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区域特写 > 京津冀
京津冀

以改革创新推动京津冀开发区协同发展时间: 2018-10-30信息来源:经济与管理(双月刊)2018年第2期 作者:赵弘 刘刚 陈文丰 张召堂 杨立萍 责编:高钟庭



摘 要:国家高新区管理体制的发展趋势,一是决策、执行、监督三分设;二是增强促进性职能,削减行政性职能;三是分散化的公共治理。雄安新区建设要坚持可持续城市理念,要采取“分散化、组团化”的城市空间布局,要前瞻性布局轨道交通,要实体立区,要用一揽子改革方案破解区域发展中的瓶颈约束。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战略取向;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基石是创新经济,新经济发展的前沿在杭州;第四次工业革命最重要的是所有的技术创新和组织创新都主要围绕新型创新区展开。通常,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与其国家级开 发区发展水平相一致;河北经济发展中有两个短板,一个是城市结构不合理,另一个是开发区建设落后。开发区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有三个抓手,一是推动绿色制造体系建设,二是创新现代产业生态体系建设,三是以技术+金融为支点撬动绿色经济。

关键词:改革;创新;京津冀协同发展;开发区;

论坛中图分类号:F12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3-3890(2018)02-0017-07

2017 年 12 月 9 日, “2017 年(第二届)京津冀开发区协同创新发展论坛”在石家庄市太行国宾馆召开。论坛的主题是“学习贯彻中共十九大精神,以改革创新推动协同发展”。论坛由民建石家庄市委、民建北京海淀区委、河北经贸大学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办,石家庄高新区、民建河北省委经济金融委员会协办。河北经贸大学党委书记董兆伟到会并致辞。论坛由河北经贸大学副校长、民建河北省委副主委、民建石家庄市委主委武义青主持。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博士后导师,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顾问团顾问赵弘;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院长,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博士生导师刘刚;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副总经理、高级合伙人、注册咨询师陈文丰;中国开发区协会副会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河北省商务厅原副巡视员,国家级沧州领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 主任张召堂;河北省工业节能与清洁生产协会秘书长,中国工程技术工程教育认证协会机电类专业认证专家杨立萍等应邀到会并作主旨演讲。现将部分专家发言整理发表。


