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经济纵览 > 宏观经济
宏观经济

中国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和谐性研究时间: 2019-03-17信息来源:《区域经济评论》2019年第1期 作者:余 红 心 赵 袁 军 陈 青 祝 责编:qgy 柳 阳


摘 要:中国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和谐性,是适应居民消费需求变化,影响中国产业结构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因素。运用DEA方法测度二者的和谐性,结果显示中国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和谐性呈现波动下降趋势。通过偏离度分析,发现居民居住消费、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和医疗保健消费三项支出与三次产业的和谐偏离尤为明显,要通过短期内扩大高端产品及服务的进口和长期内借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本土高端产品及服务的供给能力,来满足居民高端的消费需求。

关键词:居民消费结构;产业结构;和谐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中图分类号:F120  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2095-5766201901-0095-06 收稿日期:2018-10-19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高速增长阶段经济转型升级研究”(14ZDA021);教育部人文社会科

学项目“财政金融协同治贫及其长效机制研究:以安徽大别山农户家庭为例”(18YJC790185);河北

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项目“京津冀互联网产业与商贸流通产业融合机制研究”(SD171054)。

作者简介:余红心,男,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博士生(上海 200433)。

赵袁军,男,东华大学旭日工商管理学院博士生,本文通讯作者(上海 200051)。

陈青祝,女,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博士生(上海 200433)。

 


一、问题提出

在供需分析中,产业结构在供给方面处于中枢地位,其决定了再生产的比例关系、生产要素利用效率、国际产业分工体系中地位和竞争力;居民消费需求规模和结构则是需求方面至关重要的环节,是生产的落脚点以及社会再生产的重要推动力。中国现阶段,供需矛盾主要体现为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矛盾,而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供需矛盾集中表现为二者“供需错位”的结构性矛盾。

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供需矛盾,是市场经济的一种常态还是现阶段的不正常状态?从短期来看,消费结构的变动通常不是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变动的结果。从短期来看,消费者收入水平的变动、市场价格水平的波动、制度变迁以及消费者文化教育水平的提高等,都会在没有发生产业结构或产品结构变动的情况下引致消费结构的变动。从长期来看,由于技术进步、技术创新产生新的产出和产业,新的产业满足消费者潜在或者更高层次的消费需求,新催生的消费需求也会引起居民消费结构发生变动。相对于消费结构升级,产业结构调整在某种程度上存在着一定的时滞,但长期的时滞和过大的时滞则易产生巨大的负面效应,严重制约居民消费升级以及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

现有对中国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关系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三个方面:一是围绕消费结构同产业结构关系的探讨;二是消费结构升级对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作用;三是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供需矛盾(即二者的和谐性)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关于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的和谐性表现及变化趋势方面的研究主要是定性分析,缺乏定量分析。梳理已有研究,主要有两篇文献测度二者的和谐性,但所测度的结果不能体现全国层面的年度序列变化。本文利用DEA方法,科学地测度二者的和谐性,为后续和谐性的原因及其影响提供一种定量分析,并同时在测度结果上进行原因分析。


二、研究假设与测度模型

1.研究假设

和谐理论认为,和谐是一个系统内部诸要素以及各子系统内部诸要素之间,以及系统与外部环境之间在空间意义上的协调和均衡。可见,和谐性可以分为事物内部的和谐以及事物外部的和谐。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的和谐性对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而言皆为外部的和谐。基于此,本文通过分析居民消费结构内部要素和产业结构内部要素之间的和谐性,进而估算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总体和谐性。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对居民消费支出的分类,居民消费支出分为8个大类:食品烟酒、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其他用品及服务。居民消费支出均同各个产业发展息息相关,在居民消费的8大类中,某些支出与某一产业发展的关联程度较高,而由于产业之间的关联性,居民消费支出也同其他产业发展息息相关。从系统论的角度来看,任何系统与其他系统之间都会存在一定的物质、能量交换。因此,本文提出研究假设1

假设1:居民消费支出同三次产业发展状况相关,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存在联动关系。

当居民各项消费支出与三次产业产生良性积极互动关系时,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可以实现良好的和谐性,此时,居民消费支出同产业结构之间存在或接近某一标准的和谐状态①。然而现实中,系统之间却处于标准和谐状态和不和谐状态之间。相对于居民消费升级,产业结构的调整速度相对缓慢,较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存在着时滞;同时,由于居民消费升级与产业结构变动是一种动态过程,居民各项消费支出同产业结构的标准和谐状态,即子和谐状态,可能出现在不同时期。因此,本文提出研究假设2

