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园地 >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关于雄安新区建设规划的发展方向研究:清华大学雄安论坛系列报道(二)时间: 2018-08-24信息来源:水木建设 7月25日 作者:建设行业研究中心 责编:qgy


7月21日,中国建筑业协会会长王铁宏出席“清华大学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发展高峰论坛”开幕式。

王铁宏,中国建筑业协会会长,“首都住房城市建设领域新型智库”首席专家,原住房城乡建设部总工,曾任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院长。

王铁宏会长在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


中央决定规划建设雄安新区,重点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加快补齐区域发展短板,提升河北经济社会发展质量和水平;优化调整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拓展发展新空间。指导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发展方向的价值观至关重要,既是理论问题又是实践问题。从国家战略和哲学层面深入认识,增强自觉,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前一个时期,我国一些城市建设规划存在一种“浮燥”之风,片面追求“新、奇、特”、“大、洋、怪”建筑,已经引起中央领导和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所有问题都是表象,本质上则表现为引领城市建设规划发展方向的价值观出了问题。按照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关于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的思路,我想从以下三个方面加以探讨。

01

一、牢牢抓住低碳经济的实质

清华大学胡鞍钢教授认为,当前的全球低碳经济运动无疑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低碳经济不仅成为当今世界潮流,已然成为世界各国政治家的道德制高点,也揭示了城市建设规划的实质。


我国的经济总量主要聚集在城市。抓低碳经济就要抓低碳城市,而建筑运行+建造能耗又占全社会总能耗的近一半,因此,要抓低碳城市必须抓好低碳建筑。抓低碳建筑会带来三个趋势:一是尽可能节省钢材水泥玻璃用量。一吨钢要消耗1.1吨标准煤,排放将近3吨二氧化碳;二是尽可能实现工厂化装配式建筑,减少工地消耗和污染;三是尽可能从方案论证开始排除碳排放高的建筑方案

以北京某电视大楼为例。所有业内人士都知道的一个基本常识是,任何建筑都要底部大上部小、底部重上部轻,有的“权威”非要颠覆这一基本常识,代价是什么?就是成倍多用钢材。据有关专家分析,其用钢量比普通造型的钢结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用钢量平均高出一倍。一倍是什么概念,几十万吨钢。就为了这么一个造型,多用了几十万吨钢。今后,城市建设规划从实质上杜绝“浮躁”之风的最好办法,就是推广建筑碳排放方案评审工作。既然是标志性建筑,就要向全社会公开。在论证阶段就淘汰用钢量过大、碳排放过高的建筑方案,这是对“新、奇、特”、“大、洋、怪”建筑的釜底抽薪。建议新区的标志性建筑等都要通过碳排放方案评审,全面实现绿色建筑(即“节能节地节水节材环境保护”建筑,简称“四节一环保”建筑),大力推广超低能耗的被动式建筑,所有建筑工地都要实现绿色施工。新区建设规划之初就要把握好“大中水回用”的节水战略(即中水厂跟着污水厂建,中水管线跟着市政管线走,中水用于园林、景观、工业及住宅),建设海绵城市。建设规划之初就要把握好城市综合管廊建设规划。

02

二、正确把握城市建设规划发展方向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今引领世界城市尤其是国际化大都市建设规划发展方向的毫无疑问是欧美一些国家,执牛耳者是美国。目前我国仍处在跟风者的地位。“浮躁”之风盛行,表现为我们一些城市的决策者判断力不强,一些专业工作者缺乏自信。本质上是我们引领城市建设规划发展方向的价值观出了问题。


当前,我们不但要把握好国际化大都市建设规划的正确发展方向,而且还要清醒意识到我国将历史地担当这一发展方向的引领者的责任。首先是借镜,就是要对是非曲直作准确的判断。以美国为例,一方面一般城市建设规划深受霍华德“田园城市”思想影响,摊大饼、汽车轮子上的国家,土地和能源严重浪费。连美国权威专家在参加我们绿色建筑大会发言时都明确的告诫我们,你们千万不要学美国一般城市建设规划。美国为什么一般城市建设规划深受霍华德“田园城市”思想影响呢?这跟他们主要为英国移民的民族背景有关系,其根深蒂固的跟狄更斯描述的《雾都孤儿》那本书里的一样,上世纪初如果选择城市,他们一定不会选择像伦敦这样的城市。那么他们希望什么样的城市呢?恰恰在这个时候,一个具有乌托邦理想主义思想的英国作家霍华德写了《田园城市》,这解决了美国人的饥渴问题。代价是什么,土地和能源严重浪费。

