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园地 >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德地立人:东京大都市圈发展对中国的启示—— 第三届野三坡中国论坛时间: 2018-09-19信息来源:新浪财经 2018年09月16日 作者:德地立人 责编:qgy


                   

                              清华大学产业发展与环境治理研究中心执行理事、研究员德地立人


  “第三届野三坡中国论坛”于2018915-16日在中国·河北·野三坡举行,主题为提升城市竞争力。清华大学产业发展与环境治理研究中心执行理事、研究员德地立人出席并演讲,演讲题目为:《东京大都市圈发展对中国的启示》。

 

  以下为演讲摘编:

 

  德地立人:主要讲三个方面,第一个是日本城市化的经验,第二是日本城市化的教训,日本走的弯路中国还要走这个弯路,第三是简单提示一下我自己认为中国城镇化发展当中的一些问题。

 

  这是日本东京,大家都知道日本东京实际将要成为一个核心,扩展到周边的县城,再扩展到城镇,这些地方加在一起,聚集了日本20%-30%的人口,这种核心区域对各种交通形成了一个物流信息相关的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巨大的国际大都会的大城市,现在是这么一个情况。

 

  为什么大都市的人口在不断的增长,为什么人口影响大城市,这张图说明了很大问题,希望大家认真看,这有两个曲线,从1955年到2005年,左边的是从农村流进日本的三大都市圈这个人员,大概从1955年到65年期间,每一年都有65万人的人员流入大城市,到了1970年开始又极具的下降,大家知道有一个金融危机,还有当时写了一本书,他实施的政策是国土均衡发展的政策,大城市发展的非常快,主要国家的资金主要投入在大城市里,开始这些资金流向非大城市里,到了1975年左右,人口就减少到10万人不到,到1990年是经济形成的过程,很快又下降,甚至有流出的现象。

 

  这是一个人口流入流出的问题,还有一个是红线,红线和它走的几乎是一样的,一样是什么意思呢?这是日本最高线和最低线的比较。如果1977年时整个低位的线收入和大的这种高收入的比较差上两倍的时候,到两倍的时候是下降,这个差距在1.6倍的时候,,城乡差别有增速的情况,这就是一个日本的情况。城乡差别越大,有可能人口流进大城市,如果城乡差别小了就不进来了,因为大家知道城里的物价比较高,这是日本情况。

 

  我们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在转换的过程中能够提高生产效率,我们看以下这个图,跟刚才是几乎一样的,从1950年到2005年,最左边没有数,但是黄的是第一产业,当时有48.6%,栏的是第二产业,21%,还有红色是29.7%。农村人口变成了五分之一,是被谁吸收了,主要是二产和三产,从第一产业到第二产业的转换,城镇化的过程当中,这块的提高是最大的,而且反过来农村只有五分之一了,但是产出是一样的,其实农村的市场效果提高了五倍。那么从19702005年大家看到右边服务业就变成了71%,从1970年的35%降到了25%,农业从10%降到了4%,也就是说在1970以后的转换农业是下降的,但是更多的是从二产走到三产。

 

  大家知道服务业,什么样的服务业效率是最高的,实际经济增长最快是1970以前,但是后面的下降是跟这个有关的。所以在这个地方必须搞清楚城镇化必须是在第二产业过程当中,应该说放大这种生产率的。

 

  昨天吴敬琏老师说:“在人员,资金,技术聚集的地方能够产生新的理念和思想,通过彼此的交流和竞争可以产生技术创新、盈利模式创新和制度创新”。所以如果有正确思路和实施,现代城市化可以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极大动力。

 

  我们城镇化的“弊”在哪里?

