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人物风采
人物风采

马建堂:深切缅怀孙尚清同志 不断提高为中央决策服务的本领时间: 2020-08-31信息来源: 作者: 责编:


编者按:孙尚清同志曾从1990年至1999年期间担任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的会长。


今天是孙尚清同志诞辰90周年纪念日。我们在此召开中国经济结构理论研讨会,既是寄托我们对孙尚清同志的深切缅怀之情,也是对孙尚清同志学术思想、道德情操的继承和发展。

1930826日,孙尚清同志出生于吉林省洮南县。1948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进入东北军区卫生部所属的中国医科大学工作,1949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8月,孙尚清考入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研究班政治经济学分班。19549月,孙尚清从中国人民大学马列研究班毕业后,回到中国医科大学政治教研室工作。1956年,孙尚清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博士研究生。1958年毕业后,他留在经济所工作,先后担任助理研究员、研究组副组长、所学术秘书等职,主要协助所领导张闻天、孙冶方等同志,做学术助手和行政助理的工作。1973-1978年,孙尚清调到国家计委从事与国家经济计划直接相关的实际调研工作,并在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同志领导下,参与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的筹建工作。1978年,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组成了以许涤新为所长的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届领导班子,孙尚清担任副所长。1982年,他被中组部任命为中国社科院副秘书长、院务委员。1985年,孙尚清调任国务院经济技术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任副总干事,主持中心日常工作,是发展中心早期的领导者和组织者之一。1993年,孙尚清同志接替马洪同志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职务。

作为新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代经济学家,孙尚清同志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在经济学界崭露头角。他广泛涉猎经济学各个领域,既从事理论经济学研究,比如政治经济学、发展经济学,也从事应用经济分析,比如产业和区域经济;既研究宏观经济管理,也重视微观经济问题;既研究中国经济问题,也关注外国经济动态。在很多研究领域,他都卓有成就、影响深远。

 孙尚清同志是我国经济结构问题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孙尚清同志和马洪同志一起,创建了我国经济结构理论这一新的学科。他认为,经济结构不仅仅是经济比例关系,而需要从质和量两个方面来观察,既包括国民经济的各种比例关系,也包括国民经济各领域、各部门、各产业、各地区以及各种所有制之间的相互联系和制约关系,既有生产力问题,也有生产关系问题。他还提出了检验经济结构是否合理的四条标准:一是能够充分利用和发挥本国的各种有利条件,避开各种不利条件;二是能够促使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协调地发展;三是能够促使技术迅速进步,劳动生产力和经济效果更快地提高;四是在生产发展和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基础上,人民生活不断改善。这些观点即便现在来看,也是非常中肯、务实的。他关于经济结构的研究成果——《论经济结构对策》荣获首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著作奖

孙尚清同志是我国生产力经济学的主要创建者和引路人。孙尚清同志认为,生产力问题属于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范畴,但不是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但这并不意味着政治经济学可以忽视对生产力的研究。恰恰相反,为了动态地研究生产关系运动规律,必须加强对生产力的连带研究,加强对具体经济问题的研究,必须联系研究生产力的具体状况和一般状况,研究生产力对生产关系的决定作用,研究上层建筑对生产关系的作用。早在1961年,他就在《经济研究》发表《研究生产力在政治经济学中的地位》,论证了上述观点,并提出七个重要研究议题:生产力的自然要素方面的问题,生产力的社会要素方面的问题,生产力组织方面的问题,生产力管理方面的问题,生产力的性质和水平方面的问题,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生产力与上层建筑方面的问题,以及生产力的发展规律方面的问题。为此,他率先提倡建立一门生产力组织学,后来与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倡导的生产力经济学合二为一,并与于光远一道,于1980年创立中国生产力经济学研究会,于光远同志任会长,他任常务副会长。


