特色的研究领域,成为一门独立的新学科。无论是其理论基础的逐步建立,还是其面向实际的应用能力拓展,都具有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考虑到区域文化研究的特殊性,特别是商域经济学期望把区域文化研究上升到影响商业活动与经济发展思想的高度,所以商域经济学研究中涉及区域历史文化深刻内涵的部分与地方历史文化积淀形成的不同区域的哲学思想及价值观关系比较紧密。这样看来,立足于当代科学发展与社会进步而产生的商域经济学研究,需要多方面现有学科知识体系的支撑,未来也将开辟出学术研究的一片新的“蓝海”。

第三,关于商域分类问题。按照金碚先生的观点,商域经济学中商域分类在第一个层面分为“主类商域”(或叫“一般商域”)和“特殊商域”。所谓“主类商域”,是指以经济理性为主导,其目标导向致力于(或倾向于)营利,一般称为“传统企业”“营利性经济”,在商业性经济活动中具有类似价值文化和制度形态的商域。所谓“特殊商域”,是指实行有别于主类商域的特殊制度、规定了商业活动的特殊行为规则、承担着社会经济发展中的特殊功能的商域。金碚先生把“主类商域”划分为五个层级,第一级是世界商域,依次为中国大陆商域、海外华人商域、各类产业商域和城乡商域,我们认为很有学术价值,值得逐步深化研究。基于我们在商域经济学学科性质上引入地理学知识元素的考虑,从地理学区分不同层级区域的学理分析,我们认为可否把“商域”划分为:全球商域、国家商域、省(市、区、州)级商域、市(地)级商域、县级商域、乡级商域、村级商域等七级。这样划分的优点在于与全球行政区划系统契合,比较容易形成各地注重当地商域特征研究的群发状态,激发商域经济学从不同层级均可以着手开展研究,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共同推进、群策群力的研究发展格局,避免商域经济学研究形成区域不平衡状态。

从我国传统文化积淀特别丰厚的情况分析,在乡、村级层面,确实存在明显的价值文化差异,而且正是这种差异导致临近的乡或者村形成不同的价值文化,支配着当地的商业活动与经济发展,形成了经济发展水平的显著差异。中国十大名村,包括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江苏省江阴市华西村、山西省昔阳县大寨村、河南省临颍县南街村、北京市房山区韩村河村、上海市闵行区七宝镇九星村、浙江省东阳市花园村、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湖坊镇进顺村、浙江省奉化市滕头村等的形成,确实与当地传统文化以及在传统文化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带头人发展经济的风格密切相关。在乡镇一级层面,这种价值文化差异导致的发展变化差异,实际上也非常明显。中国十大古镇(包括重庆磁器口古镇,江苏周庄古镇,浙江南浔古镇,浙江乌镇,安徽西递、宏村,湖南凤凰古城,浙江西塘古镇,云南和顺古镇,江苏甪直镇,云南丽江古城)之所以魅力无限,其实各自由于特殊的历史积淀形成的价值文化特色非常显著。由于我国历史上郡县制行政区划比较稳定,从而导致在县级层面发展变化逐步积淀的价值文化也形成各具特色的商业意义。在省级层面,我们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晋商”“豫商”“苏商”“浙商”“粤商”“徽商”“闽商”“台商”“港商”等,更具有地域价值文化和商域经济学研究的重要意义。至于国家层面,虽然存在大国与小国比较大的差异,但是国别之间由于价值文化差异、制度形态差异等导致的商业活动与经济发展思想差异当然更大。从这些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按照行政区划划分不同商域,对于商域经济学建立界限明确的商域分类体系是科学可行的。金碚先生把“特殊商域”划分为四大类:即国有企业、非传统企业、商业组织、国家事业单位,充分考虑到了商业活动与经济发展的方方面面力量,具有系统性,在实际研究中也具有可行性。但是,这种分类与区域价值文化要素的联系较少,且主要是与部分领域的文化联系,“中国特色”比较明显,不便于在学术上进行国际交流,也不利于未来在知识体系上与发达国家融合。特别是我们的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等,虽然其内部确实存在特殊的价值文化,但这种价值文化的影响与区域级力量对比,可能差异比较大,而且这些单位的商业活动也都是要融入不同商域的。所以,我们建议暂时可以考虑淡化这方面的研究。