以可持续城市理念建设雄安新区

赵 弘

(一)   (一)可持续城市理念的提出和核心要件

城市有很强的集聚能力,集聚带来规模经济、共享经济等,集聚确带来效率。但是,城市太大又会出现规模不经济,可能出现“城市病”。如何让城市尤其是大城市发展既充分利用规模经济又避免规模不经济呢?在城市布局是要实现“大分散、小集中”。一个城市的中心区域要保持一个合适的范围,这个范围既符合规模经济的要求,又不超出规模不经济的范围要求,这个范围承载城市里面最主要的功能。比如金融、总部、高端商业、政府办公等,这些功能不是以成本为导向,或者能承担起高成本,这些功能放在中心区域。城市,特别是大都市,它的功能很多,就要分门别类地在周边来安排,比如通过建设大学城、医疗城、科技城来安排;还有很多产业也是这样,要把城市的功能分散开布局。随着城市功能的分开,人口也就分开了,一部分人在大都市核心区域的周边小城市里既居住又工作,也会有一部分人虽然在周边居住但要到中心城工作,当然也会有一部分人在中心城居住而要到周边的卫星城、新城去工作,这样就构成了一个都市圈结构。都市圈结构是解决集中和分散关系的基本城市布局模型。1996年联合国第二届人类居住会议首次正式提出“可持续城市”的概念,但没有给出定义。我认为,可持续城市是指在一定的经济社会条件下,支撑城市发展的各个系统与城市功能之间相互协调,实现城市运行高效、经济繁荣、生态优良、生活宜居、社会公平和文化和谐,能够为居民提供可持续的福利,且不给后代遗留负担的城市。所以可持续城市能够避免我国很多城市正在或者已经开始形成的“城市病”的问题。同时我们所说的紧凑城市、新城市主义、精明增长、智慧城市等都可纳入到可持续城市概念之下。可持续城市包括五个要件:第一,空间布局可持续。通过分散化、都市圈的这种城市布局结构,来解决城市规模不经济问题。第二,交通结构可持续。一个城市特别是大都市,通过怎样的交通供给结构来解决交通问题对于城市发展很重要,对于解决交通拥堵很重要。大都市的公共交通必须占主导地位,75%~80%的人出行必须坐公共交通,其中轨道交通在公共交通当中必须占主导。第三,生态环境可持续。布局城市一定要留下足够大的生态空间来消纳城市各种污染。第四,产业发展可持续。一个城市的发展一定要有经济基础,依赖土地财政的城市化很难持续。第五,历史文脉可持续。要让这个城市独特的文化保持和传承下去。空间布局可持续是前提条件,交通结构可持续是基本保障,生态环境可持续是根本要求,实体经济是基础支撑,历史文化文脉是重要动力。我国的城市大多是单中心“摊大饼式”结构而不是都市圈结构。这个结构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使得中心城承载力很低,容易形成“虹吸效应”,另一方面周边得不到应有的资源辐射而获得应有的发展,形成与中心城巨大的发展落差。新城、卫星城设计一定要注意,一是在理念上,要在新城、卫星城布局城市的功能或产业,一般尽可能不设计纯居住功能的新城和卫星城;二是在距离上要保持30~70公里的范围,既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三是要建立大容量、高速化、一站式、低票价的市郊铁路,把卫星城、新城与主城高效、紧密地连接起来;四是中心城规模要控制,卫星城数量根据需要确定,分阶段建设,但是每一个卫星城不能太小,也不能太大,一般在10万人~20万人;五是建设顺序,先建火车站解决交通出行,然后是超市、医院、学校解决公共服务,最后是盖住宅和办公空间。


(二)以可持续城市理念来建设雄安新区

1.采取“分散化、组团化”的城市空间布局,防止摊大饼式的城市病隐患。近期可以进行核心区的建设,同时要完善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县城的城市品质。这三个县城的面积本身不能再摊了,要划定生态边界。远期要将三个县城设计成雄安核心区的卫星城。

2.前瞻性布局轨道交通。建议雄安有三个层次的轨道交通:第一个层次,中心城要用地铁来提高承载能力;第二个层次,中心城区到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县城建立快轨,中心城与未来预留组团之间要留下轨道交通的路由;第三个层次,中心城区到北京、天津、保定、石家庄,一定要有四通八达的高速交通联系。

3.雄安新区要实体立区。前期承接非首都功能的切入,但是后期要培育自己的内生动力,实现雄安新区从承接到发展的平衡转换。雄安未来要以创新、实体经济来支撑产业的发展,这样才能保障城市发展的可持续。

4.制度创新要大胆探索,用一揽子改革方案解区域发展中的瓶颈约束。雄安被赋予了很多期待,作为新型城市化的样板,要创新、要绿色、要生态、要智慧等等,这些问题没有改革很难实现,所以一定要把改革放在突出位置,才能避免雄安再走传统老路,确保雄安走一条可持续的新型城镇化道路。


