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园地 >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刘亭:“十四五”改革和发展的基本取向(上篇)时间: 2021-07-09信息来源:刘亭随笔 作者:刘亭 责编:SJW


             

总962 #新观察系列#

图片

4月24日,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浙江财经大学联合举办的第四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在杭州隆重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为:新阶段与新格局:“十四五”中国经济展望。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副主任、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原院长刘亭研究员出席,并做《“十四五”改革和发展的基本取向》主旨报告。他表示,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理念和新发展格局这“三新”,是“十四五”乃至2035年发展的“定盘星”。对于浙江未来改革和发展,他认为应当围绕高质量和高水平发展的“双高”目标要求,在改革和发展领域分别坚持市场化和数智化的基本取向。

以下为演讲实录,分上下篇发布。



“十四五”改革和发展的基本取向
(上篇)

非常感谢论坛主办方的盛情邀请。对我来说,做主旨报告有点受宠若惊:经济学家,中国经济学家,而且是高端论坛,似乎都够不着。但盛情难却,还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刚闭幕的中央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了“十四五”规划《建议》,两会也审议通过了相应规划《纲要》,主要精神可谓“‘三新’定盘”。

第一个“新”是新发展阶段。其中关键的三个字是“现代化”。改开之初我们的发展起点比较低:从温饱到小康,从总体到全面,经济起飞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从“十四五”开始要搞现代化了,也是分两步:先是基本现代化,后面是否会比照全面小康的提法,来个全面现代化?目前尚未可知。

第二个“新”是新发展理念。这是五年前编制上一轮五年规划的时候总书记提出来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个词十个字,是今后发展的基本遵循。

第三个“新”是新发展格局。怎么理解?我以前说过八个字:“自主为要、循环为重”。“自主为要”,怎样才能把中国的发展引导到自主发展的轨道上来,这关系到国运。什么是自主发展?套用一下自主创新的逻辑。现在讲自主创新,无非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还有协同创新,等等。但那些都是创新的具体路子,不是要害所在。要害是“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循环为重,是指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良性循环,当属最重要的。这里既包括了创新循环、绿色循环、安全循环和高效循环,还包括经社、城乡之间的良性循环,如此等等。

图片

浙江未来的发展,应当是“双高”的发展。高质量、高水平是省委省政府对于浙江未来发展始终坚持的目标要求。浙江提“高水平”是有基础的。因为浙江的总体发展水平,要比全国的平均水平高出那么一截子。大概有个五年到八年的时间差?最具代表性的指标是人均GDP,全国1万美金,浙江1.5万美金,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一半。所以从2017年省第14次党代会开始,我们提出了“高水平”:全国是全面小康,我们是高水平全面小康;2035年全国是基本实现现代化,我们是高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2050年全国要实现“全面”现代化,我们又是高水平实现“全面”现代化。这里面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自我加压”。按照总书记的说法,是要奋勇争先,勇立潮头,走在前列。

什么是高质量、高水平的发展?最通俗的解读,就是借用2008年北京奥运的广告词:科技奥运、绿色奥运、人文奥运。科技就是强调创新;绿色就是可持续发展;国家越往后去,人文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任务就越突出。总书记在纪念建党95周年大会讲话时专门加了一个“文化自信”,而且讲这是最根本、最深厚的自信。

如何达成“双高”发展?基本的取向就是推进“两化”:市场化+数智化。也就是说,“双高”发展的根本动力和基本途径,浙江可以从以下两个方向去努力。大道至简地说,第一个是市场化,第二个是数智化

图片

从生产关系方面讲,就是要靠以民营经济和开放型经济为代表的、市场化取向改革的全面深化。市场化太抽象,具体找两个代表:一是民营经济;二是开放型经济。刚才接受光明网的采访,也谈到外贸依存度的问题。浙江去年进出口贸易总额3.38万亿元,GDP的总量是6.46万亿元,按照现在的外贸依存度计算公式一算,浙江高达52%。能出得去,表示还有那么一点国际竞争力。作为一个大国来说,把国内消费搞上去,在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得到较好满足以后,这个比例是会下降的。原来的60%确实是太高了,在当下这种大变局下风险很大。这些年已渐渐下调到30%左右,那就差不多了。非常赞同黄校长的意见,不是越低越好,也不是降得越快越好。下降的速度和幅度,要和国内消费的扩大和增长相适应。

讲到以改革促发展,还是要坚持十九大报告的精神——“三个论”:“决定论”,“重点论”,还有“自主论”——“赋予省级及以下政府更多自主权”。现在自上而下的规定动作很多,自下而上的自选动作较少,今后要更多地增强根据实际情况贯彻落实中央精神的自主权。在这里,我还要补一个两句话的“就会论”:回望过往实现全面小康的42年,改革到哪里,发展就会到哪里;而前瞻未来实现现代化的30年,全面深化改革到哪里,高质量高水平的发展也就会到哪里。深化市场化改革最紧要的,是夯实“产权、信用、法治”三块基石。这六个字没做到,以为市场化就是松绑放开搞活,让你做点小生意,发点小财,这就是市场经济,那很可悲是误读了。制度型开放要显著扩大。原来低水平的开放,只是搞好外向型经济。现在按中央的提法,是要从商品和要素的流动性开放,向规则标准等的制度型开放转变。

(接下篇)




新朋友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图片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刘亭随笔”)



阅读 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