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区域特写 > 国家级新区
国家级新区

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的博弈分析时间: 2018-10-29信息来源:经济与管理(双月刊)2018年第2期 作者:刘 兵,曾建丽,梁 林,曹文蕊,李 青 责编:王冬年


摘 要:雄安新区建立初期,急需引进高端人才完成新区的规划和建设。从博弈论角度分析,高端人才引进是高端 人才和雄安新区政府之间的博弈,决策原则是各自效用最大化。通过建立混合策略纳什均衡博弈模型对新区引进 高端人才的合理性进行分析并求出均衡解;在此基础上,建立委托-代理博弈模型探讨新区提供的物质激励、软实 力程度、户籍管理政策、创新潜力与高端人才前往新区积极性的相关性。结果发现:最优物质激励与高端人才前往 新区积极性呈反相关,新区软实力程度、宽松的户籍管理政策、创新潜力与高端人才前往新区积极性呈正相关。

关键词: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博弈论;混合策略纳什均衡;委托代理模型

中图分类号:C96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3-3890(2018)02-0024-08

一、     一、引言

2017 年 4 月 1 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重点突出七项任务,其中第三项任务是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培育新动能[1]。发展高端高新产业,建设雄安新区关键依靠高端人才,如何引进高端人才成为建设雄安新区的首要任务。2017年5月6日,河北省人社系统提出 “一人一策、特事特办”政策,提供人性化 服务,积极主动吸引各行业高端人才迁入雄安新区。 高端人才是推动区域经济发展和提高创新能力的重 要力量,一直以来,国内外比较关注高端人才问题的研究。关于高端人才的研究可以追溯到知识工作 者,Machlup(1998)将知识工作者的概念不断发展成熟[2],随着知识工作者比例增多,人们对它的关注也增多,逐渐演化出高端人才的概念,高端人才集聚会促进经济发展,对聚集地区作出重大经济贡献,改善当地的消费水平、创新水平和生活品质(Eller-man,2003)[3];高端人才集聚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主要受人才政策、科技环境、经济格局等因素影响 (王全纲 等,2017)[4]。 随着研究的深入,一些学者把博弈论应用到高端人才引进的研究中,Spence(1974)用博弈论知识 研究劳动力市场人才招聘[5];Sengupta(2004)通过博弈论研究委托招聘,发现信息不对称下容易出现道德风险问题[6];单志鹏(2013)通过建立动态博弈和静 态博弈模型分析国企人才流失问题,得出均衡解并制定相应的对策解决人才流失问题[7];王昕旭(2015)用博弈论方法研究科技人才引进管理与流失预防,得到科技人才与区域之间的均衡解[8]。从以上分析 结果看出,高端人才引进问题可以应用博弈论知识进行分析,并存在参与人的均衡解,然而以往研究很少用博弈论知识定量分析吸引高端人才因素,以揭示其内在逻辑关系。本文以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为背景,将高端人才和博弈论结合,厘清高端人才与新区之间博弈的逻辑关系,为雄安新区吸引高端人才提供理论依据。

        二、雄安新区高端人才需求与引进影响因素分析

(一)雄安新区人才需求分析

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政府早在2014年筹划选址,最终历时近3年把雄安新区作为承载北京非首都功能的集中地,并将其作为新兴城镇化发展的示范区、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枢纽、协调中国南北方经济发展的重要区域。在外媒看来,雄安新区为中国制造业和高端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不是简单复制深圳、浦东的模式,而是代表中国未来城市的发展方向,是中国创造的又一个奇迹,充分体现了中国说到做到、只争朝夕的改革方式。雄安新区承载着许多的功能定位,包括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和开放发 展先行区[9],而这些功能仅依靠本地居民是无法实现的,因为 2015 年雄安新区三县居民有1 130 852人,其中乡村人口达780 114人,占全县总人口的比重为 68.98%[10]。因此,需要大量高端人才的涌入,依靠高端人才的聪明才智建设创新、智慧、一流的雄安新区。 雄安新区建设规划起步面积约 100 公里,中期发展面积约 200 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 2 000 平方公里;到 2020 年将初步呈现出一个新的雏形, 起步区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布局框架基本形成;到 2022 年起步区基础设施全部建设完成,新区核心区 本建成[11]。因此,2017 年为雄安新区的规划年,2018—2020 年为雄安新区的重点建设年。在新区的 起步阶段,需要对新区展开各方面的排查工作,如文化、产业、气象、生态、地质、人口等方面,工作过程中需要大量的文化创意人才、企业家、气象勘探人才、 生态环境人才、地质勘探人才、人口统计人才等;需要管理和整顿雄安新区各乡镇的诸多事宜包括新区建设的宣传工作、党建工作、群众的拆迁工作等,需要一批吃苦耐劳、敢于扎根一线的党政人才;雄安新区规划建设需要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大量创新要素的转移、建设智慧城市的高新技术,因此,需要建筑设计人才、城市规划人才、地理测绘人才、物联网人才、大数据人才、云计算人才。