创新生态系统的构建:动力和机制

刘刚

(一)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战略取向

从1978年至今,中国经济发展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以农村为主导的工业化阶段。第一阶段工业化的主体是乡镇企业。因为轻工业产品市场短缺的存在,乡镇企业发展迅猛。从1978年至1998年,20年间乡镇企业的就业人数从0.22亿增加到1.28亿,占1998年全部农村劳动力的28%,占全国劳动力的18%。非农业乡镇企业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从1978年的4%快速提升到1998年的27%。第二阶段工业化以城市为主导。第二阶段城市主导的工业化是由第一阶段农村工业化带动的。第一阶段农村工业化在满足轻工业产品市场需求的同时,创造了一个更大的包括原料、动力、能源和高端装备在内的中间产品市场。在国家政策的约束下,由农村工业化创造的新市场需求通过引进外资和发展国有经济来满足。充分利用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前两个阶段工业化使中国到2001年成为“世界工厂”,到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目前,中国经济进入到工业化的第三阶段,即创新驱动发展阶段。因制造经济转型而创造的新的市场需求需要通过有效科技供给的增加来满足。在工业化的第三阶段,能否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心,代表了国家发展的未来。2012年以来,无论是河北还是天津,在经济型发展中到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其中的根本原因是没有实现创新驱动发展,动力机制尚没有实现转变。对实施创新驱动发展的困难要有足够的认识,首先创新本身是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从基础研究到产品开发再到规模化生产,面临着所谓的“达尔文海”。而在过去的招商引资过程中,因为只是涉及生产环节,能够快速实现经济发展。但是现在一个基础性科技创新在产业化的过程中,面临着种种不确定性,是非常漫长的过程。二是因为创新驱动发展阶段是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需要不断培育和完善创新生态系统。与前两个阶段不同,政府的作用不再是优化投资环境,而是构建创新创业环境。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战略取向。京津冀协同发展是要通过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把这个地区变成世界级城市群。科技创新中心源于国家和区域经济中心的转型和升级,其中,大学和科研院所密集、产业基础雄厚、人才集中和市场发育成熟,是中心城市转型升级为科技创新中心的基础和前提。当然,这不是绝对的,贵阳大数据产业的崛起说明落后地区完全可以在新的科技产业面前有所作为,特别是河北这样的地区。科技产业革命为新的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出现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从经济发展的现实看,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与第四次工业革命出现了共生局面。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一定要强调创新驱动战略的实施。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千年大计”是指什么,就是要助力中国成为世界科技强国,助力中国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雄安新区的任务是非常明确的,一方面要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另一方面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目的是把雄安新区建成类似硅谷这样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国家的“千年大计”,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河北经济发展的千年机遇。

(二)    (二)创新经济和创新生态系统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而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基石是创新经济。从科技创新与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的角度看,新阶段中国要塑造的创新经济是基于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在内的科技革命而发展起来的新兴经济形态。新经济发展的前沿在杭州。杭州新经济靠什么发展起来的?通过一年多的实际调查,我们研究了杭州300多家新创企业的价值网络关系,解析在新创企业的创建和发展过程中跟谁发生关系,它的技术靠谁、人力资本靠谁、资本靠谁等?分析结果表明,主要依靠的是阿里巴巴、云栖大会、阿里云计算和浙江大学。在杭州新经济的发展中,阿里巴巴是一个关键的支撑平台,是杭州创新生态系统的主导者。阿里巴巴的创新生态系统表现出三个方面的特征:开放、开源和共享。作为创新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浙江大学则为杭州经济的转型升级提供人力资本和技术支持。在创新生态系统的孕育和孵化下,杭州快速发展出电子商务,而且发展起来包括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在内的新兴产业和经济形态。

(三)    (三)如何构建区域和产业创新生态系统

第四次工业革命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所有的技术创新和组织创新都主要围绕新型创新区展开。什么叫新型创新区?就是科技创新和新经济发展源头的地方,表现为一座城市或城市的一个区域。依赖富有活力的创新生态系统,新型创新区通过“双创”活动的涌现,不断创造出新技术、新产品、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在中国,北京的中关村和深圳的南山区成为一北一南两个最有活力的新型创新区。据估测,未来的五年,深圳可能出现一千家上市公司,因为它有大量的技术创新储备,这些技术创新不仅来自于国内,而且来自世界。中关村同样也拥有这种能力。在创新经济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新的区域经济分化现象,而且可能出现区域差距越来越大的局面。决定区域经济发展的关键是谁能快速实现新经济的发展。从先进地区的发展看,新经济的发展是报酬递增的。例如,浙江,阿里巴巴和淘宝功不可没。线上的淘宝替代了传统的线下小商品批发市场,它解决了海量的浙江中小制造企业的市场扩张。接下来出现的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及其应用,解决的是制造企业面临的生产性服务业约束。接下来,在浙江将要出现的是用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解决智能制造问题。在阿里巴巴的带动下,在杭州形成了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它的规划思路很简单,就是适应企业的发展,满足企业创新空间和创新资源集聚的需要。在城西科创大走廊的形成过程中,伴随着阿里巴巴的西溪湿地总部的建设和财富的扩散,在这条走廊上形成了高校、特色小镇、科研机构、科创孵化平台和平台企业在内的新型创新区。