另一方面,我们又不得不说,国际化大都市商业中心区,所谓CBD,以纽约曼哈顿为例的小众、另类,建设规划却又极尽节省土地空间之能事,开创了许多国际化大都市之先河。交通路网密布,不在车流人流和交通路网上算小账,而在建筑高度、容积率上算大帐。当路网密度足够时、一定时,其最密集地区人均建筑用地仅为约1平方米,而北京老城区人均约60平方米,美国一般摊大饼的城市则更高达300— 500平方米。注意这仅仅是指为建筑用地面积,一个地块里面,建了多少房子,住了多少人,平均一个人占了多少土地,没有包括道路面积。

城区建筑该高时一定要高,土地集约节约。城市化第三阶段大量人口反向流回中心城区,破解了钟摆式城市规划弊端。在此基础上,强调高层超高层建筑之间高度、体量、色彩、风格上的协调并注重形成建筑轮廓线。应当说,除了对现代建筑,多指钢结构建筑,认为风格上比较单调,尚有些争论外,基本上该区域建筑总体上遵循了简约、实用、合理的要求。国际化大都市,最重要的是什么,其实比来比去主要是三个要素。

第一,城市天际线(包括建筑、山水、园林)。北京是特别注重城市天际线的,最著名的城市天际线景观,就是站在景山公园煤山顶上的亭子里透过故宫向城南望去,看到北京城郭的景象,被国际专家公认为美轮美奂的城市天际线。北京的城市总规就是按照这个城市天际线来控制的。

第二,建筑轮廓线。这被认为是现代文明的标志,是一个国家当代技术的体现,是社会发展水平的体现,所以更加强调建筑轮廓线的作用。香港、上海、纽约、芝加哥等,都是几十年精心打造建筑轮廓线。值得一提的就是上海。上世界九十年代初浦东开发,开始就精心谋划了陆家嘴金融保税区的建筑轮廓线。几十个地块早早的就谋划好了,从东方明珠为第一号建筑开始,到金贸、环球、上海中心,谁来建设都要符合上海市的总体规划,符合建筑轮廓线的要求。上海市政府专门有一个专家委员会来把控,高度、体量、色彩、风格谁也不能乱,为的是摆在一起协调好看

第三,城市的交通路网。北京CBD和纽约曼哈顿比较,北京是传承的城市,元大都建城,那时候没有机动车的概念,都是胡同。清末民初,开始有机动车了,就人为的打通了一些胡同。解放以后继续打通一些胡同,拓宽马路,形成了北京老城区现有的机动车路网格局。客观上形成了500m×600m一条机动车道。而纽约曼哈顿是人为规划的城市,从一开始就强调机动车,它的交通路网是多少呢?一般是70m×100m一条机动车道,最密最密的地方是50m×60m一条机动车道。这里面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来看,500m×600m也好,深圳开始新规划标准的200m×300m也好,还是纽约曼哈顿最密的地方50m×60m,它都有一个基本假定,住多少人,多少人要进出。


所以我们要认真思考和牢牢把握以下三个问题:一是城市建设规划与标志性建筑的协调问题,保持高度、体量、色彩、风格一致;二是低碳城市与低碳建筑简约、实用、合理协调问题;三是科学的交通路网与建筑容积率问题。


现在,中央决定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怎样建设世界一流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历史的考验正等待着我们。建议:一是历史性地把握好雄安新区建设规划的三要素——城市天际线、建筑轮廓线、科学的交通路网。二是全面地把控好建设规划的核心价值观内涵——低碳、简约、实用。三是深刻地把脉住其特殊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历史的重要作用——演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历史责任中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经典范例,千年大计。

03

三、要有引领世界城市建设规划发展方向的自信

中国的经济总量将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将在2050年前后占世界经济总量的约1/3。无论历史地看,还是现实地看,中国都将引领世界城市建设规划发展方向,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可或缺的部分,这就是文化自信


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具有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中华民族具有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当前世界正崇尚低碳发展的道德要求。三者合一,用低碳、简约、实用原则抓好城市建设规划,应当成为引领发展方向的价值观。要基于我国人均资源能源禀赋匮乏的现实,彻底摈弃“新、奇、特”“大、洋、怪”建筑。2016年2月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建设规划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了新时期建筑方针:“适用、经济、绿色、美观”。雄安新区建设规划是关键,我们不但要对世界城市建设规划发展方向有正确把握,还要结合国情,增强“四个自信”(道路、理论、制度、文化自信),从而坚定引领世界发展方向的自信,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担当好行业责任。这将是被寄予重托之处。我们可以预测,下一步雄安新区的建设规划(包括房屋建筑、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一定都是绿色建筑,一定都是装配式建筑(而且是结构、机电、装修全装配式),一定都是超低能耗被动式建筑,一定都是数字建筑,起码都是数字建筑业建造的(即项目管理、企业管理、行业管理中都充分应用数字技术的),并结合绿色施工、城市建设地下空间互联互通、海绵城市、综合管廊等。对此,我们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