孙尚清同志是我国较早提出社会主义经济中计划与市场有机结合问题的经济学家。改革初期,关于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的争论相当激烈,这体现了经济学者对改革模式的不同看法。孙尚清积极主张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发表了系列论文,其中比较有影响的是《社会主义经济的计划性与市场性相结合的几个理论问题》。他明确提出社会主义经济中有计划规律的调节作用和价值规律的调节作用是统一的,认为社会主义经济中的计划性和市场性是相互渗透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强调竞争是加强和改进计划经济的一个机制,并指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根本指导思想应该是计划性和市场性的结合。总之,孙尚清认为,在整个社会主义经济中,以及在包括生产、交换、分配在内的一切经济活动中,计划性与市场性都是结合在一起的,离开市场机制的计划不可能是可靠的、有效的计划,离开计划指导的市场难以成为促进社会主义经济增长的市场,他特别强调价值规律的作用,强调竞争是社会主义经济活动中不可或缺的机制。


孙尚清同志是长江考察和长江经济研究的组织者和领导者。长江考察是改革开放后一次大规模的实地考察,在长江开发开放和中国经济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孙尚清是考察活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19845月,孙尚清带领由数十名各界专家组成的大型考察团赴长江进行实地考察,途经725市、历时52天,行程7000公里。在实地调研基础上,孙尚清较早提出了综合开发利用长江和建立长江产业密集带的构想,考察报告还针对当时三峡大坝工程论证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重要政策建议,受到中央有关领导同志高度重视。198610月,他再次率领考察组对长江水系汉江和湘江进行考察,行程4000公里。在大量实地考察和调研工作基础上,孙尚清主编了《长江经济研究——综合开发长江的构想》《长江开发开放》等多部有关长江开发的著作,发表了《关于建设长江经济带的若干基本构思》等相关论文,为长江流域综合开发利用作出了开拓性贡献,并提出通过长江开发来实现中国的地区开发重点从东部向西部转移的战略构想。


孙尚清同志是我国对外开放的深度参与者和实践者。尤其是在中日学术和经济交流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被日本人看作是中国的日本通。孙尚清历任中日友好二十一世纪委员会中方委员、中华日本经济学会会长、中日关系史学会会长等职,先后数十次访问日本。他关于中日交流的文稿多达20篇,足见所做工作之多。孙尚清同志因病去世后,包括日本外相、日本驻华大使等在内的日本友人发出唁电,高度评价,表示哀悼,19966月还在日本召开了孙尚清先生追思会。


孙尚清同志是我国政策咨询研究事业的重要领导者、组织者。上世纪5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孙尚清同志主要是从事经济学理论研究工作,1973年开始从纯理论研究转向理论与实际相结合,1985年调到发展研究中心后,进而转向政策咨询研究。在发展研究中心期间,他在承担繁重的领导和组织工作的同时,坚持不懈进行政策咨询研究工作,为推动我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提出了大量宝贵的政策咨询建议。他围绕在新形势下如何加强我国的政策咨询研究工作,摸索和总结政策咨询研究工作的一般规律,研究和探讨政策咨询研究工作的改革与发展方向,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思路和政策主张。他协助马洪同志领导或亲自领导了若干重大课题研究,不少转化为国家政策,得到了中央充分肯定。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协助马洪同志带领考察组全面考察日本的产业政策,回国后撰写了一系列研究报告,受到当时国务院领导的高度重视,为我国产业政策研究奠定了基础。孙尚清同志还组织了第三产业的系列研究,开创性地提出了我国旅游发展战略,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1993年,根据时任党的总书记江泽民同志的指示,他协助马洪同志主编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由江泽民同志撰写序言,对培养领导干部的市场经济意识、普及市场经济知识发挥了较大作用。1985年底,他协助马洪同志创办《调查研究报告》,成为中心发布研究成果的基本载体,此后各地发展中心也纷纷借鉴、创办类似的成果发布载体。19904月,他协助马洪同志在北京组织召开了全国政策咨询工作会议,时任党的总书记江泽民、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等中央领导同志接见了与会代表,并对如何搞好政策咨询工作作重要指示。此后,全国政策咨询工作会议成为全国政策咨询系统定期召开的年度盛会。