对于河北的发展而言,一个更有价值的案例是以色列的贝尔谢巴市。贝尔谢巴市位于以色列的沙漠地带,人口很少,却是世界网络安全产业聚集的世界级创新城市。一个位于荒漠地带的城市如何有这样的成就?是因为本·古里安大学(Ben-GurionUniversity)座落在这里。本·古里安大学是以色列一座有名的理工大学。在认识到网络安全科技是新的城市产业发展方向后,本·古里安大学首先是进行学术研究和人力资本培养,而不是急着招商引资。人才培养出来后,鼓励大家在大学附近创业,并成立包括企业研发中心在内的研发机构吸引人才和发展产业,网络安全产业开始形成。更重要的是,因为网络安全涉及到以色列的国防安全,以色列专门成立了一个8200部队,负责国家的网络安全。在政府的政策扶持下,贝尔谢巴的网络安全产业很快发展起来。从2010年开始,短短的几年时间,在研发资源的吸引下,贝尔谢巴引进了39家跨国公司在这里建研发中心,涌现出70家创新型企业。

在未来的经济转型和发展过程中,无论河北省还是天津市,应该看重北京什么资源?不应该是落后产能,应该是科技创新资源,尤其是人才资源。建议河北省下定决心做一个真正的新型创新区,通过科技创新资源的聚集和创新孵化,在科技创新与经济社会的融合发展中引领区域的经济转型和发展。


国家高新区体制机制改革的实践

陈文丰

国家高新区是我国火炬计划的重要组成,是科技与经济结合的重要载体,是创新资源最为集聚、产业基础较为雄厚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域。近些年来,部分国家高新区为进一步转换动能、激发活力,开展了一系列以管理体制改革为核心的体制机制改革。

(一)   (一)国家高新区管理体制现状

经过20余年发展,由于我国各地发展不均衡和高新区发展时序的差异性,国家高新区管理模式呈现多样化特点。根据授权大小,可以分为基本没有授权、部分授权、完全授权、政区合一等多种管理模式。基本没有授权型就是指当地政府对高新区基本没有授予经济、行政和社会事务管理权限,园区管理组织实质是一个实施创新型服务的促进机构,如中关村、深圳高新区等。部分授权型就是指上级政府对园区管理机构的授权并不充分,尤其是涉及到土地、规划等方面的权限落实不到位。完全授权型是指上级政府将园区所辖区域的全部市级经济管理、社会管理权限全部委托给园区管理部门,实行全封闭式的开发、建设、管理和服务。政区合一型就是指高新区与行政区合一,园区具有独立的经济、行政和社会管理权限,设有党工委、政府、人大、政协等四套机构,如杭州高新区等。总体来讲,园区刚开始起步的时候,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当高新区越来越成熟的时候,市场将逐步发育壮大,园区管理部门应该更好地发挥协调作用。目前来看,我国高新区管理体制存在四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地方政府对高新区法律地位和管理授权不够明确;二是部分高新区管理模式与其所处发展阶段不相适应;三是内部机构设置与高新区科技、产业发展需求不完全适应,科技服务、产业服务等职能需要强化;四是政府参与和包揽事务过多,市场化力量不足,“小政府、大服务”机制没有完全建立。

二)济南高新区和洛阳高新区的实践

济南高新区。2016年5月,济南围绕“权力下放、组织调整、人事薪酬”等方面,以“放权”和“搞活”为主旨启动了济南高新区的改革之路。一是推进行政权力下放,向济南高新区管委会全面下放行政审批、行政处罚等10类市级行政权力事项,涉及市发改委、民政局、卫计委等47个部门共计3250项。二是以“大部制”改革为核心,通过精简机构、打造专业化园区、调整街道办事处职能等,构建高效、服务化的管理架构。三是实行以“全员聘任制、绩效考核制、薪酬激励制”为特征的用人机制和考核评价机制,推进全员KPI考核,着力形成“人员能进能出、干部能上能下、待遇能高能低”的人力资源管理制度。