假设2:居民各项消费支出与产业结构之间存在子和谐状态,各子和谐状态可能出现在不同时期。

2.测度模型

本文将居民各项人均消费支出定义为消费结构的子要素,而将三次产业人均GDP作为产业结构的子要素。本文借鉴文启湘、冉净斐 (2005)的方法,将消费各项支出同三次产业人均GDP之比作为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子要素之间的基本指标。在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子要素指标确立后,需对指标集进行量化处理。当居民消费支出同产业结构之间的和谐性满足子和谐状态时,则其和谐性最优;若其和谐性偏离子和谐状态,则和谐性有所降低。以食品烟酒消费同三次产业之间指标的量化处理为例,假设食品烟酒同三次产业之间的标准的和谐状态为F1*F2*F3*,若FiFi*,则量化处理后为:fi=1-Fi-Fi*/Fi*,否则,fi=Fi/Fi*。以此处理,使得量化后的指标在[01]区间内。由此,量化后的8大类消费支出②与三次产业之间和谐状态依次为:ficirilitieimioii=123)。

进一步地,本文测度居民某一消费支出和三次产业之间的和谐性的公式为:

hj=∑ωi j i,其中∑ ωi=11

式(1)中,j表示居民各项消费支出,食品烟酒等8大类;i表示三次产业;ωii与三次产业之比的权重。由于每一消费大类对各个产业的重要性不同,难以用准确的评价方法来确定权重,因此,实践中通常采取主观赋权法,本文也采用主观赋权法确定权重。

由此,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总体和谐性可以表示为:

H=Wj h j,其中∑W j=12

式(2)中,Wj为权重指标,一般用居民消费支出大类占总消费支出的比重来表示。若H=1,则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是完全和谐状态;若H∈[0.81),则二者处于较好的和谐状态,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可以达到良性互相促进效果;若H∈[0.60.8),则二者处于基本和谐状态,但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必须有所调整;若H∈[00.6),则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处于不和谐状态,需要大力调整产业结构,以适应消费结构的升级。


三、和谐性测度

1.子和谐状态标准值的确定

本文认为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存在相互制约、相互影响的关系,可以利用DEA方法来度量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的最优效率,并以此来确定子和谐状态的标准值。DEA方法是在“相对效率评价”概念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新的系统分析方法,是一种非参数统计方法,广泛应用于对具有多输入、多输出的投入产出系统进行相对有效性的分析评价。

居民消费支出与产业的发展存在着一种相互依赖和相互促进的关系,可以将其视为一种输入和输出的投入产出系统。首先,将居民各项消费支出作为输出向量,以产业结构的各项指标 (三次产业的人均GDP)作为输入向量,利用DEA模型可以得出产业结构的子要素发展推动消费结构子要素增长的有效程度,表示为θi1;其次,将产业结构的各项指标(三次产业的人均GDP)作为输出向量,以居民重要相关的多项消费支出作为输入向量,计算得出θi2,即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对产业结构变动的拉动作用的有效程度;最后,当θ*i1=θ*i2=1③时,确定对应年份的消费结构子要素与产业结构子要素之间处于子和谐状态时的标准值。

2.数据选取与和谐性测度结果

本文选取和整理了《中国统计年鉴》《中国住户调查年鉴》以及《中国社会统计年鉴》历年的有关资料进行研究,数据跨度为19902017年。参考文启湘和冉净斐(2005)的研究,本文确定居民各项消费支出同三次产业人均GDP比值的权重ω;并通过DEA方法,选取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子和谐状态时的标准值以及对应年份,见表1。从表1可以看出,居民各项消费支出同产业结构之间的子和谐状态没有出现在同一时期,也验证了假设2

  


根据公式(1),计算19902017年,中国居民各项消费支出与产业结构的和谐性,在此基础上,由公式(2)计算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总体和谐性,详见表2。从表2可以看出,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总体和谐性虽存在着波动性,但总体上有所下降,2017年总体和谐性为0.627。近年来,中国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和谐度处于[0.60.8)区间,二者处于基本和谐状态,产业结构调整势在必行。



