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料下载 > 专著连载
专著连载

西部大开发战略的理论基础和实施对策 地区篇 优势互补 走进西部——南京参与西部大开发的九大空间时间: 2019-06-10信息来源:课题组 中国计划出版社 2002年12月第一版  作者:徐国弟 陈玉莲 主编 南京市计划委员会 责编: qgy 陈国平


优势互补  走进西部

——南京参与西部大开发的九大空间



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是“十五”乃至今后几十年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大宏观背景。南京是国内经济大省——江苏省会,也是沿海较发达地区的重要经济中心城市,市委、市政府对中央的这一重大决策高度重视,目前,全市微观层次已经和正在涌动西部情结,市级调控也正陆续出台各项措施贯彻西部大开发战略。笔者认为,从战略和规划的高度,南京参与西部大开发至少还有以下九大空间。


一、基础设施建设


今后一个时期,国家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将会加大对西部地区的倾斜,重点加强公路、铁路、航空、水运、天然气管道等重大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加强电网、通信、广播电视、信息网络建设:目前,虽然我市这方面的建设也在进行和完善之中,但相比之下,毕竟先行一步。因此,我市能够在队伍和装备上支持西部,通过竞标方式直接参与西部重大项目建设,也可以通过开通空中航线,进一步使西北和华东贯通。其中,国家的“西气东送”、“西电东输”,以及“西宁铁路(西安至南京)”工程,径直牵动南京,不仅为西部地区“通江达海”打开通道,也为我市送来能源,带来需求,开创商机,改善国内结构调整环境。对此,我们已将这些项目视为走进西部的战略目标,建议列入“十五”规划。由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大,周期长,拉动内需强的特点,我市走进西部,参与并联手基础设施建设的任务方兴未艾,任重道远。


二、农业开发和生态建设国家


在西部大开发中,一方面将大力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有计划、有步骤地退耕还林,退耕还革和绿化荒山荒地;一方面将集中优势资源开发现代农业。这是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中之重。南京的农业科技优势在国内仅居北京之后,拥有南京大学、南京农业大学、南京林业大学、河海大学、江苏省农科院、中科院土壤所、地理所、植物所等一批国内外知名的与农林相关的校所。有一大批高素质的农业科研、技术推广人员,而且据初步调查,目前有一批多年积聚的科技成果。发挥这一优势,鼓励我市农林院校、科研单位、技术推广部门的科技人员挺进西部地区,广泛开展技术合作,不仅有益于西部生态建设,而且通过农业技术和资源互补,可望进一步建设和提升以我市大中型农产品加工、流通企业为龙头,以西部地区特色农产品为原料基地的新型农业经济联合体。


三、区域经济结构调整


经过改革开放20余年的发展,目前南京的经济已经发展到必须考虑发展空间的阶段,西部地区区位优势的改善直接为我市提供了产业转移空间。通过参与西部大开发,可能改变我市以往结构调整的封闭和半封闭状态,可以将南京地区的经济结构调整顺势纳人东西部地区联合发展的大格局。这有利于进一步拓展我市新的市场空间和资源接续,使南京各个领域的发展在更大范围内符合资源优化配置的原则,为南京经济发展增强新的活力和后劲。比如目前南京已有金蛙、红焰、华晶、联强等一批属我市化工、车辆制造、电子等重点行业的企业已先行走进西部。一年来已先后在甘肃、内蒙、新疆、四川等地创办了多个生产基地,形成了年产值近10亿元的生产能力,为后续企业的介入做了较成功的示范。


四、共建营销网络


西部发展过程将是西部市场的扩容和扩散过程。西部特别是非中心地区随着开放程度的提高和自然经济格局的瓦解,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都将快速增强。这对拓展南京产品的市场、突破南京经济发展中有效需求不足的限制,都具有积极的意义。南京的重化工产品、电子信息产品、车辆制造产品,以及纺织、食品等轻工产品,可以通过与西部地区进行广泛的商商联营、工商联营、农商联营,组织展销活动等方式,共建营销网络。同时,南京可以充分利用本身华东重镇的区位优势,和拥有国内最大内河港口的条件,为有条件的西部地区来宁建设产品加工基地,开辟市场,扩大出口提供服务。