(二)吸引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影响因素

高端人才引进是区域或者组织为吸引高端人才流入而制定一系列优惠措施,达到促进要素升级,推动经济发展,提高创新能力的目的。高端人才引进的影响因素主要有外在因素和内在因素,外在因素包括工资待遇、生活环境、社会福利等(Milton,2003;吴存凤等,2007)[12-13],内在因素包括个人发展、个人偏好等(袁仕福,2012;Zhang,2013)[14-15],户籍问题作为高端人才引进的瓶颈,在高端人才引进问题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通过对现有文献整理,将区域吸引高端人才的影响因素归纳如下:

 1. 物质激励。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只有满足了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才会追求更高的自我实现需求,因此吸引高端人才必须给予其充分的物质激励。正是基于这种共识,许多地方制定优惠的物质激励政策来吸引高端人才集聚,如天津对创新创业领军人才给予丰厚的物质奖励,对于入选的创业型领军人才一次性资助 150 万元,对于入选的创新型领军人才一次资助 50 万元[16];雄安新区启动区城市设计面向全球展开咨询,为吸引高端人才献计献策,对每个咨询人的基本津贴为 10 美元(含税), 优胜方案获得者给予10 万美元奖金(含税)[17];此外,雄安新区为吸引高端人才,政府专门制定“一人一策、特事特办”的优惠政策包括雄安新区提供的工资待遇、住房条件等。

2. 地方软实力。相比物质激励,高端人才流动更注重城市的发展和软实力。软实力是相对硬实力而言,特指一个国家凭借政治独有的魅力,文化自信力和国民友善力等释放出无形的影响力,是“不通过强 制手段达到目的,以柔克刚”的能力(周文泳等,2016)[18]。就区域而言,一个地方的软实力指依靠本地政府和居民的聪明才智吸引人才、科学技术、资金从而达到促进本地经济发展的能力,通常以区域文化、公民素质、创新环境、宽容环境和公共服务水平等体现。软实力对吸引高端人才集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区域软实力的强弱影响区域科技创新能力和高端人才流动的结构特征,在某种程度上是高端人才流动的内涵性因素(王全纲 等,2017) [4]。

3. 户籍政策。进入雄安新区的门槛大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就业的积极性,通常通过户籍政策的优惠程度来表现。在我国户籍政策与高端人才享有的保险、医疗、住房、子女上学等诸多公共服务挂钩,户口限制高新技术人才享受与当地同样的社会福利(郑姝莉,2014)[19]。对于雄安新区发展而言,大量高端人才需要被引入,由于地缘优势以及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需要,高端人才很可能大部分来自京津地区,绝大多数高端人才不愿放弃原有户籍。高端人才进入雄安新区就业,如果其不是雄安新区户籍,是否能享受与雄安新区居民等同的住房、保险、医疗、养老等社会福利,户籍壁垒限制高端人才引进,因此,户籍政策的宽松程度在一定程度 上影响高端人才的流入。

 4. 创新潜力。建设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其中一个重要的任务是让雄安新区成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战略定位之高,足见国家高度重视雄安新区的创新发展。地区的创新潜力是指地区科技发展水平潜在的能力和科技转化能力的预期,创新潜力和地区创新环境密不可分,良好的创新环境对吸引高端人才至关重要。雄安新区建设以来,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等 48 家企业入驻雄安,这48家企业全部为高端 高新企业,此外,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明确表态支持雄安建设。有如此之多的高端产业和高校集聚雄安, 足以看出雄安新区创新潜力巨大。