洛阳高新区。2017年8月,洛阳高新区在充分学习借鉴武汉、济南等地高新区先进改革经验基础上,聚焦“简政放权、机构优化、人事管理、绩效考评、薪酬激励”五个重点领域,深化改革,先行先试,着力建立“精简、统一、高效”的管理体系和市场化服务体系。需要强调的是,在新经济时代背景下,洛阳高新区围绕“提升动员创业的能力、优化创新创业生态、开展新经济招商、树立新经济理念、开展高端链接、关注企业非线性成长、鼓励商业模式创新”等7个方面,设计创新型工作24条,着力打造新时代下高新区核心竞争力。

三)     (三)国家高新区管理体制发展趋势

一是决策、执行、监督三分设。即将行政管理的决策、执行、监督三类职能适度分离,并由不同的机构承担,这既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上政府改革基本方向,也是中关村、深圳等科技园区的实践代言。以中关村为例,管委会负责制定政策、协会组织负责实施、财政审计部门负责监督。

二是增强促进性职能,削减行政性职能。2017年6月,李克强总理在全国放管服会议上提出:放管服改革从根本上是要转变政府职能,是一场从观念到体制机制的深刻革命。加强促进性工作的设计与实施、削减行政审批和监管工作是对政府管理的必然要求和园区改革方向。三是分散化的公共治理,包括代理机构、法定机构等。OECD(经合组织)公共治理委员会研究表明,相比于政府部门,这类机构虽然承担着部分政府公共治理职能,但又独立于政府体系之外,有更强的高效性、专业性、灵活性,能够提供更有效的服务。未来,国家高新区的管理机构也应是理论上的“法定机构”,拥有法律授予的相关自主管理权。


开发区建设的几点认识

张召堂

从1980年建设深圳特区开始到现在,中国的开发区建设可以说是在世界上公认的一大制度创新,也是一个成功的模式。到现在,中国各类国家级开发区达到500多家,经济开发区达到219家。全国经济体量的50%,有的省经济体量的70%,有的城市经济体量的70%,都是开发区的经济体量。可见开发区建设的重要性。河北省在开发区建设方面还是滞后的。

(一)  (一)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与其国家级开发区发展水平相一致

全国国家级开发区219家,最多的是广东,有7家国家级开发区,有3个特区。一个特区的经济体量一般是6~8个国家开发区,这样算起来,7家国家级开发区+3个特区相当于25(7+3×6=25)家国家级开发区。广东开发区最多,开发区经济体量也排名第一,2016年是79000亿人民币。江苏开发区有23家,全国排第二,开发区经济体量是76000亿人民币。山东有14家开发区,全国排第三,开发区经济体量是67000亿人民币。这三省GDP占我国GDP的3/10。所以,开发区建设与地方经济发展正相关,与开放水平正相关。浙江开发区有17家,全国排第四,GDP水平在全国排第四。河北省现在一共有6家国家级开发区,开发区水平与河北省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地位相当。近几年,尽管河北经济取得了长足发展,但是和先进省市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为什么?因为河北经济发展存在两个短板。

(二)   (二)河北经济发展中的两个短板

第一个短板是城市结构不合理。河北省11个地级市,没有全国强市,最明显的是没有培育出双核城市。经济强省都有双核城市,比如辽宁的沈阳和大连,山东的济南和青岛,浙江的杭州和宁波,福建的福州和厦门,广东的广州和深圳。江苏不仅是双核城市,它还是多核城市,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南京,五个核,所以江苏更强。江苏将来有可能要超广东,因为它的城市结构合理。而河北由于种种原因还没有双核城市更不要说多核城市。所以,河北一方面要大力发展城市经济,另一方面要培育双核城市。尽管石家庄城市经济发展有一些不利因素,但也有许多有利因素,应成为核心城市之一。另一核心城市只能是唐山与沧州择其一。唐山经济体量大,它是河北省第一经济大市,但是它不在京沪高铁这个经济走廊上。沧州经济体量小,工业基础不如唐山,但处于京沪大走廊上。京沪经济走廊1300公里,从北京、天津、沧州一直到上海23个城市,一头是政治中心,另一头是经济中心。这个经济走廊不仅是中国第一,也是世界第一。因此,沧州成为核心城市的可能性比唐山要大。