3.和谐性的因素分析

19902017年的28年间,中国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处于基本和谐状态,然而和谐性在近年来有所下降。这个问题的出现不仅仅是因为供需总量的失衡,更是源于供需的结构性错位。1997年,中国市场供求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即由新中国成立以来长期存在的卖方市场,转变为供给略大于需求的买方市场,为此,政府出台多项刺激消费需求的政策,二者和谐性有所回升。然而自2006年后,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总体和谐性存在下降趋势。为进一步细化分析各类消费支出同三次产业之间的和谐性,本文比较居民各项消费支出同三次产业人均GDP之比同标准状态时的偏离度Dd

      DdI j =Ij I j*/I j* 3

其中,I表示居民各项消费支出,j表示三次产业;若DdIj0,则实际指标超过了标准指标,显示了二者的不和谐,这反映着消费相对过剩(或供给相对不足);若DdIj0,则代表消费需求不足(或供给过剩);|DdIj|表示实际指标与标准指标偏离的程度,绝对值越大,则表示消费需求或供给过剩问题越突出,并且居民居住消费、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和医疗保健消费三项支出与三次产业的和谐偏离尤为明显。

在居民居住消费支出方面,居民居住支出主要依赖于第二产业的发展,在2012年之前,DdR2呈现负值,且偏离度较大,2012年之后呈现出正值。这表示19902012年,居住消费需求略有不足,20122017年后居住呈现旺盛需求。造成偏离度方向改变的原因可能有两个方面:一是居住需求存在刚性需求,同时也伴随着中国房地产发展过热,房地产投资行为与投机趋向日盛的现象;二是2012年以后,居住支出中包含了自有住房的虚拟房租,因此消费支出有所提高。在居民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方面,教育文化娱乐是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居民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同第三产业发展呈现倒“U”型。中国教育文化娱乐需求一开始表现相对不足,在大力发展教育文化事业后,教育文化娱乐需求得以满足,然而近些年却表现为相对于供给,需求不足,原因可能在于中国教育文化娱乐事业的供给处在中低端,未能满足居民的高端需求,如大量的海外留学现象逐年涌现。在居民医疗保健消费支出方面,相似于医疗保健消费。医疗保健消费需求同第二三产业发展呈现波动,20132017年,医疗保健相对于第二产业发展有所旺盛,相对于第三产业发展消费支出偏低。原因一方面在于中国实行城乡医疗体制改革,农村居民对医疗保健的消费成本降低,进而总支出有所降低;另一方面也可能在于高质量医疗保健供给相对不足,表现出大量的海外求医现象。


四、结论与建议

本文利用DEA方法,在全国层面测度了19902017年中国居民8大类消费支出同三次产业之间的和谐性,从而测度出中国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的和谐性,分析了居民居住消费、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和医疗保健消费三项支出与三次产业的和谐偏离。得出如下主要结论:(1)居民各项消费支出同产业结构之间存在子和谐状态,且子和谐状态不尽然出现在同一年份。(2)中国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处于基本和谐状态,然而和谐性近年来有所下降,从19902017年二者和谐性测度结果来看,存在和谐性降低的势头。(3)居民居住消费、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和医疗保健消费三项支出与三次产业的和谐偏离表现明显。基于本文的分析结果,提出以下四点建议。

1.在居民消费相关领域有步骤、有选择地扩大开放

现阶段,中国中高端产业发展不充分,未能形成高端产品及服务的有效供给,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存在供需矛盾,二者和谐性有所降低。同时,现阶段中国也面临着社会主要矛盾。面对社会主要矛盾,涉及居民消费领域的市场需要持续开放,这也是中国推进新开放的应有之意。有步骤有选择地扩大开放,一方面是为了达到以开放促改革,以开放来满足国内居民的高端消费需求的目的;另一方面是为国内具有发展潜力而现阶段处于发展初期的新兴产业提供一个成长空间。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突出体现了服务消费领域市场准入的放宽,这尽管给国内相关产业带来了压力,但也将倒逼相关产业进行积极调整,并能有效降低国内其他产业的生产成本,最终有利于提升国内供给水平,惠及广大居民。