 三、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的混合策略 纳什均衡博弈

 雄安新区高端人才引进是政府制定优惠政策, 吸引高端人才和企业前往雄安新区就业和创业,在这一优惠政策指引之下,政府、企业、高端人才这三方利益主体必然会展开相应的利益博弈。对于企 而言,企业由高端人才构成,但相关影响因素均强调新区政府的政策作用。因此,在政府制定优惠政策 的博弈过程中,前往雄安新区的高端人才越多,对雄安新区越有利;选择高端人才的机会越多,越容易促进雄安新区的经济发展。基于公平竞争的原则,雄安新区政府在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之前不能让其知道哪些高端人才被引进,只能公布所需高端人才的任职要求,高端人才根据这些信息估算出自己能否被引进的概率。同样,雄安新区只能根据高端人 才的简历大致了解他们的信息,不能确定高端人才是否会前往雄安新区工作,只能估算出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概率。因此,雄安新区政府决策战略是引进和不引进高端人才,高端人才的决策战略是 前往雄安新区与不前往雄安新区。

(一)模型的假设

1. 假设雄安新区政府与高端人才为参与人,双方均为“理性经济人”,即均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决策的目标都是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雄安新区追求效益最大化,高端人才追求个人所得最大化。

2. 在高端人才引进博弈结构中,参与人双方即雄安新区政府和高端人才策略选择如下:雄安新区政府策略是引进与不引进;高端人才的策略是前往与不前往新区。同时,假定只要高端人才前往新区,新区政府就会获得经济收益;只要雄安新区引进高 端人才就会有经费支出。

3. 雄安新区政府因高端人才引进获得的收益R,包括显性收益和隐形收益,其中显性收益包括高端人才为新区带来的经济效益、科技成果数量等;隐形收益包括新区的创新能力、文化水平、知识溢出等。雄安新区因引进高端人才所需支付的成本为 E,包括招聘高端人才过程的宣传费用、场地费用、猎头费用,外聘面试官的费用等。

 4. 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获得的总收益为 I,包括在新区获得的工资、福利待遇、人脉资源、成就感等。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需要付出的机会成本为 P,包括前往雄安新区的经济成本、交通成本、适应新环境的经济成本、心理成本等。

(二)模型的建立

在上述假设条件下制定如下的规则:

 1. 第一种: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高端人才不前往新区。雄安新区政府要付出成本 E,因为高端人才没有前往雄安新区,政府获得收益为0,因此,雄 安新区政府所得为-E。高端人才没有前往雄安新区作,因此,成本付出为0,收益为 0,最后高端人才所得为 0。

2. 第二种: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高端人才前往新区。雄安新区政府获得收益为 R,支出成本为 E,还要支付高端人才收入为 I,最后所得为 R-E-I。 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获得收益为 I,需要支付迁 移雄安新区的成本为 P,最后高端人才所得为 I-P。

3. 第三种:雄安新区不引进高端人才,高端人才不前往新区。此时,雄安新区政府没有收益,也没有付出任何成本,因此,最后所得为 0。同理,高端人才没有前往新区,收益和支出均为0,因此,最后所得为 0。

4. 第四种:雄安新区不引进高端人才,高端人才前往新区。此时,雄安新区不需要付出成本,收益为0,最后所得为0。高端人才付出前往雄安新区的机会成本为 P,但是没有被引进,所以收益为0,最后所得为-P。

5. 为简便起见,假设高端人才前往新区就要辞掉原地方的工作,不考虑两个地方兼任的情况。 根据以上制定的假设条件,得到如下引进高端人才的博弈模型,见图 1。

 

(三)模型的结果分析

假定雄安新区政府分别以 η 和 1-η(0≤η≤1)的概率选择引进和不引进高端人才,高端人才以θ 和1-θ(0≤θ≤1)的概率选择前往和不前往雄安 区就业。

给定η,高端人才选择前往新区可能获得的期望收益为:

η I-P)+(1-η)(-P)(1)