第二个短板是开发区建设落后。开发区就是特区,所有的开发区、高新区、免税区、边贸区,一直到新区,这都属于开发区的范畴。河北在这方面数量上落后,质量也落后。河北省六家国家级开发区的经济体量之和不及江苏昆山一个国家开发区的经济体量。一个苏州市国家级开发区比河北省都多。消除短板的办法就是要建开发区,要加快开发区发展。

(三)开发区建设的两点建议

1.把握大势,抢抓机遇。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发展是第一个机遇,珠三角是一个“点”。第二个机遇是长三角发展,是一条“线”。第三个机遇是环渤海发展,是一个“面”,涉及京、津、冀、晋、鲁等,环渤海的体量将来会越来越大,后来者居上这是有可能的,因为它的自然条件比较好。所以,河北要把握住这个机遇。河北现在起码有三个很明显的机遇优势,第一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机遇优势,第二是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机遇优势,第三是建设雄安新区的机遇优势。2.怎么把沧州开发区建设好?首先,做好产业规划和空间规划,要先做产业规划,后做空间规划。如果先做空间规划,那就是人为地去做,最后只能是失误、延缓。空间规划就是项目开发,就是开发区有什么特长,你能干什么。沧州临港开发区,突破在港口,优势在化工,区位在京津,按这三大优势去做产业规划和空间规划,从循环经济、产业集聚,然后再到产业升级。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实施的化解过剩产能的“6643”工程,没有替补产业补上,造成近几年河北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于先进省市。如果河北开发区搞得好,大力发展新兴产业,还可以使河北发展水平更上一层楼。发展重化工业是一个希望。化工产业仍然是世界第五大支柱产业,发达国家的化工业很发达,中国发达地区的化工业也很发达。其次,产业规划就是项目开发。在开发过程中一定不要过度拆迁,因为财务成本非常高,过度拆迁以后可能就翻不过身了。要循序渐进搞开发,那样才有余力再去搞升级转型。再次,要提高行政效率和服务水平。


推动绿色制造加速产业转型升级

杨立萍

加快制造业绿色转型发展,提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培育绿色品牌,构建绿色制造体系,是落实《中国制造2025》,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重要内容。绿色制造体系从绿色标准、绿色产品、绿色工厂、绿色园区、绿色供应链等方面建设入手,从点到面,从绿色科技创新到生态环境绩效评价,从节能减排末端设备高效综合治理到清洁生产过程控制,从产品质量提升、有效降低运行成本到产业链核心竞争力打造,从新能源推进到绿色服务模式创新,是一项全方位、全过程的以工业绿色发展为核心理念,以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为核心目标的系统工程。

2017年8月,工信部发布第一批绿色制造示范单位名单,包括201家绿色工厂、193种绿色设计产品、24个绿色园区、15家绿色供应链管理示范企业,目前已组织实施了第二批绿色制造示范工作。在第一批发布的绿色制造示范单位里,河北省有17家绿色工厂(其中钢铁7家、制药4家、建材3家、机械2家、化工1家)、1项绿色产品(格力空调)、1家绿色园区(安国现代中药工业园)。

开发区作为河北省各个地市经济发展的龙头,应该成为实现工业绿色发展、产业结构调整的主阵地。推动绿色升级,实现存量改造、推陈出新,以产业链招商,实现增量优化、引新促高,是江苏、青海、重庆等地绿色战略转型的主要手段。当前形势下,河北省应当抓住机遇,认真落实绿色发展理念,着力把开发区作为新型工业经济建设、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主战场,旗帜鲜明地走出一条转型升级的绿色发展之路。