 

  大家知道污染,交通堵塞,贫民窟、治安等这些问题是各国共同的问题;非城区农、牧、渔业的产业与社会发展是需要成为国家的新任务。城市化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扬弃利弊的过程,一方面不断实现产业自身发展和升级,同时还要不断改善和克服城市化带来的弊端。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城市化顺序首先是企业发展—就业扩大—推进城市化—城乡互动,这个顺序是很重要的,而不是相反。

 

  日本经验告诉我们,在城市化过程中政府的作用极其重要,主要是三个方面。

 

  第一是制度,规划的制定。城建、基建的规划,资金配套政策原则,必须是合理公平,综合配套,与时俱进。

 

  第二是协调和实施。刚才讲过城镇化非常好,不管是经济上、产业上都是有关的,所以政府内部要协调,跨地区间和与民间的协调,但是这种协调怎么做呢?我们有一些专门的委员会,比如首都圈建设委员会,学者、地方政府、各利益团体的代表参加;向政府提出的建议,还必须公开,并对政府有较大的约束性。

 

  第三是执行组织的建立和管理。当时日本有开发银行、住宅公团、道路公团、住宅金融公库等。他们这些对日本经济房和廉租房的建设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我总结一下比较重要的一句话:“在城市化过程中,有效政府可以发挥极大力量,而无效政府越发挥破坏性越大,而市场导向是成功的关键”。

 

  和泉洋一总理助理说:“日本城市化是经济发展伴随的产物,是自发演进的过程,而完善城市建设是对这种总趋势的追认。如果误判人口迁移的方向和规模,政府主导推进的城市化将造成巨大的社会资源的浪费”这是在2013616日国家外国专家局建言座谈会上。

 

  二、 日本城市化的教训

 

  总结日本城市化的三句话:以人为本的城市化,市场导向的城市化, 政府顺市场而为的城市化。我没有认为日本做到了,但是至少按照这个标准来做,就是做了规划。另外我们总结也是按照他总结的失败和成功的例子,只拿这个标准来做。

 

  我们再看一下拿这个标准来做结果是什么?

 

  首先跟这个题目有关,中小城市同步发展(严格控制特大超大都市圈发展),有两个例子,一个是成功案例深圳。

 

  1,通过激烈的自由竞争不断实现产业升级;

 

  2,深圳自身发展不错的同时还带动周边城镇发展,周边城镇又从产业链上扶持深圳发展,形成了的良好的循环;

 

  3,政府很开明,支持产业发展但不干预经营,即使企业经营上出现问题一般也不会救济企业(鼓励竞争);

 

  4,深圳的工作,居住,文化环境建设有序。

 

  5,深圳已成为集于电子产品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一身的,而且是独一无二的,最有竞争性的国际城市。

 

  另外一个有争论的案例鄂尔多斯(8.700, -0.02, -0.23%)。我认为是难以为继的,也让我想起日本搞公路高铁建设,以城市开发导向的大规模城建,使鄂尔多斯曾出现了一片一片的鬼城;城建结束了,其他产业也没有跟上来,就业机会也随之减少,经济难以为继。

 

  户口制度改革进展缓慢,城镇化是人口流动为前提实现的。人为分为城市和农村的二元户口制度,是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制度;它不仅不符合市场决定人力资源分配的原则,实质上也在扭曲市场导向的城镇化进程,应该尽早原则全部放开。

 

  城镇化率58%中没有城市户口的16%的城市农村户口,不仅受到城市里的“歧视“成为二等公民,实质上也影响了中国城镇化的进度。

 

  土地流转问题。解决土地问题,不是方法问题而是既得利益集团之间的利益无法协调的问题,最终牺牲的还是农民。

 

  改革开放前期,在地方政府还没有足够的开发资金时,政府低价收购农田,优先发展工业是有它的经济合理性的。但到了今天,中国已经成为中等收入国家,土地流转问题还得不到解决,是为悲剧。

 

  在保障整个农耕地面积的前提下,解决土地流转问题,将对缓解房价高涨,促进廉租房,经济性房建设等都有积极的影响,应该早日解决。

 

  最后是“少子老龄”,中国城镇化时不待人。

 

  大家都知道90前后每年曾有3000万新生婴儿,而到十年后00年时降为一半。1619岁之间年龄即进城打工的年龄人现已降到了3000万人,而且下降的趋势没有改变。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把这些年轻人拒之门外,中国的城市化将受很大的损失。

 

  老龄化的进度之快,影响着城市的活力,而中小城市的问题更严重。

 

  所以我希望中国政府重视起来,健全全国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的同时,要尽早纠正扭曲城镇化推进的一切障碍,这是政府必须这么做的,使城镇化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真正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