如果高端人才选择不前往新区获得期望收益为

η*0+(1-η)*0             (2)

令式(1)=(2),得

η*=P/I

如果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的概率是 η>η*, 高端人才的最优决策是选择前往新区,那么新区政 府引进高端人才成功;如果 η<η*,高端人才的最 优决策是选择不前往新区,那么新区引进高端人 才失败;如果 η=η*,高端人才可以随机决定是否前 往新区。

 给定 θ,新区选择引进高端人才的期望收益为:

 θ(R-E-I)+(1-θ)* (-E) (3)

新区选择不引进高端人才的期望收益为:

 θ*0+(1-θ)*0                         (4)

令式(3) = (4),得 θ*=E/R-I

如果高端人才前往新区的概率是 θ>θ*,新区政府的最优决策是引进高端人才;如果 θ<θ*,新区政府的最优决策是不引进高端人才;如果 θ=θ*,新区政府可以随机选择引进高端人才与否。通过求解得出混合决策纳什均衡解是 η*=P/I, θ*=E/R-I,即新区政府以 P/I 的概率选择引进高端人才,高端人才以 E/R-I 的概率选择前往新区。 从求解的结果(η* 与 θ*)看出:雄安新区引 高端人才的概率与P呈正相关,即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机会成本越高,隐含这类高端人才越优秀的信息,说明这类高端人才在原地方的工作待遇较好,辞职的风险较大。所以,当高端人才机会成本越大时,雄安新区政府需要增加引进高端人才的概率, 才能让高端人才在前往新区和不前往新区两个策略之间所获得的收益无太大差异,从而高端人才更愿意前往雄安新区。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的概率与 I 呈负相关,即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收益越低,引进高端人才的概率越大。这是以雄安新区政府为 “理性经济人”的假设前提,一切为自己的利益最大 化考虑,期望给高端人才较低的收益。高端人才前往新区的概率与 E 呈正比,即新区引进高端人才付出的成本越高,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概率越大。这是由于新区在引进高端人才过程中所付出的经费成本越高,表明对高端人才引进 越重视,对高端人才吸引力越大,那么高端人才前往新区就业的概率就越大;高端人才前往新区的概率与(R-I)呈反比,即新区政府的收益与高端人才收益之间的差额越小,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概率越大。这是由于高端人才获得的收益与政府获得的收益差额越小,表明高端人才获得的收益越接近政府获得的收益,高端人才在新区的经济地位提升,收益增加,这对高端人才而言,吸引力巨大,从而前往新区就业的概率变大。综上所述,为了吸引具有高机会成本的高端人才,新区应该增大高端人才引进的概率,减小高端人才前往新区的风险,提高引进高端人才的经费支出, 缩小新区政府和高端人才的收益差距,以增加引 高端人才的成功率。

 四、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的委托代理博弈

上文分析了雄安新区政府经费支出对高端人才吸引的重要性,经费支出越大,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越大,高端人才越容易前往新区就业,但并不是所有高端人才考虑新区引进高端人才的经费力度大小,关键是考虑前往目的地的软实力即区域文化、公民素质和公共服务水平等。另外,进入雄安新区门槛的大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积极性,通常通过户籍政策的优惠程度来表现。通过建立委托-代理模型,进一步分析哪些因素影响高端人才前往新区的积极性,并揭示其内在规律,从定量的角度为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提供理论依据。        