五、政府引导


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地方政府开拓外部市场,重在综合运用经济杠杆的启动式引导。借鉴美国政府在西部开发中的作用,我市参与西部大开发应十分重视政府的战略引导作用。这种引导,应主要以经济政策为杠杆,以经济利益为支点,一方面鼓励“走出去”,鼓励我市的资金、技术、人才等生产要素和企业、科研单位适时向西部合理流动,在流动中增值,在流动中找到新的增长点。另一方面也着力吸引西部“走出来”,吸引西部地区到南京地区投资创业。“走出去”和“引进来”是扩大交往,优势互补,降低资源配置成本的重要途径。南京“走出去”为“引进来”创造内需;西部地区通过“走出来”也能为其“引进来”扩大商机。在这方面,地方政府可望大有作为。


六、国有企业改革


西部地区国有企业比重普遍偏高,而南京地区是国家国有企业布局的重点。通过兼并、重组或参股等方式,两地联手,共同推进国企改革,可能是国企改革低成本拓展市场、实现资本经营和资本扩张的一条捷径。南京的制造业如电子、汽车、化工,重点突出,集中度较高。西部地域广大,各地差异性较大,如云南生物资源丰富,四川加工工业相对发达,陕西高技术产业形成一定规模,新疆“一黑一白”(石油和棉花)已初步形成优势等等。如果我市在此项工作的具体操作过程中,能选准重点地区的重点企业,优势互补,可能闯出一条国企跨区域联手改革的新路子。


七、科技交流和合作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新经济向我们挑战的时代,无论是西部开发还是南京经济的新发展,都要着眼于科技开发和技术创新。我们经过初步调查研究表明,目前西部地区虽然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但科技实力并不弱。南京与西部相比,虽然科技实力相对集中,但两地都有科技成果转化率偏低的问题。产生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是现行体制将地区科技分割,两地合作不够,合力远未形成;二是技术创新的资本经营滞后,尤其缺乏风险资金的推动。因此,我市的科技走向西部,首先拟应加强与西部科技的联手与合作。其次,应考虑我市的科技机制相对优先,可加大风险投资的牵引力度,在政策上为我市走向西部的科技开发和合作创造更宽松的环境。


八、联手开发大旅游


西部地区旅游资源富集,开发潜力很大。正在启动的西部大开发将大力改善西部的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这给旅游资源最密集的西部把潜在的旅游资源转变为现实的旅游产品提供了条件。但中国的旅游资源是不可分割的,特别是东西部的旅游资源更有深厚的历史文化联系。国外对我国的旅游印象有一句话,说“秦唐着西安,明清看北京,近代看南京”。我市的旅游产业有希望在现有基础上,与西部联手,共同开发大旅游而共同受益。


九、为西部地区走向国际市场提供支持


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除了同全国其他省、市、区的合作外,通过“向南”:“向西”开放走向国际市场,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特别是国家“入世”后这方面的工作显得更为紧迫。西南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侧面是发展同湄公河流域国家(地区)的经济合作;西北地区则是努力同独联体在中亚地区的成员国建立经贸合作关系。为了顺利应对“入世”后的压力和冲击,需要东西部的合纵连横,携手共进。为此,在西部省区的对外开放战略实施中,南京应当成为西部开放的战略后援,通过同西部各省区的合作,为西部开发提供各种为西部需要的援助,如,利用南京的“脑库”研究提供西部开发的模式、提供开发项目的可行性研究等,实施智力“援西”。同时也可借此来强化南京的开放意识。&



                                                        (作者单位:南京市计划委员会))·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