今天,我们缅怀孙尚清同志,就是要学习他忠诚于党和人民事业的宝贵品质,学习他执着事业、不懈追求的坚定意志。孙尚清同志虽然出生贫苦、饱经磨难,但意志坚定、积极乐观,始终能以一种美好乐观的态度来看待人生和世界。他不惧风险、不怕牺牲,18岁就参加解放军,19岁加入中国共产党,矢志不渝地忠诚于党和人民事业。无论是从事学术研究还是政策咨询工作,他都坚持从党和国家利益出发,时刻想着我们面临的国内国际形势,时刻想着我国的体制改革和发展战略,时刻想着深入探索客观规律。正是对事业的高度负责,对形势的高度关注,对问题的深度思考,孙尚清同志研究提出的很多政策建议都富有远见,一些政策建议已上升为国家重大发展战略。

我们缅怀孙尚清同志,就是要学习他勤勉好学、善于创新的学术精神。孙尚清同志非常注重学习,善于吸收和综合不同的甚至是完全对立的学术观点,能够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见解,开拓新领域。这从他最先把生产力作为研究对象,提出建立生产力组织学,以及最先提出并论证经济理论检验和经济实验问题,就可以得到证明。值得说明的是,与其他专职从事经济研究而成名的经济学家不同的是,孙尚清同志在整个学术生涯中,始终是一边从事大量繁重的管理和行政工作,一边努力坚持自己搞学术研究。没有超乎常人的努力和艰苦的付出,很难做到这一点。

我们缅怀孙尚清同志,就是要学习他求真务实、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孙尚清同志非常注重调研,注重从实践中提炼重大选题和政策建议。他认为,作为一名政策咨询研究人员,在素质上应有一定的要求,要有高度的政治责任心,要熟悉中国国情,要有捕捉新事物、新苗头、新信息的能力,要学会从政策的角度,寻找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的结合点,从而形成一种政策上的考虑。他是这样想的,更是这样做的。改革开放初期,他积极配合马洪同志领导了全国经济结构调研工作,组织400余名从事实际工作的经济专家和200余名从事理论研究工作的经济学者,并集中了100余人组成经济结构综合调研直属队,分别到十几个省区市进行了为期10个月的调研工作,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经济调研活动。调研成果上报党中央、国务院,为当时的经济结构调整提供了可靠的决策依据。他还不辞劳苦两次组织长江考察,行程一万多公里,形成了一系列富有战略远见的调研成果。

我们缅怀孙尚清同志,就是要学习他胸怀坦荡、关爱他人的高尚品格。孙尚清同志不仅在学术上具有很深的造诣,享有很高的声誉,他的高尚人格也为众人所称道。他胸怀坦荡、为人谦和、待人以诚,被誉为富有人情味的经济学家。不仅曾经在张闻天、孙冶方在任时为他们做过大量的学术行政助理工作,而且在他们遭受批判和政治迫害时与他们一道同甘苦、共患难,一同下放劳动。对于年轻人的求学进取,孙尚清同志都是积极鼓励、有求必应,经他亲手推荐或亲自联系到国外求学深造的年轻人多达数十人,不少年轻人因此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他十分关心、爱护他人,无论是领导同志还是普通同事,他都给予最诚挚的友情和关爱。尤其是当一些专家学者或年轻干部因种种原因受到误解的时候,他总是挺身而出,勇于承担责任。

纵观孙尚清同志的一生,是献身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一生,是投身我国经济问题研究、取得重大学术成就的一生,也是为我国政策咨询研究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一生。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孙尚清同志的高贵品质、创新精神、工作业绩,特别是孙尚清同志为发展研究中心事业发展的操心操劳,对中心干部职工的关心关爱,必将长久为我国政策咨询研究事业领域的同志们所铭记,为中心的全体干部职工所铭记。

同志们、朋友们!习近平总书记对建好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提出明确要求,对中心提高综合研判和战略谋划能力作出重要指示。当前我们正面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两个大局,我国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征程。新形势新任务,对我们发展研究中心聚焦主责主业、提高研究能力,提出新的标准和要求。我们要继承和发扬包括孙尚清同志在内中心老一辈学人的宝贵思想和精神财富,不断砥砺品格,切实提高本领,激扬初心使命,接续奋斗前行,以改革创新、奋发有为的工作业绩,争做忠诚干净担当的新时代政策咨询工作者,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