 (一)模型假设与规则

1. 本文模型是完全信息下的静态博弈,假设有两类参与人,分别是雄安新区政府和高端人才,双方均为“理性经济人”,各自追求自身效用最大化。

 2. 在引进高端人才的博弈中,新区政府和高端人才的战略选择如下: 新区政府引进高端人才的战略措施分别是物质激励、地区软实力建设、户籍政策优惠和创新潜力培育, M, S, H, O 分别为实施这四项措施所需成本, α, β, γ, μ 分别为 M, S, H, O 占新区引进高端人才总成本的比重(α+β+γ+μ=1,且 α>0, β>0, γ>0, μ>0)。新区政府的净得利益函数用 π 表示, G(a)为新区政府的收益,即由于高端人才的引入给新区带来的收益(尚未考虑引进高端人才的成本),且假定 G(a)为严 格递增的凹函数,即 G′(a)>0, G″(a)<0(也就是说,高端人才前往该地,新区政府的收益就会越大,但增加率是递减的)。 高端人才的战略选择是前往雄安新区就业的积极性用字母 a 表示,收益为 T(M, S, H, O),且 TM>0, TS>0, TH>0, TO>0, TMM<0, TSS>0, THH>0, TOO>0(下标分 别表示一阶导数和二阶导数,即高端人才前往该地, 高端人才获得的物质激励、地方软实力、优厚的户籍政策、创新潜力是递增的,但物质激励的增加率是递减的,其他的增加率是递增的),成本为 C(a),且假 定 C(a)是严格递增凸函数,即 C(a)一阶导数大于 0,二阶导数大于 0,高端人才的支付函数用 U(a,T)表示。新区政府和高端人才支付分别等于各自的收益减去各自的成本。

(二)模型的建立

 由于本文侧重分析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和高端人才是否前往雄安新区,因此假设信息是对称的,即代理人(高端人才)的行动是可观测的,委托人(新区政 府)可以凭借观测到的 a 对代理人(高端人才)实行进一步激励,此时激励约束 IC 没有起作用,任何水平的 a 可通过参与约束 IR 由委托人(新区政府)制 定的“高端人才引进合同”实现。引进高端人才的委 托代理模型为:新区政府选择 M, S, H, O 和高端人才选择 a,求解下列最优化问题:

Maxπ=G(a) (αM+βS+γH+μO

s.t.(IR T (M,S,H,O)-C(a)≥U′

新区政府设计规则的目的是使自己的期望效用函数最大化,如果高端人才是理性的,那么在该机制的设定下得到最大的期望效用必定大于等于不前往该地就业的最大期望效用。模型中 U′为高端人才不前往该地得到最大的期望效用值(即经济学中的机 会成本)。

(三)模型的分析和主要结论 

1.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积极性 a 与新区政 府提供的最优物质激励 M 呈反方向变动。

由式(12)得

这一结果表明,当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积极性比较低时,雄安新区政府应该提供较高的物质激励,即当雄安新区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下降时,雄安新区政府需要依靠较高的工资待遇水平来保证高端人才引入的可靠性;随着雄安新区政府进一步实施更优惠的物质激励政策,由于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较高水平的物质激励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没有之前那么高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的省份在引进高人才之初制定非常高的物质激励政策,政府对引进 高端人才方面的经费支出比较高,把物质激励当做引进高端人才不可忽视的一种办法。例如北京从 2009 年 6 月起实施“海外高端人才集聚工程”,对于引进的高端人才一次性奖励 100 万人民币(王捷民等,2012)[20],目的是吸引海外高端人才,使北京成为 “智力高地”。政府必须认识到地区发展是持续长久的,仅靠财力支持很难维系高端人才对雄安新区的吸引力,难以与其他地区竞争,以上结论说明仅靠优厚的工资待遇水平只能对高端人才引进起到“标配” 作用,不能起到真正的刺激作用。

 2. 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积极性 a 与新区政 府提供的最优软实力程度 S 呈正方向变动。 由式(13)可得

 

这一结果表明雄安新区在提供既定的物质激励条件下,雄安新区的软实力越强,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积极性越高,雄安新区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越强;反之,雄安新区的软实力较弱时,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积极性则降低,雄安新区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弱。为吸引高端人才,并提高雄安新区的效用,必须提高雄安新区的软实力程度。让高端人才对雄安新区有前往的冲动,被雄安新区的文化、法律、公平竞争、包容、创新氛围、公共服务水平所吸引,对前往雄安新区有期许和向往之情。实践证明,凡是在提高软实力方面投入较多的国家或者区域都获得了巨大的回报,吸引了许多高端人才的集聚。就国家而言,日本从 1980 年起掀起建设“科技城” “学园都市”的热潮,并颁布《科技城法》,京阪奈学研 都市城强化基础科学,注重发展本国文化,积极推进智能交通系统,对高龄者和少子者的家庭给予基础设施的帮助,创造舒适的居住环境,浓厚的学术文化氛围和高尚的人文情怀吸引了大批高端人才,使京阪奈学研都市人口从1988 年 4 月的 15.85 万人增 长到 2014 年 4 月的 24.53 万人,增长了近 9 万人 (王承云 等,2016)[21]。