开发区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的三个抓手:

一是推动绿色制造体系建设。以开发区为单位开展绿色示范园区的规划建设和对标改造,引导园区内核心企业创建绿色工厂、打造绿色产品、延伸绿色供应产业链,加强园区绿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推动绿色产品创新设计、能源资源综合利用、产业链生态发展、环境绩效改善、质量效益管理水平提高。

二是创新现代产业生态体系建设。以开发区为单位开展产业发展创新生态体系建设,围绕区内装备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传统优势产业、生产性服务业开展以工业设计、绿色技术集成应用等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推动各类产业集聚区核心基础先进技术创新中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协同发展,推动众创空间、大学科技园、科技企业孵化器围绕开发区需要的核心优势技术布局,以便于实现人才聚集、资源共享,促进新型现代化产城融合发展。

三是以技术+金融为支点撬动绿色经济。以开发区为单位成立新兴产业科技投资(基金)公司,各开发区的基金投资公司根据自身的产业发展特色,以有限合伙的方式,有选择地加入到省工信厅、省发改委、省科技厅以及京津冀地区作为优先发起人成立的各类省级新兴产业发展基金。对于本开发区内引进、培育、扶持的战略新兴企业、绿色技术企业、高新技术企业、现代服务业,以及国际国内先进技术在本开发区内实施技术改造(智能改造、两化融合、节能减排改造等)的项目,采用自有基金优先投+省级基金跟投的方式给予支持,对于省内跨区域的投资项目,由省级基金公司优先投,并根据实际绿色先进技术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应用关系,调整各开发区基金投资公司的跟投比例。京津冀协同发展首要的是要推动各级党政产学研协同,聚焦开发区管理及区内企业转型升级,立足“绿色服务”,加强政府、机构及专家学者的协力合作,共同增加京津冀地区“绿色服务”的有效供给能力,解决当前我省工业“绿色服务”同样面临的小、散、弱的问题。根据我省各地开发区工业绿色发展水平,我们应该整合优势资源,选准靶向、精准发力,集社会各界之力量,抢抓机遇,努力推动河北省产业实现绿色转型升级,推动经济强省建设,实现河北的华丽转身!

(本文由高钟庭根据专家发言整理并经专家本人审阅)

                        责任编辑:高钟庭

Promoting 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Beijing-Tianjin-Hebei 

Development Zoneby Reformand Innovation

                                                                                    Editorial Office

Abstract:There are three development trends in the management system of the national high-tech zone,one is to establish separate systems of decision-making,execution and supervision,another is to enhance the promotion function and reduce administrative functions,and the third is to decentralize public governance. The construction of Xion gan New Area should adhere to the concept of sustainable city,adopt the urban spatial layout of "decentralization and grouping",look forward to lay out rail transit,establish the entity district,and break through the bottleneck constraints in the regional development with a package of reform plans. It is the core strategic orientation of Beijing-Tianjin-Hebei collaborative development to build a center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novation with global influence. The cornerstone of modern economic system is innovation economy,and the frontier of new economic development is in Hangzhou. The most important of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is that all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organizational innovation are centered around the new innovation zone. Normally,the level of regional economic development is consistent with the development level of national development zone. There are two short boards in Hebei economic development,one is that the urban structure is not rational and the other is that the development zone construction lags behind. Development zone realizes industrial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there are three key,the first is promoting the construction of green manufacturing system,the second is the innovation of modern industrial ecological system construction,the third is based on technology and finance to leverage the green economy.

Key words:reform;innovation;Beijing-Tianjin-Hebei coordinated development;development zone;forum

作者简介:赵弘,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博士后导师,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顾问团顾问;刘刚,南开大学滨海开发 研究院院长,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文丰,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副总经理,高级合伙人, 注册咨询师;张召堂,中国开发区协会副会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河北省商务厅原副巡视员,国家级沧州领港经 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杨立萍,河北省工业节能与清洁生产协会秘书长,中国工程技术工程教育认证协会 机电类专业认证专家。