2.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中国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的和谐性问题,不仅是社会主要矛盾的表现之一,而且是市场经济运行的结果。因此,提高国内高质量供给水平,提高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和谐性,需要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尤其是产品及服务的供给主体活力。在国有企业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同时,需要积极推动民营企业发展。在消费领域要逐步放宽对民营企业的准入,鼓励、支持和引导民营企业在涉及居民消费领域,如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领域的发展。同时,由于传统产业不能有效满足居民不断涌现的高端消费需求,而战略性新兴产业不但能够满足居民高端消费需求,并且能够引领新的消费热点、拓展新的消费领域,如当下活跃的VR3D打印、大数据等产业,这不仅是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也是满足居民高端消费需求的重要提供者,因此,需要深入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从而完善供给体系,提高供给结构,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3.加强区域合作,积极融入全球、区域价值链

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和谐性较低的原因,一方面是高端供给不足,另一方面是中低端供给过剩。中国是一个地域大国,产业在地区间发展不平衡,同时由于区域壁垒的存在也导致部分区域产业发展出现同质性,产能过剩问题也接踵而来。加强区域合作一方面有利于增强不同产业之间发展的契合度,另一方有利于构建相同产业之间的有效竞争体系。同时,区域合作不仅是国内各区域之间的合作,而且是中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合作。尽管当下出现逆全球化的势头,但经济全球化是一种主流,中国需要加强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合作,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积极融入全球、区域价值链,实现互惠互利。尤其是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如何加强区域合作,需要不断探索符合彼此利益的合作模式,需要积极构筑和融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价值链。

4.破除制约居民消费需求的不利因素,释放居民消费购买力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改善供给结构,是解决现阶段供需矛盾、提高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之间和谐性的关键环节。但是,不能只重视供给端而忽略了消费端。中国居民平均收入增长迅速,对高端商品的需求激增,然而收入差距的存在、城乡发展不平衡、养老体系相对不健全等一系列因素皆限制了部分居民消费购买力的提升,尤其是购房、养老等直接关系居民现阶段和今后的消费。因此,要继续对房地产进行调控,抑制投机行为,满足居民合理的住房需求;健全社会养老体系,发展市场养老制度,如完善养老基金产品的发行和管理制度,满足居民养老需求,从而解决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释放其购买力。&

 

注释

①本文将这一标准和谐状态称之为子和谐状态。②8大类消费支出依次为:食品烟酒、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其他用品及服务。③当存在θ*i1,θ*i2不尽为1时,需要对输入向量适当调整,以选取max(θ*i2/θ*i1)最大时的对应年份。

 

参考文献

1]杨治.产业经济学导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5.

2]傅家荣.消费需求结构是产业结构演进的根本动因——对消费需求结构与产业结构关系问题的思考[J.消费经济,19972.

3]侯志阳,戴双兴.城乡居民二元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升级[J.企业经济,20018.

4]尹世杰.我国消费结构发展趋势与政策引导[J.经济学家,19985.

5]蒋选.面向新世纪的我国产业结构政策[M.北京:中国计划出版社,2003.

6]刘伟,李绍荣.产业结构与经济增长[J.中国工业经济,20025.

7]江小涓.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 促进服务业加快发展[J.财贸经济,200511.

8]刘世锦.关于我国增长模式转型的若干问题[J.管理世界,20062.

9]刘胜,冯海波.税制结构与消费外溢:跨国证据[J.中国工业经济,20166.

10]马龙龙,刘畅.我国高端消费外流成因与回流政策研究[J.价格理论与实践,20136.

11]文启湘,冉净斐.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和谐:和谐性及其测度[J.中国工业经济,20058.

12]尚岩,王燕.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和谐性分析[J.商业时代,201021.

13]席酉民.和谐管理理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

14]刘东皇,谢忠秋,李向东.中国居民消费与经济增长协调发展研究[J.统计与决策,201522.

15]郭德宏,王海光,韩刚.中华人民共和国专题史稿V·世纪新篇[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9.

 

Study on the Harmony Between the Resident Consumption Structure and Industrial Structure in China

Yu Hongxin  Zhao Yuanjun  Chen Qingzhu

Abstract: The harmony between the consumption structure and the industrial structure is an important factor to adapt to the change of the consumption demand to upgrade the industrial structure and to develop the economy with high quality. This paper uses DEA method measures the harmony between them in China. The result shows that the harmony between the consumption structure and the industrial structure is fluctuating and decreasing. Through the deviation analysis it is found that the harmonious deviation between residential consumption education culture entertainment and health care consumption and the three industries is especially obvious. In the short term by expanding the import of high-end products and services Long-term supply capacity of local high-end products and services through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to meet the needs of high-end consumption.

Key Words: Resident Consumption Structure; Industrial Structure; Harmony;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