 3. 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积极性a与新区政 府制定的最优户籍政策 H 呈正方向变动。 由式(14)得

 

这一结果表明在多个地区提供同等的物质激励和软实力程度的情况下,高端人才会优先选择户籍政策优惠的地方就业。反之,如果雄安新区进入门槛较高、生活成本较高、户籍政策优惠程度较低时,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积极性就会低。在中国,户籍制度关系着个人的就业、医疗、保险、养老、教等诸多问题,存在着地域性的差别并影响和限制高端人才的自由流动,因此优惠的户籍政策对高端人 才的吸引力比物质激励更高,户籍政策的优惠会解决许多隐形问题,如子女的教育问题、老人的赡养问题、个人的买房问题等。这些都是影响高端人才流动的基本要素,因为高端人才流动不仅仅是个人行为,还需要考虑家庭问题。因此,国内一线城市在 引高端人才时会充分发挥户籍政策的激励和导向作用。例如上海制定比较宽松的户籍管理政策,2015 年实施《关于深化高端人才工作体制机制改革促进 高端人才创新创业的实施意见》,针对海外高端人才制定 “海外高层次高端人才集聚工程”和 “雏鹰归巢” 计划[22],放宽外籍高层次高端人才永久居留证受条件,拓展申请渠道,简化办理程序,降低海外高端 人才永久居住中国的门槛;对于国内高端人才,优化高端人才户籍直接引进政策,对获得一定规模风险投资的创业高端人才和核心团队等符合条件的高端 人才和团队给予直接落入上海户籍并享受上海社会 保障的政策。

 4. 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的积极性 a 与新区创 新潜力 O 呈正方向变动。 由式(15)得

结果表明:雄安新区的创新潜力对吸引高端人 才起着重大的积极作用,雄安新区的创新潜力越大, 越能吸引高端人才聚集新区。雄安新区自建成以来, 基础设施不断完善,5G 网络逐步覆盖新区,百度与 雄安新区合作,未来将无人驾驶汽车入驻雄安新区, 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全面部署雄安新区金融服务建设 工作,构建绿色金融体系。雄安新区将整合资金、技 术、知识、人才等创新要素,具有巨大的创新潜力。

 5. 雄安新区政府提供的最优户籍政策 H 与最 优软实力程度 S 呈正方向变动。 由式(9)和式(10)得

 

结果表明:S 随 H 的增大而增大,这说明地方政府提供的最优户籍政策应该随着地方政府提供的最优软实力程度提高而提高;雄安新区如果仅提供最优的软实力但却没有配套的优惠户籍政策,就不能达到吸引高端人才就业的目的,高端人才引进政策就会失败。因此,雄安新区在提高本地软实力水平的基础上要制定配套的优惠宽松户籍管理政策,此结论说明当引进高端人才时制定宽松的户籍管理政策和提高软实力同等重要,除了提高雄安新区的基础设施、文化水平、创新宽容氛围、公共服务水平之外,还要放松高端人才准入的门槛,放宽高端人才落的条件,让高端人才在新区享受到和新区居民同样 的福利水平。因此,雄安新区政府要探索合适的落户政策和标准,让更多的高端人才得以受益,吸引更多 的高端人才前往雄安新区创新创业。

五、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的对策

通过对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的博弈分析,证明了高端人才引进的合理性,得出雄安新区引进高 端人才考虑物质激励的同时,还应该重点加强软实 力建设和制定宽松的户籍管理政策的结论,基于此,针对参与博弈的双方—高端人才和新区提出如下对策:

