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经济纵览 > 宏观经济
宏观经济

世界正在努力摆脱“美元霸权”时间: 2018-12-04信息来源:《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6期) 作者:钮文新  责编:万山


 

       北京时间11月21日凌晨,美国股市再次大幅收跌,道指重挫逾550点,跌去了今年以来的全部涨幅。科技股也遭受重创,纳斯达克指数跌穿7000点整数关口。这是正常调整,还是新危机的开始?目前包括华尔街在内的舆论莫衷一是。

       可以肯定的是,20世纪40年代开始建立的美元霸权已经出现“末日品相”。所以,一旦美国再度出现严重的金融危机,持续了60年的美元霸权就可能土崩瓦解。但美国股市已经踏上跌势,这会不会成为美国再次爆发危机的起点?包括华尔街精英们在内的许多人都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中国经济周刊》2008年11月发表题为《美国会破产吗》的封面文章,文章指出,2008年发生在美国的金融危机实际上是美元危机。10年过去了,美国没有破产,但美元霸权的危机已现端倪。

       当今世界,无论经济上还是军事上的很多混乱都与美元有关,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已经难以为继,甚至已经出现了“不小的变化”,全球精英都为此感到焦虑。

       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呈现三大特征:一是以美元为核心;二是以金融为主导;三是以全球化的产业分工为基础。在此前提下,美元霸权获得了巨额的“铸币税”利益,即美国不必自己生产,但可以用美元任意购买别国商品以满足本国需求,尤其是一般消费品。用货币符号占有别国劳动成果,这是最低成本且最高收益的“铸币税”,也是巨额贸易利益所在。为此,美国必须确保国际大宗资源贸易使用美元计价和结算,确保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核心地位。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元在全球支付市场的份额已从2008年前的60%以上下降到2018年的40%左右。这是否说明金融危机发生后,世界各国改变美元主导国际货币体系的愿望和行动正在产生效果?俄罗斯将手持的绝大部分美元储备换成了黄金,土耳其、印度也在大量增储黄金而减少美债持有,拉美国家与中国的贸易更愿意通过货币互换,以各自主权货币进行结算。这些实际都抑制了美元在全球的扩张,也是美元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占比下降的重要原因。

       还有一条信息让人倍感震惊。首先说明一下,在国内,个人和企业跨银行资金支付必须通过一个叫“银联”的通道才可以完成,银联作为通道可以帮助中央银行和监管部门监控每一笔资金的划转和使用。那么,不同国家的银行之间划转贸易结算资金是不是也需要一个通道?答案是肯定的。这个通道就是设在欧洲卢森堡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的结算系统SWIFT。通常,美国需要对哪个国家实施贸易封锁,它就会强令SWIFT关闭这个国家的资金划转通道。

       应当看到,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国际原子能机构连续13份报告都承认伊朗履行了责任的情况下,美国还是义无反顾地对伊朗实施制裁。而在贸易禁令下,没有退出“伊核协议”的欧盟、俄罗斯、中国等与伊朗贸易就变得十分困难,原因是SWIFT在11月10日切断了伊朗银行的金融支付业务,这使伊朗石油交易无法正常进行。

       怎么办?欧盟和伊朗想了个办法,绕过SWIFT,另辟蹊径,建立特殊支付渠道(SPV)。这是大事。如果更多国家加入这个SPV通道,那SWIFT将受到严重挑战,不仅大大弱化美国制裁伊朗的效力,而且会使美元在全球贸易体系中的地位大大弱化。这当然会遭到美国的极力阻挠,也正因如此,目前还没有哪个欧洲国家愿意批准这个SPV系统的注册,而呼声最高的卢森堡、比利时和奥地利等国已明确表态不会作为SPV的载体国家,这让欧盟和伊朗都感到非常棘手。目前,这个僵局尚无法打破,但不管SPV最终结局如何,这似乎都在说明一个问题,世界正在努力摆脱美元控制,招数也越来越多。

       美元霸权是否坚挺,还取决于美国国内的经济状况能否给世界带去足够的信任。尽管美国GDP增长强劲,微观经济主体充满活力,但问题在于,截至11月7日,美国国债余额突破21.7万亿美元,而美国国债的拍卖认购率已经创出历史新低,全球购买力正在走弱,尤其是来自海外的购买力。

       美国财政部8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在34个海外美债持有国中,至少有12个债权人集中抛售了美债。同时,海外买家目前持有41%的未偿还美债创15年来新低,这个数字在2013年时为50%。今年前8个月,外国投资者对美国国债的持有规模增加了780亿美元,但这一数字仅略高于去年同期购买规模的一半,在美国国债发行规模中的占比也要小得多。

       此外,美国高盛公司发布报告称,美国经济增长率将在2019年放缓。股神巴菲特最近在接受CNBC采访时也表达了他对美国经济的担忧。巴菲特警告:美国再度发生“雷曼时刻”是不可避免的。巴菲特在加州海滨的一套房子从1100万美元降价至750万美元才最终成交,而且整整挂牌20个月。与此同时,美国财政部10月15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财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约7790亿美元,创2012年以来新高。同时有预估显示,如果按照2018年10月的情况, 2019年美国财政赤字将超过1万亿美元。

       美国国债能否在国内找到足够的买主?尽管现在看问题不是很大,但趋势并不乐观。毕竟美国公众的储蓄率极低,大量消费依靠信用卡透支。当然,美国各种稳定的机构投资者非常强大,这也是目前还不会发生大问题的关键支撑。

       为什么如此关注美国国债问题?因为美国国债信用是美元霸权赖以生存的基础。尽管美元霸权没有发生不可逆转的危机,但从美元霸权的品相上看,它已大不如前,而且确有末路之感。从这个视角去看,是不是对眼下国际政治、经济、军事大势以及中美关系出现的问题会有另外一番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