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园地 >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肖金成:以人为核心是新型城镇化的本质内涵,先解决农民工问题是首要任务时间: 2018-11-28信息来源: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  作者:肖金成 责编:XHY


 百人论坛一年开一次会有一点少,所以我建议小的研讨会可以开多次,每次不超过20人,这样发言充分一点,还可以展开讨论,不同的观点产生碰撞,即使这样给每个人发言的时间也比较少,不可能把要讲的内容都讲出来,所以,今天我把我在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书《城镇化与区域协调发展》送给大家。这十几年,我一直在研究城镇化问题,也提出了一些观点。我于1995年开始研究农民工问题,写了一个比较长的报告,提出了农民工市民化的观点,1998年,我研究中国城市化道路,1999年,我提出城市化是中国21世纪的大战略,发表了题为《城市化:牵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牛鼻子》的文章,这些文章都原封不动地收在我的书里。

 我想讲继城镇化工作会议后,中央召开了城市工作会议,这两个会议是有关系的。我认为城市和城镇是城镇化的载体,因为农民从农村转移出来到哪儿去?转移到城市和城镇,这一点我深信不疑。要转移到城市和城镇,谓之城市化的浪潮,那么多人转移出来,城市和城镇能不能承受得了?这就需要各部门、政府和学者要下工夫应对。我们紧紧关闭城门是不行的,大家就会不走城门而从城墙上过去,过去还要翻墙,现在城墙没有了,大家都可以进来,当然会对城市形成很大的压力。过去我们认为城镇化不是好事,谓之民工潮,像潮水一样。我1995年研究“民工潮”的时候,注意到这是一个贬义词。这么多农民进入到城市,使城市显得很乱,有的人还有偷盗行为,市民对农民工完全是排斥的,希望赶他们回家去。我的领导曾给我说,城市空气那么差,农村空气那么好,不如呆在家里。他认为农民不应进城来,城市有那么多下岗职工,还让农民进来捣乱,所以,当时对农民进城是排斥的,学界的认识也是不一致的。

 现在公开来讲不太排斥了,但从内心城市人对农民进来是有看法的。城市政府一方面希望农民工多做贡献,来打工,拿低工资,最好年轻的时候来,年龄大了就回去,这是比较普遍的想法。另外对城镇化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认识,所以,我认为统一认识很重要。所以我建议不同领域的学者能够在一起讨论。

 今天这个会上,高培勇院长发表了精采独特的观点,我非常赞同,他讲了财政的二元结构。过去我们说的二元结构主要是二元户籍制度,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还有二元土地制度;二元社会保障制度;我还发现一个二元电价制度,我一直认为农电是便宜的,城市电是贵的,后来我参加了电监会的一个课题,才发现农电是贵的,这一点令我非常奇怪。我们一直讲支持农业,结果农电价格比城市居民电价要高。

 推进城镇化首先就要解决这个二元问题,不解决二元问题我们城镇化实际上是很难实现的。因为不管怎么说,走到哪里都是两种人,两种待遇,融合不进来,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尤其是二元财政制度问题。 我们所曾经研究过城镇化成本的分担机制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假问题,为什么是假问题?因为农民到城里是给城市做贡献,做了贡献难道不应该为他提供公共服务吗?他纳税了你为什么不为他提供公共服务,还要让他来分担。还要谁来分担呢?让农村为城市分担,让西部地区的政府为沿海地区的政府分担,让中央政府为市政府分担,这种分担是分不清楚的。但是我们所确实研究了这个问题,说城镇化成本应该分担,给中央分担多少,给城市政府分担多少,还有输出地政府分担多少。大城市吸纳人口更多,小城市给大城市分担成本,怎么分得下去呢?城镇化成本分担问题确实是一个假问题。

 农民工到了城市,务工经商是为城市做了贡献,纳税了,城市政府就应该责无旁贷、理所当然、不能推卸地为他提供公共服务,如果大家都这样认识这个问题就好办了。如果大家不这样认识,还让中央政府、输出地政府分担成本,让农民分担成本,这种分担到22世纪都研究不清楚,研究不清楚大家只好谁都不提供公共服务,农民还要回到老家去。回到老家去,我们的城镇化水平是提高还是降低?到2030年如果不是75%而是45%,我认为我们的现代化目标就很难实现。