 1. 探索多元化物质奖励办法,广纳国内外高端 人才。雄安新区建设初期需要引进大量的高端人才, 物质奖励是首要条件,物质奖励不仅局限于单纯的工资水平,还可以由期权分红、科技成果处理权、入 住科技园、享受一站式服务等形式构成。雄安新区可以出台相应的管理办法,对搬迁到新区的科技创新企业允许其给予员工一定比例的股份、期权奖励 以及金融贷款优惠,从而激励企业和员工的创新极性,此外给予创新企业房租部分减免和增值税减 免的优惠政策;对搬迁的高校给予科研经费的支持,持的力度在一定程度上高于高校原所在地,对于 迁入新区的教师给予比高校原所在地更优惠的待遇和奖励,包括工资、福利、科研经费、住房补贴等;落实中央的“千人计划”并制定新区的“高端人才蓄水 池”计划,对迁入新区的国内高端人才允许其入驻创新科技园,并享受安家费补贴、子女配偶问题解决等优惠待遇;对引进的海外人才除给予优厚的工资待遇以外,为促进海外人才创新创业,还提供包括企业申报、企业审批、企业选址、企业入驻、金融服务、 套设施在内的一站式服务。

2. 注重新区软实力建设,创新公共服务的建设内涵。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单纯依靠物质激励远远不够,必须提高配套的软实力程度,因为高端人才对地方的软实力要求往往比工资待遇更高,提高新区软实力建设,应注重提高新区的公共服务水平、文化氛围、创新能力等。公共服务水平方面,要配置优质的医疗、教育、交通、安保等社会性公共服务机构和基础设施,把优质的教育、医疗资源积极向雄安新区迁移,例如大学及医院的搬迁,雄安新区在建多条高铁,形成京津冀一小时通勤圈,推动新区的基础设施的完善。文化氛围方面,通过举办特色文化节和建设创意文化产业园突出雄安新区的文化特色,如建设雄县音乐会主题公园、安新芦苇画博物馆、举办音乐文化节、芦苇文化节、鹰爪翻子拳文化节等方式 塑造旅游品牌,将雄安新区的特色文化发展成文化 创意产业,展现新区的文化特色。

 3. 采取宽松户籍管理制度政策,开展“一人一策、特事特办”试点工作。雄安新区引进高端人才需 要降低人才准入门槛,制定宽松的户籍管理政策和 配套的绿色通道制度政策,具体包括社会保障、医疗保险等,针对不同的人才采取不同的准入政策,大力 开展“一人一策、特事特办”的试点工作,加大引进高端人才的力度。对于国内企业人才,借鉴北京人才管理办法采取“先引后用”政策,即对于岗位需要的高端人才先解决户口和社会保障问题,再让高端人才 从事单位工作,降低高端人才的生活风险,除此之外帮助解决子女教育问题、配偶就业问题、住房补贴问 题。对于海外高端人才,降低准入门槛,简化外国人入境和审批流程,对于符合要求的高端人才给予永久居住权,对于就业和创业的留学生办理居住许可, 并进一步探索管理政策。此外,可以设置独立机构如 移民局专门办理移民事宜,进一步降低移民标准,吸引高端人才办理移民绿卡。对于科研人才给予柔性 的户籍管理等制度政策,保留原户籍并允许其自愿选择迁入雄安新区户籍,并且享受京津冀地区的优惠保障措施;岗位上实行双向保留制度,原单位和新 区职位均保留,迁入新区之后给予丰厚的科研启动经费,并允许科研机构、高校、企业之间借调和兼任,以调动科研人才迁入新区的积极性。

 4. 培育创新环境,进一步提高新区创新潜力。创新环境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远高于物质激励,创新潜力让高端人才看到新区发展的潜力,吸引高端人 才前往新区创新创业,吸引更多行业投资。新区可以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现代技术手段服务于生活,实现网络全覆盖,将治安交警、城市管理、景区管理、小区物业、移动平台等监控探头和感知设备, 全部纳入“监控云”,建立基础信息“集中研判-分级共享-智慧调度”的联合管理模式,探索城市大数据的协同管理(周佳晖,2015)[23]。新区可以进一步与高 端高新企业与高校开展合作,共建科技创新实验室,实现产学研联盟,加速科技创新成果转化能力。新区可以创新人才引进的体制机制,实行“大部门制、扁平化、聘任制”,依靠精准服务和公平竞争吸引高端人才。

参考文献:

[1]曲长虹.规划信息[J] .城市规划,2017, 41(4):5-8.