四、结语

作为中国经济学学术带头人之一,金碚先生明确提出开拓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研究的历史任务,为我们中国经济学领域创造新的学术文明找到了突破口。我们要按照金碚先生提出的商域经济学的理论架构,从不同的着力点入手,立足于自己原有的学术积淀与应用特长,积极参加关于建立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的研究与讨论,共同为商域经济学培育和发展壮大而努力。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我特别幸运,亲自聆听过几次金碚先生关于商域经济学相关理论问题的深度思考与学理性分析,深感金碚先生对商域经济学的理论逻辑研究与进一步开展相关应用研究的思考已经胸有成竹,特别是金碚先生立足于深厚的经济学学术理论功底,站位学科前沿,对现有经济学理论中存在的“逻辑断点”期望在尊重经济学理论中经济理性的基础上,通过区域价值文化的滋润进行科学弥合的哲学思考,值得我们认真领会,系统研究,并逐步使其成为一个新的学术体系。

我从学习和研究地理学与经济地理学的知识积累中,结合从金碚先生那里面对面讨教而来的关于商域经济学理论的初步理解,在本文中主要阐述了对金碚先生关于商域经济学理论的粗浅认识与初步理解,完全同意并高度赞赏金碚先生关于商域经济学的基本学术观点,特别支持金碚先生关于商域经济学相关理论问题的科学定义与学术思想主线的明确表述,也切身感受到以金碚先生等为代表的一代中国经济学家在面向中国经济发展实际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之后,以深厚的学术积淀带领中国经济学理论层面跃跃欲试实现重要突破的历史趋势。文中部分内容是结合自己在研究实践中对涉及商域经济学相关内容认识的真实感受与初步看法,以真诚请教的态度,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所虑直接抛出来,既求教于金碚先生,也请学术界各位同仁指正!尤其是在连续多遍拜读金碚先生关于商域经济学学科理论框架的基础上,提出了“商域经济学也可以说是研究一定区域基于当地价值文化基础之上的经济发展规律的学科”,商域经济学理论逻辑四个方面的独特之处,“商域经济学是以研究人类基于价值文化特征的商业性经济活动地域系统规律为中心内容的一门学科”,“商域经济学是介于经济学、商学与地理学之间的一种边缘学科”,“把‘商域’划分为:全球商域、国家商域、省(市、区、州)级商域、市(地)级商域、县级商域、乡级商域、村级商域等七级”等初步看法,真诚地请教于金碚先生与学界各位。作为一家之言,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大家批评指正!&

 

注释

①  ⑦⑧金碚:《关于开拓商域经济学新学科研究的思考》,《区域经济评论》2018年第5期。③张占仓:《以包容文化滋润开放发展》,《中州学刊》2018年第9期。④金碚:《本真价值理性时代的区域经济学使命》,《区域经济评论》2018年第1期。⑤顾海良:《新时代中国特色“强起来”的政治经济学主题》,《文化软实力》2017年第4期。⑥金碚:《论经济发展的本真复兴》,《城市与环境研究》2017年第3期。



Study on the Theoretical Framework of Business Economics

Zhang Zhancang

Abstract: The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has entered a new era. Faced with the historical responsibility of creating civilization in prosperous time Mr. Jin Bei put forward the important proposition of exploring new disciplines of business economics”, which has found a new breakthrough for the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economics. Mr. Jin Bei with his profound theoretical foundation of economics stands at the forefront of the discipline systematically expounds the scientific definition nature research object academic support structure and logical starting point of business economics and points out the clear direction for us to further relevant research. Mr. Jinbei believes that there is a "logical breakpoint" in the existing economic theory. He expects to make philosophical thinking of scientific bridging through the nourishment of regional value culture on the basis of respecting the economic rationality in the economic theory. This has become a symbol that economics begins to pay attention to culture and deserves great attention. At the same time according to our research practice and theoretical cognition we put forward further opinions and suggestions on the scientific connotation of business economics the uniqueness of theoretical logic the object of study the nature of disciplines the classification of business areas and so on. We sincerely consult Mr. Jinbei these ideas and also for the further discussion in academic circles.

Key Words: Business Economics; Business Area; Business Area Classification; Economic Rationality; Regional Econo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