 如果2亿6千9百万的农民工到2030年又回到了农村,我们的城镇化水平是提高还是降低了,我们的城镇化质量是提高还是降低了,我们社会是进步还是倒退了,我们走向现代化还是走向反面了,这都是问题,这都是风险。什么叫做中等收入陷阱,是农民工从城市回去了,这就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了,我国现代化的机遇就再也没有了。现在我们已经走到了中等收入陷阱的旁边,要么跳过去,要么掉进去,而且我认为掉进去的可能性极大,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我们让大部分农民工留在城市,很可能就跳过去了,如果大部分农民工没有留在城市,回到农村去了,我们就比拉美的后果还严重。所以,我一直不遗余力地鼓吹城镇化。

 但我们的城市确实要提高承载力,这么多人进入城市,承载力怎么样?魏后凯教授曾说大城市有吸纳能力,小城镇有承载能力。小城镇说来多少人都没有关系,但人家不去,因为就业岗位少,收入低,吸引力不大。大城市有吸引力,农民工愿意留下来,北京市如能解决户口,农民工肯定愿意来,不解决户口也愿意来,但北京市人满为患,这就形成一个矛盾。。我到内蒙古一个县城,提出“小手拉大手”,把中学全部集中到县城,希望农民的子女到县城来上学,把全家户口都迁到县城,但农民不愿意把户口迁过来,只是在小孩上学的时候在县城租个房子,孩子一毕业马上就回去了。现在问题不是农民想来,农民不太想来,是不得已才来,要认识到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户籍人口城镇化的目标很难实现,很难实现在于农民并不愿意放弃农村户口,这和十年前、二十年前完全不同,二十年前大家为了获得一个城市户口是削尖了脑袋,还要掏五千元钱或者更多的钱取得一个城市户口,现在大家不想取得城市户口了,因为农村的福利待遇并不差,而且他进入城市后怕农村的权益丧失,受到损害,承包地、宅基地、集体经济的权益等等。现在农民也在心里平衡,户籍转到城市有什么利益,有什么好处,有什么损失,未来很可能在城市生活不下去,又回不去了,所以,家里的宅基地不能丢,承包地不能转。

 肖金成: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城市吸引力并不大,户籍城镇化并不乐观,我认为最后能不能实现是悲观的态度,因为农民不愿意把户口转进来。当然来北京愿意,上海、深圳、广东都愿意转过去,但大城市门槛很高,小城镇小城市的户籍都放开了,但农民很理性,不愿意去,去了以后和农村差不多,这就是一对矛盾。所以城镇化工作会议和城市工作会议,一是把财政预算和城市户籍人口挂钩,把城市的土地和户籍人口挂钩,实现这两个挂钩。这对地方政府是一个不错的激励措施当然会有一定的效果,但我觉得效果并不是很大。关键是要做好公共服务,一定要把公共服务和城市居民均等化抓上去,户口本不重要,是户口本背后的社会福利和公共服务,如果能够把这些做到了,我想农民取得不取得城市户口也不是那么关键的。我一直提取消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而不是降低城市入户门槛,因为这个手续你让人家办,人家还不愿意办。必须让进城的农民免除后顾之忧,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农民才会放心大胆地把户口迁进来,才会把承包地、宅基地转让出去,农业才能实现规模化经营,农业现代化的目标才能够实现。

 二是鼓励举家进城。现在五千万留守妇女,五千万留守儿童,将来可能还有一亿留守老人,这个问题要采取一些措施,鼓励举家进城,我们的土地才能流转。丈夫在城里,老婆、孩子在农村,能够把土地流转起来吗?现在子女在城里,老人在农村,也不可能流转土地。稍微耕种一下,他也不会去流转。土地流转不是那么简单,我认为农业现代化和土地流转也不要那么乐观,鼓励土地流转农民就流转,也不一定那么好实现,关键是不是举家进城,如果举家进城,一年回不去一次,土地肯定会流转,关于土地流转问题也是很复杂的问题,我这里就不罗嗦了,我就讲这么多。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