[2]MACHLUP F. Knowledge production and occupational structure(1)[M]// CORTADA J W. Rise of the knowedge worker. Boston:Butterworth-Heinemann,1998:69-90.

[3]ELLERMAN D. Policy research on migration and development[Z]. World Bank 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s,2003(3117):1-64.

[4]王全纲,赵永乐.全球高端人才流动和集聚的影响因素研究[J] .科学管理研究,2017,35(1):91-94.

[5]SPENCE A M. Competitive and optional responses to sig-naling:an analysis of efficiency and distribution[J].Journal of economic theory,1974(8):296-332.

[6]SENGUPTA S. Delegating recruitment under asymmetric informatio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2004, 22(8):1327-1347.

[7]单志鹏.基于博弈论的国企人才流失问题研究[J] .社会科 学家,2013(1):79-83.

[8]王昕旭.基于博弈论视角的科技人才引进管理与流失预 防研究[J] .财经理论研究,2015(1):99-104.

[9]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河北雄安新区设立[N] .人民日报, 2017-04-02.

[10]保定市统计局.保定经济统计年鉴[J]北京:中国统计出 版社,2016:3-4.

[11]吴为.雄安“满月”河北密集研究新区建设[N] .新京报, 2017-05-02.

[12]MILTON L P. An identity perspective on the propensity of high-tech talent to unionize[J]. Journal of labor research,2003, 24(1):31-53.

[13]吴存凤,叶金松.科技人才的流动管理浅析—— —库克曲线 的启示[J] .技术与创新管理,2007(5):64-66.

[14]袁仕福.新经济时代需要新企业激励理论——国外研究 最新进展[J]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2(5):7582,143.

[15]ZHANG D L. Reflections on the team-building of sci- ence and technology innovative talent in Shandong characteristic industry town[M]. The 19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Industrial Engineering and Engineering Management.Springer Berlin Heidelberg,2013:733-742.

[16]新区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创业型领军人才可获 150 万元 资助[N] .每日新报,2017-06-08.

[17]中国城市规划学会.河北雄安新区启动区城市设计国际 咨询[N].新京报,2017-06-28.

[18]周文泳,熊晓萌.中国 10 省市区域科技软实力的制约要 素与提升对策[J] .科研管理,2016,37(S1):281-288.

[19]郑姝莉.制度舒适物与高新技术人才竞争—— —基于人才 吸引策略的分析[J] .人文杂志,2014(9):106-113.

[20]王捷民,付军政,王建民.北京世界城市建设与高端人才 发展:实践与对策[J] .中国行政管理,2012(3):84-87.

[21]王承云,孙玲慧.“京都、大阪、奈良学术研究型都市”建设 模式研究[J] .世界地理研究,2016(3):170-176.

[22]上海政府.关于深化人才工作体制机制改革促进人才创 新创业的实施意见[Z].2015.

[23]周佳晖.特色小镇看“浙”里:三生共融的智慧小镇[EB/ OL] . (2015-07-22)[2017-08-31].http://www.cztv.com/ topic2015/zlkxz/ 11858785.html.

责任编辑:王冬年

Game Analysis of Xiongan New Area Introducing High-end Talents

Liu Bing,Zeng Jianli,Liang Lin,Cao Wenrui,Li Qing

   (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Hebe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Tianjin 300401,China)

 

Abstract: In the early stage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Xiongan New Area,it is urgent to introduce high-end talents to com- plete the planning and construction of New Area. From the point of game theory,the introduction of high-end talent is a game between the high-end talents and the government of Xiongan New Area,the decision principle is maximization of their respective utility. Analyzing the rationality of introducing high-end talents in Xiongan New Area,it finds out the equilibrium solution by using mixed strategy Nash equilibrium game model. On this basis,exploring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material incen- tives,soft power levels,household registration managementpolicies and innovative potential of New Area and the enthusiasm of high-end talents to New Area by making use of principal agent model,it finds out the optimal material incentive is inversely related to the enthusiasm of high-end talents to New Area,while soft power levels of New Area,loose household registration managementpolicies and innovative potential are positively related.

Key words: Xiongan New Area;introducing high-end talents;game theory;mixed strategy Nash equilibrium;principal agent mo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