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园地 >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肖金成:转型阵痛在所难免时间: 2017-11-08信息来源:《和讯新闻》2014年06月04日 作者:吕斌 责编:XHY


    目前中国正处于发展和转型的特殊时期,如果经济能持续保持较快增长,那么相应的困难可以被克服,但未来具有不可预测性,产业规划应充分考虑潜在的风险

  

  作为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肖金成在唐山曹妃甸开发区设立伊始就数次受邀前往。作为区域经济专家,肖金成曾就自己的研究和理论向曹妃甸提出不少建议。


  在肖金成看来,曹妃甸大开发战略方向是对的,但是在战术上则有不少尚待完善之处。曹妃甸目前面临的困境有着内外两种因素:外是指国家处于经济转型期,宏观政策正在不断调整和完善;内是指曹妃甸在定位上出现了偏差,对于未来经济形势存在一定误判。


  5月30日,肖金成接受《法人》记者的专访,就曹妃甸困境根源及转型之道再次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投资难回笼

  最近的消息显示,曾被寄予厚望的曹妃甸工业区,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困境,截至目前,曹妃甸成立之初所规划的大港口、大钢铁、大化工、大电力四大支柱产业,并未如预期般繁荣起来。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曹妃甸前期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巨额投入而形成的融资债务,正迎来偿债高峰,曹妃甸资金链压力日益严重。身处其中的企业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由于产业大环境等因素,曹妃甸产业聚集的明星——首钢,已经连年巨亏,搬迁至曹妃甸后累计亏损超过百亿。

  有报道甚至称,如果曹妃甸能撑过这几年的艰难期,也许还有重新崛起的可能;如果撑不过去,曹妃甸或末日已到。

  自2006年起,肖金成曾先后数次到访曹妃甸,对于曹妃甸早期的规划设计较为了解。他认为,通过前几年的大规模投资建设,如今的曹妃甸正面临资金回笼的巨大压力。从规划之初,填海造田就是曹妃甸的主要工作之一。截至2010年,曹妃甸已填海造田170平方公里,而按照规划,未来将达到300平方公里以上。

  “围海的规模比较大,而这种围海造陆确实投资很大,而且这种投资短期内很难收回来。”肖金成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说,填海造田不同于传统的搞房地产等方式,无法通过拍卖土地迅速回笼资金。

  “这一点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可能前一段时间土地非常短缺,地价不断攀升,认为很快就能让资金回笼,所以规模也越来越大。”肖金成认为,像曹妃甸这样的工业区,围海造田的规模不宜太大,利用海岸线边上的荒地做基础设施建设反而可以较为快速的转化为工业用地,且成本相对不高。即使土地价格偏低,一时难以回笼资金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土地税收等渠道实现财务平衡。

  肖金成告诉《法人》记者,针对荒地利用,曹妃甸早前期也做了相应规划,目前的曹妃甸工业区也利用了部分沿海荒地,但随着产业规划的数次调整,曹妃甸工业区面积在逐步扩大。

  肖金成认为,工业区规划面积的扩大有其产业背景发展的因素。关键问题是,一些项目更适宜放在海岸线附近,而非放在岛上,否则会增加成本。


  四大定位偏差

  曹妃甸成立之初,便明确规划了大港口、大钢铁、大化工、大电力四大支柱产业,就目前的情况看,有观点认为曹妃甸在产业定位上,摊子铺得过大。

  在肖金成看来,曹妃甸四大定位中,大钢铁和大港口有其合理性,但大化工和大电力则值得商榷。

  “大港口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曹妃甸港是深水港,不用疏通,30万吨船可直达曹妃甸岛的旁边。而相对来说,码头的建立成本是比较低的。”肖金成告诉《法人》记者。

  此外,肖金成认为,大钢铁的产业定位一方面源于原材料以进口矿石为主,曹妃甸作为港口具有优势,另一方面则是首钢等项目搬迁至曹妃甸。

  至于大石化和大电力,肖金成表示,实际上石化项目通过管道到岸上发展也是可以的,不一定要放到岛上;而大电力的主要原料煤炭需要从陆地上运输,将电厂建在陆地上,实际上会更节约成本。

  关于首钢搬迁至曹妃甸后连年巨亏的问题,肖金成则认为,首钢亏损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整体市场上钢铁的价格连续几年都很低迷,钢铁行业的日子普遍不好过;二是首钢这样的大型项目,本身搬迁成本就很高,加之项目搬迁往往伴随着技术改造和设备升级,投资贷款的利息将是很大压力。

  而技术水平提高后,其产能能不能发挥出来,技术的应用,投资情况,钢铁市场行情等,都存在不可预知的风险。


  一体化出路

  目前,京津冀经济一体化是一个很热的话题,外界在评论曹妃甸时,往往将其置身于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中去考虑。有观点认为,曹妃甸的发展正是得益于京津冀一体化,包括北京产业转移等在内的区域因素催生了曹妃甸。但也有人认为,也是因为京津冀一体化,曹妃甸的定位才会发生模糊,从而不得不在家门口展开激烈竞争。

  以大港口为例,天津滨海新区及天津港(600717,股吧)距离曹妃甸近在咫尺,同质化竞争在所难免。

  “这个问题一直是存在的,现在大家都想搞散货,都想搞集装箱,搞什么智能化、全球化,大家都不惜血本。”肖金成对《法人》记者表示,竞争的不甘落后,会加剧投资压力,每家的业务量都不能饱和,难免出现压价竞争的情况,这种竞争导致每一家都会受损。

  肖金成建议,曹妃甸应该从京津冀经济一体化中获得发展优势,而对于区域来说,协同发展和一体化发展是最优选择。

  “所谓一体化发展,就是说天津港和曹妃甸港不要竞争,要合作,要功能互补。”肖金成说,从现状看,曹妃甸港的竞争力不如天津港,在竞争方面不会是天津港的对手,所以对于地缘靠近的港口来说,合作对各自的发展非常重要。

  “该区域不仅有天津港和唐山港(601000,股吧),还有秦皇岛港和黄骅港,这四个大港口,现在都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肖金成表示,如果几家港口能够凭借京津冀整体规划重新定位,做差异化竞争,变得做到利益共享,这对于区域来说是好事。肖金成甚至建议,可以探讨港口合并的可行性,如相互持股等。

  “产业是要分层次的,市场也是分层次的,需求也是分层次的。”肖金泉说,同一区域内定位和发展思路不宜趋同,差异化才和优势互补才是良策。

  肖金成认为,中国的很多开发区都存在模式趋同、定位模糊的问题。一些地方只看到增长的潜力和市场需求,而不考虑成本,认为投入多少钱都不会出问题。但目前中国正处于发展和转型的特殊时期,如果经济能持续保持较快增长,那么相应的困难可以被克服,但未来具有不可预测性,产业规划应充分考虑潜在的风险。

  对于曹妃甸的转型阵痛,肖金成建议,首先应该收缩,不能再继续铺摊子了。对于已经形成的建设用地,应加快基础设施的完善,尽快吸引产业入驻。这样才能在较短时间内获得平衡,等到下一轮投资高峰时,困局会迎刃而解。

  “但是目前,可能还得面临一段时间的阵痛期、调整期,各方面压力都会非常大。”肖金成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